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超级末世养鸡场 > 第八十七章 对暗号
    “支,支付卡……”司修远摆出一副死妈脸,他感觉自己跟着刘喜蛋之后,一直在被坑(当然,他本人选择性遗忘了运输车那档子事),欲哭无泪啊!

    “好勒!您再上面刷一下即可!”猥琐男麻利地掏出一个扫描器,专门用来刷支付卡用的。

    司修远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自己的支付卡,在扫描器上“滴”地刷了一下,想起他还不知道要付多少冤枉钱,于是开口询问道:“这破玩意多少钱?”

    确认收到钱后的猥琐男一脸笑意,朝司修远客气道:“您真大气,为了自己孩子愿意拿出十万龙币,有牌面!”

    “十……十万!?你说十万?我特!”司修远一听自己被刷了十万龙币,整个五官都开始扭曲,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双眼通红地朝刘喜蛋道,“刘喜蛋,老子跟你不共戴天,没完!没完!”

    “不行,那是我的钱,我几乎所有的积蓄,我要拿回来,我不买了!”司修远彻底陷入疯狂状态,想要冲上去跟猥琐男撕逼。

    “哎!本摊商品,一经售出,概不退还!想要拿回这十万?门都没有!”猥琐男反应迅速,向后退了一步,无赖道。

    “过来吧你!别闹了!老赖,过来帮忙,拖回去!”刘喜蛋上前一把揽住想要冲上前的司修远,招呼旁边的老赖帮忙,把后者拖了回去,万一真的闹起来,恐怕真要把这个摊位给拆了。

    “让你见笑了,我媳妇一花钱就有着臭毛病,不碍事,过一会儿就好!”刘喜蛋一脸歉意地朝猥琐男道,随后准备带着墨墨离开这里。

    “这是一对奇怪的‘夫妻’,所以我早就说过,这家庭财产吧,还是要夫妻分开计算,不然弄成这样子多尴尬,一看那个年轻人就没有经济掌控权!”猥琐男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恨铁不成钢道,觉得刘喜蛋和司修远之间的“夫妻”理财有很大的问题,忍不住感慨道。

    “那是我这些年来军官的补贴积攒下来的,我容易嘛我!”

    “我多年积蓄一朝散尽,完了,老婆本没了,以后还怎么找女朋友啊!”

    “天煞的刘喜蛋,我跟你没完,我要跟你拼了!”

    “嘤嘤嘤!我的命好苦啊!”

    损失了十万巨款的司修远失魂落魄,一路上被老赖架着,嘴里更是喋喋不休,伤心欲绝的模样,若非老赖在旁边拉着,他差点就要冲上去跟自顾自在那里研究奇异之蛋的刘喜蛋拼命。

    刘喜蛋手里捧着那颗灰白颜色,毫不起眼的奇异之蛋,双眼仔细地打量着,却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朝墨墨询问道:“墨墨,你确定这颗蛋有不凡之处?我怎么感觉没什么特别的?”

    “嗯!本宫的感应绝对不会有错,这个东西绝对不简单,只不过现在的反应相当微弱,恐怕需要某种能量的孕育。”墨墨肯定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感应错。

    “能量孕育?什么样的能量?”刘喜蛋不懂这些,只好请教墨墨。

    墨墨歪头思考了很久,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回道:“现在的本宫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找回记忆之后会有点线索,本源之力的缺失,真是麻烦!”

    说罢,墨墨一脸不开心地撇撇嘴,显然对本源之力缺失这件事耿耿于怀。

    见墨墨也没有头绪,刘喜蛋失望地看了一眼手掌中的奇异之蛋,叹了口气,只得先收起来,毕竟这个东西价值十万龙币,哪一天家里揭不开锅了,卖了还可以换点钱吧!

    不过刘喜蛋还真没感觉到这颗奇异之蛋有何不凡之处,就是一个死物,仿佛一块石头,别像猥琐男说的那样神奇,孕育出高阶级的异类,当成鸵鸟蛋,煮了吃也不现实。

    虽然花了十万龙币买了一个未知的奇异之蛋,但可以抱有一丝期待,当未来墨墨恢复记忆之后,知道此物的来历,或许还有一番奇遇也说不定,退一万步说,这十万龙币又不是花着刘喜蛋的,他根本就不心疼。

    就这样刘喜蛋等人在庞大的跳蚤市场中窜来窜去,终于来到一座奇异的建筑前面,这是一个巨大半球形建筑,两扇大门直接是恶鬼的模样,惟妙惟肖,乍看之下,真以为是地狱来的恶鬼。

    “到了,就是这里。”刘喜蛋看了看门牌,确认自己没有走错。

    好不容易从伤心欲绝中缓过劲来的司修远,走到刘喜蛋旁边,盯着眼前这栋古怪的建筑,疑惑道:“你确定是这里?怎么看都有点像一个非主流的家?”

    刘喜蛋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万般无奈地点头道:“你还真说对了,它确实是一个非主流,用‘古时’的词称呼,那就是‘杀马特’!”

    说着,刘喜蛋上前敲门。

    “……谁?”过了一会儿,门后传来悠悠的询问声。

    “一个老朋友!”刘喜蛋回应道。

    “你若折她翅膀……”里面说出一句类似暗号的话语。

    刘喜蛋瞬间涨红了脸,左右瞧了瞧,确定没人之后,接道:“我必毁你天堂。”

    “哥(在这停顿)抽的不是烟……”

    “是寂寞。”

    “不要(同上)迷恋哥……”

    “哥只是一个传说!”刘喜蛋说完最后一句,羞涩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实在是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家伙还是这个操行,动不动就来一个非主流的暗号对接,搞得自己像一个白痴。

    “……”除了bb鸡和战斗鸡,司修远、老赖以及墨墨都眼神怪异地看着刘喜蛋,眼神当中包含了太多的内容,一时间无法用文字来描述了。

    “我懂的,谁没年少轻狂过。”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司修远拍了拍刘喜蛋的肩膀,表示理解。

    两行清泪脸颊流,刘喜蛋这时候真是跳进什么河都洗不清了,索性什么话都不说,怔怔凝望恶鬼大门。

    “原来是喜蛋来啦,快进来吧!”门内传来声音,经过刚才的暗号对接,显然已经知道是刘喜蛋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