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章:脱困
    没有撂任何狠话,小林押着呆若木鸡的花红英,领着狼狈不堪的部下们走了。出去15个人,回来只有三分之一,还人人都带伤,败得这么惨,任何狠话他都没脸说得出口。

    在这大森林里,他们就好像是不受欢迎的客人,每一根树枝、每一只动物都在与他们为敌。可对方简直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所有的生物,甚至包括没有生命的石头、泥土都在帮她,这架根本就没法打。

    任谁都想不到,这个娇俏的小姑娘发起狠来,简直比最凶猛的野兽还要可怕,杀起人来毫不手软。

    “小林先生。”一名手下凑近了问:“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林脸色阴沉的可怕,想了想说:“这里不能再待了,咱们立刻赶去巫中,和鬼王汇合。”

    听见“鬼王”这个名字,一直木木呆呆的花红英眼角微不可查抽动了下,在这夜色中,没人察觉。

    匆匆忙忙回到了村子中央那栋屋子,堂屋里火塘还燃烧着,小云带着三个孩子围火塘而坐,看见小林他们回来,连忙站起了身。

    小林打量一番,将花红英推到在火堆边,吩咐道:“你看着这人,其他人立刻准备撤离。”

    花红英呆呆躺在火塘边,透过火光看着神色惊慌的小云,目光呆滞。

    小林他们五人急着离开,立刻全都出门或者回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这里他们已经不敢再待了。

    这些人刚离开,眼色灰暗的花红英视线猛然聚焦,看向了小云。突如其来的眼神锐利如刀,小云被吓了一跳,连忙揽着三个孩子退后了一步。

    不过她随即想到了什么,竟然对着花红英递过来了个眼色,双方眼神一交换,花红英笑了。他凭自己的经验发现了问题,事情果然如他所想,有门!

    村之外,山林中,姜白坐在一根树杈上,紧紧盯着村子里的动向,那些人在慌慌张张忙碌,看架势……

    刚转过念头,一辆七座越野车从那户人家院子里开了出来,急匆匆上了山道,颠簸着开向了西方。

    料不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快就要跑,姜白连忙跳下了树,追向村子另一边。她的脚刚点地,就好似弹簧一般蹿了出去,幽瞳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紧紧跟在了后面。

    人正常情况下肯定跑不过汽车,不过山路难行,越野车也开不快,姜白自忖能跟上,到时候找机会对这些人下手。

    姜白速度极快,转眼间就跑到了村子中央,在这里,她让四个人给拦住了。

    看着拦在前方的人,姜白眉头紧皱,目光中透露出杀机,挥手间,芳菲离合又变成了一对月牙刃。

    那是小云,她牵着三个孩子站成一排,将去路完全挡住。

    “杀了小云,还来得及追上那辆车。”姜白心头发狠,杀心动了。只要杀掉小云,她养出来的小鬼就活不长了,不管就是。

    小鬼虽然难缠啊,不过姜白有信心比他们更快。

    看见姜白眼中的凶光,小云下意识退后了一步,连忙喊:“别动手,是花大叔让我来找你的。”

    听见这话,姜白气势一泄,目瞪口呆。不过她依然保持着警惕,沉声喝问:“有事快说!”

    @@@@

    一点天光出现在前方,看上去就好像一只萤火虫那么大,可这已经是丁晓聪和郭芸香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看见的自然光了。

    一般人所处的环境中,多多少少总有点光线存在,只是不明显,可真正的绝对黑暗,只怕没几个人亲身经历过,那种压抑感,即便是丁晓聪这个鬼巫都有些受不了。

    这一路上,郭芸香一直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没有放松过一秒,那一块估计都青了。这也可以理解,郭芸香毕竟是女孩儿家,这种环境里一旦抓住了人,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死都不放松。

    也得亏有丁晓聪让她抓着,否则只怕她都要疯掉了。

    “有光!”看见那点亮光,郭芸香兴奋得都带着哭腔了。

    两人各自抓着对方,肩并肩跑了过去。

    跑着跑着,耳畔传来“哗哗”水声,越来越大,很快就震耳欲聋。

    前方的亮光逐渐变大,乍见光芒,两个人全都兴奋得不能自己,拼命往前跑,冷静二字被抛在了脑后。

    跑着跑着,两个人同时猛然停住,向前倾倒,两只手向前划圈,坐着类似自由泳的动作。

    只见前方山洞已经阶段性到头了,下面是好几米深的断崖,崖下是一条汹涌的地下暗河。再往前看,是一个更大的洞口,可以看见外面阳光明媚。

    一阵“哎哎”声中,两个人拉着手,一头摔了下去。

    好在下面不高,并且有水,他们倒也没受伤,一头闷进了水里,被激流带向了外面。

    水流太快,根本就没有反应时间,两人立刻就经历了第二次下坠。

    最外面的洞口外是个瀑布,大约七米高,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寒潭,两个年轻人再一次惨叫着摔了下去。

    “噗通”一声水面炸开,丁晓聪一头扎了下去,到现在他都没松开郭芸香的手。

    七米跳水看似不高,其实足够把人震晕过去,丁晓聪倒是没晕,就是头昏脑涨四肢发软,他的水性本来就很烂,这一下再也没有力气挣扎上来。

    也得亏他们没松手,丁晓聪水行不行,郭芸香却出乎预料很好,她在水里调整了下姿态,游鱼一般向上蹿,把秤砣般下沉的丁晓聪又给拉了上来。

    “哗啦”一声,水面再次分开,两个人冲出水面,趴在岩石岸边,顾不得抹脸上的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天已经亮了,太阳升起来有一丈高,他们竟然在地底走了大半夜,也不知道现在身处何方。

    这一夜,把他们折腾的精疲力尽。

    “走,咱们得赶紧去救花大叔。”郭芸香这时的状态居然比丁晓聪还好,现在终于回到了地面,她也不用再害怕了。

    两个人湿漉漉爬出水面,四望一圈,两眼一抹黑,“这是哪儿啊?”

    “不管了,先找到人问问再说。”丁晓聪拉了郭芸香一把,走向山下,那里有座只几户人家的小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