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八章:落岩
    “走走走!我们去青涧溪。”九幺连忙招呼司机等等,转向众人招手:“快走啦,一天就一班车。”

    当下,五人告别了刘文彩,匆匆忙忙上了大巴,各找座位。

    汽车开动,透过车窗看,刘文彩一直对着他们挥手告别,直到再也看不见……

    “小葱,你刚才怎么又昏过去了?”郭芸香紧挨着丁晓聪,紧张问,算起来,这是丁晓聪最近第二次晕倒了。

    丁晓聪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按说,以他现在的法力,根本没可能灵魂出窍,这是师尊那个级别的大巫才能做到的事情。不过对于鬼巫来说,这并不是坏事,出窍的灵魂,才能真正发挥灵魂的作用。

    “那是因为我厉害了!”丁晓聪笑着调侃道。

    “却!”郭芸香白了他一眼,习惯性斗嘴,神情中却依然有一丝担忧。

    他们俩身后坐着的是姜白和九幺,姜白性子很爱静,怀里抱着幽瞳默默看着窗外,九幺却是典型的川妹子性格,叽叽喳喳一刻不得停。

    “姜妹妹,我跟你说,我真的当过巫姑娘娘!”人家不说她说,九幺拉着姜白辩解道。

    姜白还以个浅笑。

    “你们姐弟俩,为什么一个姓姜一个姓丁?”看见姜白转过来,九幺更起劲了。

    姜白被问得一怔,这个话题和前一个话题有联系吗?

    她显然还是低估了九幺,接下来,更离谱的话出来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九幺忽然“噗嗤”一笑,“你们这帮人肯定都是一家子,名字都……有姜白、小葱、芸豆,还有红花,全是佐料啊!”

    姜白被她说得打了个冷战。

    丁晓聪和郭芸香在前排座上偷笑,花红英在后排座上脸都青了,“是花红,不是红花,钱的意思!”

    一路闹喳喳,汽车开出了巫中县,再次进入了连绵群山。

    广义上来说,西起金川,北至星宿海,东到神农架,南接川中平原,这一带连绵的山区,都算作是巫山,其范围,比很多号称大国的国家都要大。

    自打凤凰号出事后,一行四名法师就一直在巫山中穿梭,到现在连边都还没摸到。不过,这次他们却走了回头路,青涧溪距离青龙渚,直线距离只有约百公里。

    大巴在山里兜兜转转,一直到了下午两点出头,在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这就是青涧溪。

    五人早就坐的腰酸腿疼了,忙不迭冲下了车,站在路边狠狠伸懒腰,终于舒坦了。

    汽车开走,大家伙儿四处望,傻眼了,这里到处都是山,云遮雾绕,却连一户人家都看不到。

    “听说,那些做私盐的人住的地方,旁人根本就找不到,还真是啊。”花红英感叹道,他虽然老家就是巫山的,可却没接触过做私盐这一行的人。

    在古代,对于盐管控的极其严格,做私盐和贩卖,被抓到是要杀头的!

    贩卖的人可以和官家捉迷藏,制盐的人却不行,必须得有固定的盐井和作坊,就只能选择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

    九幺爽朗一笑,“那是当然,也就是我带着你们,要不然你们转一年也找不到。”

    青涧溪现在是枯水时节,水量很小,等到涨水是,水量会大出好几倍,完全可以行船,巫寨的巫盐,只有在涨水季节才能运出来。这样的方式,恰好阻止了官家进山,也算是一种防护措施,就算你知道里面有人在制私盐,大部队却进不去。

    找到巫寨,第一步就是沿着青涧溪往上游走。

    五人在路边稍作休息后,就背着行李上路,沿着小溪边的浅滩一路向上,隐没入了群山中。

    路越走越难,山林越走越深,抬头看云遮雾绕,四周围林障茂密,视线不过十几米,如果不是有一条小溪指路,只怕连九幺都会迷路。

    从下午一直走到天黑,九幺看了看小溪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咱们转向西,走直线,半里路后就到了。”

    果然如她所言,离开溪边进入森林后,一条若隐若现的林间小路出现。由于寨子里的人全搬走了,这条路已经十几年没人走过,满是荒草,若不是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当年的人,就是通过这条小路,将一包包巫盐运到溪边,再走水路扩散到全国各地。

    这里属于亚热带气候,遍生着常绿阔叶,遮天蔽日,不过比热带雨林要凉爽干燥一些,走起来倒也舒爽。

    没一会后,前方出现了一处悬崖绝壁,崖底有一座破败的小木屋,看见这栋屋子,九幺立刻兴奋起来,大呼小叫跑了过去。

    “我小时候经常来这个地前耍子。”九幺招呼大家快点跟上。“天就要黑了,晚上上山不安全,咱们就在这里歇息一晚。”

    四人连忙跟了上去。

    年久失修的木屋有些地方已经朽了,整体呈现出黑褐色,泛着浓重的霉味,进去看,屋顶烂了半拉,直接能看见天,好在现在不是雨季,遮遮风倒是足够了。

    外表看上去普通的小木屋,靠着崖壁的那边有个狭小的山洞,只容一人通过,这就是去往巫寨的唯一通道。这入口不但隐秘,即便是被发现,也完全没法攻上山。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大家在木屋的角落里收拾了一块空地,今晚将在这里面过夜,半间屋子塌下来一地朽木,正好可以用来生火。

    不一会儿,篝火燃起,烧着一锅开水,几个人围着篝火聊起天来,主要还是花红英吹嘘他的传奇经历,天花乱坠。这里的山林很静,几乎一点声音都听不见,只闻他们几人的欢声笑语。

    花红英这人也算是走过不少地方,经历过的事情也多,四个年轻人全都听入了迷,瞪大了眼睛。就在这时,距离小木屋不远的地方似乎有重物落地,传来“嘭”的一声闷响,震得人心底发麻,把大伙儿都吓了一跳。

    姜白反应最敏捷,身形一闪已经不见,余下四人连忙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