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西游之武道崛起 > 第133章 惠岸入魔
    恰在这时,猴子哪壶不提开哪壶,将菩萨派惠岸行者前来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

    玄奘听了,自然是上前向那惠岸拜谢不已。

    沙悟净一改此前的凶神恶煞,也是老老实实的学着玄奘的样子向惠岸合什作拜。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这位曾经的卷帘大将就成了一副虚心受教的虔诚样子,玄奘在木筏上念往生经的时候,他还跟着念了一阵子,只是西里咕噜的,也不知他念得是哪国的语言。反正,玄奘见了这一幕,对这位新收的小徒弟,愈发喜爱起来。

    任青莲看在眼里,对这沙悟净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此人看似老实,其实却是个人精,这才多久,就成了玄奘最贴心的徒弟。

    那边惠岸见了玄奘两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心里却是越发堵得慌,寒暄几句,便要离开这里。他怕在留下来,时间长了,自己会控制不住对那个坏了他好事的任青莲施以辣手。

    猪刚鬣却是若有所悟的瞧着惠岸强颜欢笑的脸色,隐约猜到了是什么原因。

    不过修行一道讲究的就是一个“争”字,很多注定了的机缘,若是自己不去争取,往往也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的看了眼边上的任青莲,心道多亏此人点拨,自己才能从惠岸手里抢了这桩大功德,难道对方是看在乌巢老禅师的面子上,故意而为?

    却不知任青莲此时正是一脸凝重的盯着惠岸,从这个白衣行者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敌意,甚至可以说是压制着的杀意。

    所以,等惠岸离开,他便是好奇的向猴子询问起来。

    猴子倒是没多想,那猪刚鬣心中却是活络,暗中传音,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任青莲,又补充道:“居士也不必担心俺老猪吃独食,这一劫难中的功德,其实也有你的一份。”

    这倒是实话,毕竟主意都是任青莲出的,虽然任青莲对于这功德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修仙者积累功德,既是为了借助功德之力方便元神清修,更主要的还是为了减少“三灾五劫”的威力,安然渡劫。

    但任青莲却是不同,这所谓的天地雷劫,对于他来说,却是一场修行。

    武者修持自身潜能,造化天地万物,可不是凭借什么外力就能够完成的。

    想明白这一点,在接下来的路程中,任青莲便打算彻底做个好吃懒做的随从,将牵马的任务交给了沙悟净,自个潜心修炼,倒也逍遥得意。

    而在接下来的路程中,玄奘师徒四人并白龙马,全了五行之数,合了生克之理,隐隐间已经构成了一个移动的封魔大印,沿途,将当年地仙界崩裂时留下来的裂缝封印起来。

    ……

    却说那惠岸,丢了一件大功德,念头不畅,驾云行至南海边上,便是再也压抑不住心神的恍惚。

    落在海边,周身黑气翻腾,竟是被外邪入侵,让心魔控制了灵智。

    所谓心魔,其实就是修行者的欲念。

    像是佛门,就讲究四大皆空,与世无争,超然物外,那些不需要的欲念,自然就是修士压制的对象。

    只是,越是压制,心魔的力量就越是强大,到了后期,想要突破到更高境界,这些欲念便需要斩化出来,这便是洪荒流传极广的斩尸证道之法的玄妙所在。

    对于普通的修士来说,只要能够恪守己心,情绪不出现太大的波动,一般来说,压制住还未成长起来的心魔,也并非什么难事。

    要知道,当年罗睺身化魔界,衍生天魔一族,专门就是以道者的心魔之力为食,一旦修士精神状态不稳定了,那些可以穿梭虚无天界的天魔,便会将修士心底压制的心魔引诱出来,慢慢蚕食,以至于可以最终做到主宰这具肉身,这样的存在,也就是世人常常说的魔!

    ……

    普陀山,观音菩萨正与捧珠龙女在宝莲池畔扶栏看花,忽然心念一动,在水池上空施了个镜像之法,里面便是出现了惠岸入魔这一幕。

    “菩萨,师兄他……”捧珠龙女大吃一惊。

    菩萨却是叹息一声:“当年惠岸辅助西周灭了商朝,虽然肉身封神,但却沾染了封神之劫的大劫之力,这些年,普贤师兄将他送往我这里修炼,也是想要凭借《慈航普度心经》来压制他体内的那股劫煞之力,没想到,现在却是被那任青莲搅局,坏了原本属于他的机缘,勾动魔劫之力,让心魔趁虚而入……”

    捧珠龙女一脸凝重,沉声道:“我们一定要阻止惠岸师兄成魔,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菩萨担忧道:“惠岸目前这样,我们根本不敢硬来,不然只会更加激怒他,反让那心魔更加壮大。”

    捧珠龙女道:“我的九品清香白莲能克制邪魔之力,不由让我试一试,看能否压下惠岸师兄体内的邪煞之气。”

    菩萨沉思片刻道:“这个倒是暂时不急,惠岸身上牵连的因果不小,这次的劫难,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一场磨砺!”

    她这个徒儿资质不差,但只是单纯的资质好是没有用处的,想要在修炼一道上有所建树,还要有一颗坚韧不拔的道心。

    捧珠龙女依旧一脸担忧,“若是师兄他无法从心魔中挣脱出来呢?”

    “所以,此事还需你从旁协助。

    若是我所料不差,惠岸入魔之后,必定会追上玄奘一行人,发泄心中的戾气。刚好渡过流沙河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路上也没有其他的妖怪作乱。

    你当年留在西牛贺洲的‘慈航静斋’如今还有香火传承,可以借助她们的力量,将玄奘身边的那个随从困个一时半会儿,成全你师兄报仇之心,若是他能够发泄愤恨、及时明悟本性固然是好,若是依旧沉溺怨果,你便用清香白莲将他困住,将这枚柳树叶贴在他的眉心上,到时候也自然无碍……”

    原来,在地仙界四大部洲尚未形成之时,这捧珠龙女曾经在南海粤闽一带创建了一个江湖门派。

    这一派对于佛法十分推荐,门中弟子也都是一些信奉佛法的女尼,后来地仙界崩裂,被捧珠龙女摄入法宝当中躲过一劫,安置在了如今的西牛贺洲。凭借与南海普陀山的香火之情,这个慈航静斋在西牛贺洲普通人的江湖中,已经隐隐有了第一大派的气势。

    那捧珠龙女听了菩萨的话,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化作一道白光先去安排慈航静斋的弟子们,帮忙将那个任青莲困住。

    与此同时,已经入魔的惠岸行者嘴里发出一阵桀桀的怪笑,望着流沙河的方向,身上的杀意再不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