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九章:自作孽不可活
    又走了一段后,小林正脸色阴沉思考着什么,队尾突然传来连片的惊呼声,紧接着是大声惨叫。

    他吃了一惊,连忙分开人群走到了队尾,只见一人大腿被野兽撕咬得皮开肉绽,正抱着在地上惨嚎翻滚。

    旁边一人心惊肉跳解释:“刚才我们正走着,突然从旁边蹿出来一头豹子,两下就把他给咬成了这样,还不等我们动手就跑了……”

    “不是豹子,那是猞猁。”旁边有人出言反驳。

    “够了!”小林简直烦透了,管它是豹子还是猞猁,这重要吗?“都给我把眼睛放亮点!带枪的到后面,就快到地头了!”

    吩咐完,小林又气冲冲穿过队伍往回走,这事情实在是难以想象,居然在森林里遇到了大规模的野兽袭击,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想到这,小林打了个寒噤,难道,那个女孩子竟然能驱使野兽不成?

    他猜对了,山巫除了沟通山脉以外,还具有驱动山中野兽的能力,而凭姜白的法力恰好能做到。

    “要是这样的话,这一路只怕还得伤人!”小林低着头向回走,心中思忖着。

    “小林先生,他怎么办?”

    身后传来呼喊,小林头都不回,冷冷道:“我们很难带着他走山路,他也撑不到回去,别管他了,我们走!”

    头领下令,这群人扔下了伤者,继续向前走,任由背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没一个人有所表示。

    他们刚离开,那伤者已经喊哑了嗓子,嚎啕大哭起来,他受了伤被丢在这黑夜的林之中,必死无疑!

    哭着哭着,他猛然顿住,眼睛里满是惊恐和绝望,只见在他身前不远处,刚才那头凶悍的猞猁又悄无声息走了出来。

    “不……”那人颤声呼喊,下意识想往后蹭,可伤腿不给力,他根本就动不了。

    猞猁一步步逼近,紧随其后,姜白转了出来,看着这绝望的人,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杀人她不在乎,可这人明显已经吓破了胆,还受伤被抛弃,她杀不下手,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这药粉撒在伤口上,很快就会止血,这片森林里的野兽不会再袭击你了。”姜白扔了一包药粉过去,冷冷说。

    能做的就这么多,至于对方能不能活命,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送完了药,姜白身影一闪,再一次遁入了幽暗山林,那伤者挣扎着趴在地上,对着姜白消失的方向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膜拜神明。

    小林没有猜错,接下来,随着接近上乌头,他们受到的攻击越来越频繁、猛烈,损伤也越来越大。不过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完全不顾手下伤亡,只要失去行动能力的,全都被就地抛下不管。

    终于,乌沉沉的村子阴影已经能看见了,小林松了一口气,回头看。他们总共来了15个人,现在连花红英在内,也只剩下了六个。

    想到那女孩子的狠辣手段,小林不寒而栗。

    路虽近,不走永远到不了,小林回头最后一次叮嘱:“大家注意,一口气跑回去,路上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管。”

    吩咐完,小林第一个跑了出去,其他惊魂不定的人连忙跟上,现在他们所有人对姜白都充满了畏惧,一刻都不想在这林子里待了。

    跑着跑着,两边的野兽接连出现,开始对他们发起疯狂的攻击。有猛兽扑咬,小鹿撞击,甚至还有野兔绊脚。这些人跑得跌跌撞撞,却不敢停下来,到了这一步,他们简直就是在逃命。

    姜白紧紧追在他们后面,已经不顾露出行踪了,这些人就要跑出山林,一旦出去了,哪怕就是两、三个人她都未必能打得过,必须得趁还没出去,发动全力攻击。

    没有人比姜白快,在这林子里更没人比得上,她就好像幽灵,紧紧跟在这些人后面,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就在将要出林子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

    一只黄羊从斜刺里冲出来,一头撞在了红发大汉腰上,那大汉两百多斤的体格,竟然被撞倒在了地上。

    大汉刚被撞开,一直目光呆滞的花红英眼中精光爆射,可还不等他做什么,眼神又立刻黯淡了下去。一把手枪伸了过来,直接抵在了他的脑门上,是小林。

    “再动手我就打死他!”小林一把抓住花红英,恶狠狠道。

    然而,这时却没了姜白的身影,她的身影在林中飘忽不定,根本就捕捉不到。

    看不见人,小林脸色狠厉,暗地里却打了个哆嗦,连忙抓着花红英继续跑,前面几十米就出林子了。

    红发大汉软肋被狠狠闷了一下,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抬头看,四周围一片死寂,自己人已经全都扔下他跑了。

    他用木棒撑着地,从地上爬起来,想要赶紧出去,可刚转过身,背后就传来“嗖嗖”凉意。

    “你跑不了了。”

    身后传来姜白的声音,红发大汉一惊,回头望,不知何时姜白已经站在了那里,双方相距不过几米远。

    一个是手持大木棍的两米大汉,另一个是娇小的少女,双手分握着一对月牙形的利刃。双方对峙着,仿佛大人和小孩,看上去实力完全不对等。

    然而,颤抖的却是大汉。

    只一瞬间,红发大汉就出了一声冷汗,他感觉面对的不是一个小姑娘,而是一把锋利的刀,随时可能把自己切得支离破碎。

    “#¥%!”大汉歪着脖子向后喊了一声,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在喊些什么,估计是向小林求救,不过根本就没有回应。想跑已经不可能了,他的眼中露出一抹疯狂,咬着牙紧了紧手里的木棒,怒吼冲向了姜白。

    面对红发大汉雷霆一击,姜白连眼皮都不抬,双手随意在身前一交,就在将要被扑到的时候,猛然做了个侧身,闪电般迎着蹿了过去。

    只听“刺啦”一声,大汉咆哮着冲过去,踉跄了几步,一棍子砸在地上,面容开始扭曲。

    呆呆低头看,他的整个上腹部都被豁开,黄色的脂肪外翻,仿佛张开了一张大嘴。下一刻,这张“嘴”里瀑布一般涌出热血,他喉咙里“咯咯”了两声,庞大的身躯向前一头扑倒在地,身下立刻漫开了血污。

    再看姜白,她的神情毫无波动,双手一合,一对月牙双刃又组合成了一个圆环利刃,上面莹白一片,纤尘不染。

    冷哼一声,姜白转身掠向了森林边缘,原处只留下红发大汉在抽搐,垂死挣扎。

    森林外,小林用枪顶着花红英的脑袋,和残余的手下听着林子里的动静,脸色煞白。

    姜白出现了,她就这样从一棵大树后转出来,与这些人对峙。

    “走!”小林竟然不敢对上姜白的目光,立刻拽着花红英向村子里跑。

    身后传来姜白的声音,“不放人,你们谁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