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六章:神之庇护
    “巫咸大神!”丁晓聪扶住郭芸香,下意识惊呼出声。

    下一刻,一阵铿锵有力的山音充塞满脑海,随之而来的还有滚滚热浪。这时候二人才发现,他们无巧不巧,竟然跌进了那艘赤红的云母船里,就在山神巫咸的脚下!

    四周围是炽热岩浆,温度和站在炼钢厂高炉上差不多,即便是穿着高科技的隔热防护服也挡不住,防护服内的汗被瞬间蒸发,体温急剧升高!

    山音一唱,这艘云母船仿佛当真有人在操舟,小船竟然原地调了个头,开向了熔岩河对面,如冥河艄公摆渡一般。

    云母塑出来的船极重,在水里根本就开不起来,遇水即沉,可在这地火岩浆中却显得很轻盈,“吃水”不过一寸,越开越快。

    山音越来越大,小船也开的越来越快,难以想象的热浪扑面而来,郭芸香立刻尖叫起来:“啊!热死啦!就要烤焦啦!”

    如此高温,用不了几分钟,两人就会被烤成焦炭。

    身后传来大声吵嚷,回头看,十几条穿着防护服的汉子站在那边的洞口,大声叫嚷,却无可奈何。

    “糟了,花大叔!”丁晓聪置身于火炉中,却还有心思担心花红英,他刚才一头冲过去,必然会被这些人捉住,生死难料。

    “啊!我不行啦!就要死啦!”郭芸香仍在尖叫,不停跳着脚,脚下也烫的不行了。如此高温,也唯有云母能承受的住,可人不行。

    下一刻,就在两人自忖必死无疑的时候,萦绕在地底的山音陡然一变,更为尖利顿挫,河里的熔岩竟然随之掀起了浪,将小船推向对岸,速度又陡然提高了一倍。

    终于,在他们就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小船重重撞在了对岸的岩壁上,往前看他们才发现,船头竟然扎进了一个宽大的石洞内。

    来不及思考,两人就好像两只烫了脚的小兔子,拼了命的往前蹦跳,一头窜上了岸。热气往上跑的,刚下了小船,他们顿觉“凉快”了许多。

    其实这里的温度依然高的吓人,不过他们穿着防护服,加上骤然改变的温差,才带来了凉快的错觉。

    险死还生,两人抱在一起大口喘气,惊魂不定,刚才好险就真的成飞灰了。

    回头看,小船靠岸太猛,船底被撞破,岩浆渐渐涌了进来,正在逐渐下沉,那尊巫咸的塑像被一点点淹没。

    刚才也不知纯属巧合,还是巫咸的残魂动用了神力,总之他们被这位上古大神救了,眼看塑像渐渐就要没顶,郭芸香不知怎么竟然哭了出来。

    突然,郭芸香嗓门一变,口中传出了男声,“吾在地火中守护巫山几千载,行将消亡,那位巫觋,可否将我带去巫姑身边。”

    “什么?”丁晓聪有些发懵,呆呆问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巫咸山神在借郭芸香的口说话!

    “什么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啊。”郭芸香迅速恢复正常,抽了下鼻子,不明所以。

    丁晓聪连忙转过身,面对仍在沉默的塑像打开了巫眼。

    塑像这时已经被淹到了肩膀,在巫眼中,他的眉心里有一点彩光忽隐忽现。

    没有任何犹豫,丁晓聪对着岩浆河边跨出了两步,探手摸向了塑像眉心。触到了一样东西后,不等他用力,那东西自动脱落,掉在了他手心里。

    刚才经过一番高温炙烤,防护服已经发粘,丁晓聪刚取到东西,立刻觉得胳膊下面传来灼痛。

    “糟了!防护服顶不住了!”丁晓聪心头狂呼,转身拉着郭芸香就跑,这里的温度依然很高,再待下去,分分钟会出事。

    郭芸香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上越来越烫,跟着丁晓聪一起跑向山洞深处,不辨东西。

    “花大叔怎么办?”郭芸香边跑边问。

    丁晓聪苦笑,现在还能怎么办?不可能顺原路回去的,只有想办法先找到出路,再回去救他,只愿那些坏人不要当场杀了他。

    至于出路,丁晓聪毫不怀疑,巫咸山神等于是巫山的灵魂,这里的大山就好比是他的身躯,他既然送到了这里,跑下去就肯定有路!

    熔岩河另一边,花红英刚冲上去,就被几个人按倒在了地上。那帮人目瞪口呆看着丁晓聪和郭芸香逃亡,小船沉没,一个个都跟傻子一样。

    很明显,那艘小船就是他们的目标,可现在,船沉了,沉在这地火岩浆里,再也不可能打捞上来了……

    花红英被几条大汉按在地上,他头罩透镜上满是汗水,视线模糊不清,可还是看见丁晓聪和郭芸香安然脱险,心脏狂跳之余长出了一口气。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既然把这几个孩子带出来,就一定要平安带回去,要不然死不瞑目!

    至于现在吗……

    “我就要死了吗?”花红英心里这样想,不由苦笑,自己就是个混饭吃的小法师,这下是真的惹到狠角色了。

    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那些人开始大声争执,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话,花红英这时反倒淡然了,要杀就杀,死了拉倒,反正那俩小伢子已经没事了,自己孤身一人,这把老骨头埋哪里不是埋?

    如果没经历过丁晓聪和郭芸香险死还生的事,他可能还没这么洒脱,毕竟是人都惜命,可现在,花红英觉得哪怕就是自己死了,也赚到了。

    不过出乎他预料,这些人争执了一番后,并没有杀自己,而是粗鲁地拉起来,押着走向了外面。

    他到底是人老成精,立刻就推断出了对方的目的。

    刚才丁晓聪似乎从那塑像额头上取了什么东西,也许那玩意才是这伙人的目的,现在东西被丁晓聪拿走,他们想把自己俘虏,以后好用作交换。

    分析到了这一步,花红英又松了第二口气,差点忍不住笑出了声,现在不但两个伢子没事,自己看来也死不了啦!

    不得不说,这老家伙江湖经验实在丰富,虽然他听不懂那些人在吵什么,不过基本就和他分析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