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七章:命中遇水
    听见二人的谈话,其他四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全都瞠目结舌,这个少年……他竟然在做这样的事情,寻常人想都不敢想!

    “你……家里大人能放心?”九幺迟疑问,这实在超乎想象了。

    刘文彩人虽小,举止却颇为得体,闻言他笑着一抱拳,“这是我家里的传统习俗,诸位不用惊奇。”

    这真是……奇人家族啊!

    既然是人家里的习俗,那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叮嘱他一路上千万要小心,特别是提防坏人。

    刘文彩一一谢过,转向丁晓聪正色道:“大哥,我看你眉间郁结,似是遇到了为难事,今日一别还不知何时能再相见,小弟就为你算一卦吧。”

    丁晓聪吃了一惊,连忙阻拦,他知道这刘文彩算术独特,虽然神准无比,可却是用生命力为代价的。

    刘文彩笑着摆了摆手,道:“不妨事的,只是随便算下,用不了两个时辰,不算这一卦,小弟心中不安呐。”

    唯有丁晓聪才知道,他这“用不了两个时辰是什么意思”,虽不忍,可见他一意孤行,也只得作罢。

    算命大家都见过,特别是几位法师,那些道道都懂得很。一般来说,算命的诀窍不再算,而是“望闻问切”四样,说白了就是察言观色,从细微处做出判断。不过敢算到法师们头上,这年轻人自有过人之处,他的手法也和一般算命的完全不一样。

    众人的注视中,刘文彩将背包放下,从里面掏出几样物件,然后就地坐了下来。看见他算卦的用具,几位面面相觑,全都怔住了。

    这几样东西分别是:一支蜡烛,一个小碗,一瓶矿泉水,外加一个乌龟壳。

    “龟卜照烛!”花红英倒抽一口凉气,“这是上古法门,西周后就失传了,怎么会!”

    自原始时代起,古人就开始用龟卜的方法来推断命理运势,严格来说,这也属于巫术的分支。后来巫术近乎消亡,这法子也就失传了,没想到,一位现代少年竟然又操起了这法子。

    “年轻人,这个东西你玩得转不?”花红英指着那个乌龟壳问。

    丁晓聪连忙把他拦下,使了个眼色,刘文彩的相命术他亲眼见过,丝毫不怀疑。

    坐在地上,刘文彩一扫青涩,神情庄严,仿佛一位虔诚的巫觋,正在卜天问卦。他先是倒满了一碗水,然后点燃蜡烛,将龟板一端递给丁晓聪,让他端着在蜡烛火上慢慢炙烤。

    两人各自捏着一头,共同托住了龟板。

    看见刘文彩庄严的神色,丁晓聪心中苦笑,这少年实在是太朴实了,连骗人都不会,就冲他这架势,这一卦问下来,损失的阳寿绝对不止两个时辰。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开始了,唯有继续下去。

    “将你的心神全部集中在龟板纹路上,不要有杂念。”刘文彩轻声叮嘱。

    丁晓聪明白他的意思,这应该是一种牵引命魂之术,利用人的灵魂来问卦,只是具体的原理旁人是搞不清楚的。

    依言,他闭上眼睛,将心神完全沉浸在了龟板上。

    在巫眼中,能清晰看见龟壳上的纹路,蜡烛温度引起的阴阳传递很明显,蜿蜒伸展,复杂难解。

    所谓河图洛书,其实都是神话传说,八卦的由来,就是龟卜术,这里面的奥妙,常人穷其一生也难触及皮毛。

    纹路还在延伸,渐渐地,丁晓聪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这看似毫无章法的裂纹能吸引人的心神,他的灵魂竟然有了不稳的迹象。

    龟甲透着烛光,在视线中越来越大,等丁晓聪意识到反常后,视线几乎已经顶在了龟板上。下一刻,他的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也就是极短的时间,周围的惊呼声惊醒了丁晓聪,他茫然睁开眼,发现自己仰倒在了花红英怀里,三位女人满脸紧张蹲下来看着自己。

    “我不要紧。”丁晓聪连忙摆了摆手,心头骇然,这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块乌龟壳,竟然会有这样大的能量!

    他刚才灵魂离体了,与在地下看见巫咸大神时一模一样!

    问题是,一个是上古大神,一个不过是当代少年,并且毫无法力,他是怎么做到的?

    看向对面,刘文彩已经停止了炙烤,面色庄重仔细看了会龟板后,将其轻轻放在了小碗上,龟板凸起的部分浸泡在了清水里。

    水里立刻起了变化,常人看不见,丁晓聪的巫眼却能看得清清楚楚。一层阳气浮在了水面上,呈现出一个古怪的图形,随即就被水里自带的阴气中和,消失不见。

    “大哥。”刘文彩抬起头看向丁晓聪,面色显得有些疲惫。

    仔细想了想后,刘文彩不确定地说:“我只从你的命里看见了水,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走南闯北,这样奇怪的命相我却还是头一次遇见。”

    众人茫然,不过刘文彩都看不明白,他们又哪里能懂?

    “小弟,真是惭愧啊。”刘文彩摇头苦笑,神情有些颓废。

    看得出来,刘文彩已经尽力了,至于算出来的结果这么模糊,丁晓聪想,可能是和自己这一趟的目的有关。一行人要找的可是巫山神女,凡人算上古大神,可能真的超出了能力范围。

    站起身,丁晓聪把刘文彩拉起来,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能有所得,已经很不容易了,不必苛求太多。”

    “嗯。”刘文彩点了点头,随即又笑了起来,“只怕,大哥你们几位都不是凡人,文彩功力不足,算不出来也正常,待来日有所成就后,再替大哥好好算一卦吧。”

    原来,刘文彩一直记着丁晓聪资助的事情,想要报答。

    丁晓聪亲亲热热揽过刘文彩的肩膀,朗声道:“本来命运有定数,算不算都一样,没多大意思,以后你也不必总是挂念这事,那点资助根本就不算什么的。”

    说话间,一辆大巴开出了车站,司机从车窗探出头问:“马刀岭,走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