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四章:脱险
    如果和这三个孩子斗起来的话,虽然仗着人多赢面很大,可一番纠缠是免不了的,警察就快到了,耗不起。

    如果去追花红英……

    一瞬间,鬼王就做出了决定,上前一步冷冷说:“几位小巫觋,你们是来送东西交换人的吗?”

    丁晓聪他们听见枪声急匆匆跑来,看见这一幕,心立刻就凉透了。说话的想必就是鬼王,他们的大头目都还在,周同也被制住了,局面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变化。

    “少废话,快放人!”丁晓聪大喝。

    看见三个少年的表情,鬼王这一边所有人同时松了口气,看来,他们果然不知道人质已经跑了,鬼王得计。

    “东西快拿来!再废话,那个人立刻就会死!”东蓬猜脸色一变,话语转为狠厉,和这几个小娃娃言语交锋,他一点压力都没有。

    三人毕竟只是少年,经验都不算丰富,听见东蓬猜的狠话,都心虚了起来。

    丁晓聪手心里紧握着那枚晶石,纠结得无以复加,绝不能坐视花红英死,可这是山神巫咸的神魂,怎么能交到这些邪法师手里?

    巫咸的神魂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几乎失去了意识,可在鬼王这样的邪降师手里,有的是办法让他恢复,到时候养出个神魂级别的降头来,谁能挡得住?

    就在丁晓聪犹豫不决的时候,远方传来了凄厉的警笛声,警察终于来了。

    看见长长一溜警车,包括鬼王在内,那边的人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焦虑,只可惜丁晓聪他们没察觉到。

    东蓬猜干脆再搏一把,他阴沉道:“警察来了,我们得赶紧走,把那人杀了!”

    一大群人当真作势欲走,丁晓聪慌了神,连忙大喊:“慢着!”

    东蓬猜脚步一顿,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一枚蓝色的晶体被抛了过来,丁晓聪恨声道:“赶紧滚,要是人有个好歹,我绝不会放过你!”

    这样的威胁显然没什么效果,鬼王一把抓住晶体,感应下后,心中一喜,招了下手,一群人匆匆跑向了院子临水那一侧。

    “人在厨房里。”

    那帮人撂下一句话匆匆跑了,丁晓聪他们赶紧一拥而入,闯进了屋子里。

    结果是令人沮丧的,厨房里倒是有人,被晓兰吞掉了魂的汉子,另外还有一截被刀割断的绳子。捧着那截绳子,丁晓聪欲哭无泪,自己上当啦!

    外面的警笛声在快速接近,郭芸香扯了呆呆傻傻的丁晓聪一把,“赶紧走!”

    这里发生了命案,死了好几个人,虽然不关他们的事,可他们也不想惹麻烦,何况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耽搁不得!

    三人压下心头愤恨,跑向了院子临山那一侧,翻过院墙隐没入了山林。

    他们刚离开,一艘汽艇开进了大安河中,逆流而上开向了下游。警察们立刻发现,留下两辆车进入现场,其他人全都开车沿着山脚追了上去。

    下面响起了零星枪声,丁晓聪他们一口气爬到半山腰,回头看着山下的追捕,当时就忍不住哭了,花红英没有被他们带走,又不在那栋屋子里,难道……已经遇害了?!

    花红英其实也在这座山上,不过是在另一边的半山腰,在他身后,一道旋风正在紧紧追赶,几乎压在了他的背上,传来刺骨寒意。

    他也算是和魂魄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人,可还从没见过这么狠厉的东西,这要被扑到,绝对小命玩完!

    只可惜,身为中年人,他的绝对力量还有,耐力却差了不少,跑着跑着,他很快就到了极限,脚下拌蒜,摔了个嘴啃泥。

    慌慌张张转过身来,那旋风瞬间卷到了面前,隐约还能听见风声里夹杂着刺耳的疯狂厉啸。

    花红英下意识抬起双手拦在了胸前,尽管这并没有什么用,不过,他忘了手里还一直抓着晓兰。

    感应到阴风卷了过来,晓兰立刻昂起头,对着旋风张开了嘴。

    虺对于魂魄天生克制,尽管晓兰还很弱小,不可能吞的下这样凶恶的魂魄,可还是起到了震慑作用。那阴风就要扑到的时候,陡然停住,距离花红英一尺疯狂旋转,厉啸声顿时大作。

    花红英眼睛都挣不开,魂飞魄散,也跟着一起大叫,无比凄惨,这喊声在夜空中回荡,终于传到了丁晓聪他们耳中。

    “是花大叔!”姜白第一个反应过来,身形一闪,已经领着幽瞳蹿了过去,转眼消失无踪。紧接着另两位也回过神来,顾不得到处都是树枝灌木,拼命向那边跑。

    能喊出来就证明人还活着,叫的这么凄惨说明遇到了危险,必须得赶紧过去!

    花红英还在撕心裂肺大喊,完全没注意到那股阴风已经卷走了,晓兰也耷拉下了脑袋。

    姜白悄无声息出现,她看着坐地上嘶声大喊的花红英目瞪口呆,这附近并没有危险,他喊得什么?

    “花大叔?”姜白试着轻轻喊了一声,可花红英似乎没听见,依旧一声声喊,她索性推了人家一把,提高嗓门尖叫:“花大叔,你在喊什么?”

    “嗯?”花红英一愣,立刻收声,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睁开眼看,姜白和小豹子站在了自己面前一脸疑惑,再四处打量,那股阴风早就没影了。

    稍倾,丁晓聪和郭芸香也气喘吁吁赶了过来,四个人终于平平安安团聚了,感慨万千。

    晓兰有气无力游到了丁晓聪身上,稍一探查,丁晓聪吃了一惊,她是被强大的阴气伤了,不过还好,自己能消化。从这阴气的浓度来判断,传言有夸大的成分,鬼母虽然名为鬼,却还远到不了鬼的程度。

    “早知道,我就不回家了……”花红英唉声叹气,这一趟折腾的,险象环生,他这把老骨头差点就扔了。

    高高兴兴回乡省亲,顺带游山玩水,谁能想到,居然会经历这些事情,不值当啊!

    看着心灰意冷的花大叔,三个少年面面相觑,这也太容易被打倒了吧?

    “花大叔你振作点。”郭芸香上去用力拉花红英,“咱们不能半途而废啊,还得要去找巫姑的。”

    “啊?还去啊!”花红英刚被拉起来一半,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