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一章:老司机
    上乌头村,姜白坐在门槛上,抚摸着身边的幽瞳,眉头紧锁着。小云领着三个孩子跪在她对面抽泣,神情万般凄苦。

    宝儿那晚凶神恶煞,可在母亲身边却异常乖巧,拽着母亲的袖子,说不出的可爱。只是小家伙总不说话,眼睛中仿佛蒙了一层水雾,满是迷茫。

    “我……其实是t国鬼王东蓬猜的鬼奴。”小云终于止住了哭泣,抽了下鼻子痛苦说:“这一切,都是鬼王和蛊主的计划,实行有好几年了。”

    东南亚是邪法术的集中地,其中有两人为魁首,其中尤以蛊主为尊。只不过蛊主身份神秘,没人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他是哪里人,基本就是个传说。

    鬼王东蓬猜则人尽皆知,东南亚降头术第一人。

    有鬼王自然就由鬼母,不过鬼母不是人,而是一个鬼。

    鬼王东蓬猜年轻时候暗恋着一个女子,后来有所成就后,他取了百人活体炼出一大缸尸油,然后将那女子闷死在了尸油中。魂魄不舍得尸油,即便是死后也不会离体,就这样浸泡了10年,将一百个死者的怨气全部吸收,终于成了鬼母。

    自此后,东蓬猜就开始在民间寻找年轻貌美的少女,让鬼母寄居在少女体内,与自己结为夫妇,等其年纪稍长后,再将其杀死,寻找下一个宿主。这样的少女,就是所谓的鬼奴,而小云是第七个。

    本来小云年满二十岁后,也要死的,不过就在这时,蛊主和鬼王合谋了一个计划,需要一个棋子,小云被选中,幸运的活了下来。

    说到这,小云又泣不成声了,姜白紧紧盯着她,内心如潮水翻腾。

    “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我只知道,我爱我的丈夫……”小云说着说着,又哭了出来,泣不成声。“可是我身不由己,鬼母也在我体内跟着一起来了,我只能和它一起作恶,还……还亲手把自己的孩子炼成了小鬼……”

    小云已经面无人色了,摇摇欲坠。

    姜白听得唏嘘不已,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小云做的恶事足够杀她十遍,可她也是身不由己……看得出来,她肯定很爱周同,要不也不可能为他生三个孩子,只是……

    “鬼母现在在哪里?”姜白哑声问。

    小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鬼王来了,鬼母去与他相会,我这才有机会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姜白又追问:“花大叔究竟交代了你什么?”

    “他说……”小云脸上露出疑惑,不确定的说:“他让你们等晓兰的电话。”

    姜白闻言猛然起身,“原来,是这样!”

    “你走吧,带着你的孩子走的远远的,永远也不要回来,下次遇见,我不会再放过你们。”姜白的话语传来,人已经走得远了。

    小云泪眼婆娑跪在地上,回头看着姜白远去的方向,摸了摸三个孩子的脑袋,眼中满满都是怜爱……

    @@@@

    黄昏时分,西山石英矿场,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蹬了上来,骑车的是丁晓聪,郭芸香横坐在后座上,不住催促:“你快点啊!”

    自行车是顺手在人家门前借来的,他们问清楚路后,一路骑着自行车,又赶回了西山石英矿。

    几乎可以肯定,人已经都不在这里了,可除了这儿,他们也不知该上哪里去找人。另外,两人的行李也都丢在了这里,身为法师,没了那些施法的东西,至少去了一半的能力,必须要拿回来。

    再一次来到矿井边,升降机已经坏了,好在他们的行李都还在。

    打开行李掏出手机,丁晓聪发现里面一连串未读消息,全都是姜白发来的,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条花红英的信息。看了下发送时间,就是半个小时前,丁晓聪立刻兴奋了起来,这说明花红英没死啊!

    信息的内容只有一个字——兰,另外还有一条附加信息,那是腾讯地图的坐标,位置在直线距离五十公里外的巫中县城边缘。

    花红英发来的信息里有个“兰”字,丁晓聪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现在的状况,姐姐和老花在一起,而花红英,很可能处在自由被限制的状态,所以信息由姐姐发了出来。

    这事情说出去可能没人相信,晓兰认识字,并且也会简单的手机操作。

    没有任何迟疑,丁晓聪赶紧给姜白发了一条回信,把位置也一并发了过去,并叮嘱不要轻举妄动,等人都到了再设法营救。

    救人如救火,现在一切情况明了,得要立刻赶过去。

    两个人背上自己的登山包,又赶紧一路爬到了矿场宿舍。

    骑自行车去巫中县那是想都不要想,等赶到黄花菜都凉了,不过,这里有交通工具。

    矿上有许多卡车,横七竖八停在了办公楼后面,这里放假了,老板又不在,一个人都没有。一番寻找下来,丁晓聪终于找到了一辆插着钥匙的卡车,门也没锁,连忙钻了进去。

    像模像样坐在驾驶位上,丁晓聪左手抓着方向盘,嘴里念念叨叨着“油门离合器”,开始打火。

    郭芸香看得瞪大了眼,心虚地问:“你究竟会不会开车?”

    “当然会!我有本的……”丁晓聪全神贯注,随口回了一句,只听马达轰鸣,车子顺利打着了火。

    然后就是进档、给油、松离合,走你……

    只听“空空空”一阵动静,大卡车就好像被拴住的驴子,往前拱了几米熄火。

    “怎么会这样?”丁晓聪汗下来啦,他有c1照,刚学的,虽然没开过大卡车,可操作应该没什么区别吧?

    郭芸香在旁看得目瞪口呆,大喊道:“你这个笨蛋,手闸忘松啦!”

    丁晓聪一看,还真是,手闸拉着的……这样起步不熄火就有鬼了。他臊得脸通红,连忙先松了手闸,再去打火,结果离合器刚踩下去,车子就开始慢慢往后滑。

    “哎呀!还是我来开吧!”看见丁晓聪笨手笨脚的顾此失彼,郭芸香干脆不停招手,“我俩换个座。”

    丁晓聪脸红的好像猴屁股了,咱这驾驶证可不是买来的,主要是太紧张了……

    俩人一上一下挨着换了个座位,只见郭芸香坐在驾驶座上,手脚麻利打火、进档,松手闸、加油门松离合,稳稳当当开了出去。

    “嗬!行啊你!”丁晓聪看得两眼放光,没想到啊,郭芸香居然是个老司机!看这架势,至少两年以上驾龄!“你什么时候考的驾照?”

    郭芸香把着方向盘,直接送进了三档,满不在乎挥手道:“我帮二舅舅开过小四轮,驾驶证吗,那是没有的……”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