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三章 越位线上的狐狸
    “喂!话说你没有弄出个系统精灵和系统商城就算了,怎么连任务模块都没有,是不是太落伍了?”

    前世饱读系统流文字上千万,楚阳对穿越、系统之类的套路还是很清楚的,只是没想到有一天馅饼会砸到自己头上而已。

    巨星系统只有一个简单的界面悬浮在他眼前,上面罗列了楚阳的各项属性,而他和系统的沟通都是通过脑电波或者意念之类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来完成,虽然系统表现得智能度很高很人性化,但其实单调得很。

    “任务嘛,洒洒水而已,”系统回应,“想做什么样的?”

    “那么不严肃?”萧寒道,“那先来个奖励高端点的。”

    “奖励高的?我看看,这个怎么样?”界面上飞快地出现了一行字,“系统任务:获得金球奖,奖励天赋:终结者。”

    楚阳无奈地道:“我连替补都坐不稳,你让我去争金球?要玩励志也不是这样玩吧?”

    这个世界的金球奖同样是一名球员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而且评选机制复杂完善得多,再加上没有什么世界足球先生之类的东西,竞争很激烈,权威性也更高。

    “不满意?那换一个?”系统界面上再次出现一行字,“系统任务:带领中国队获得世界杯冠军,奖励称号:球王。”

    “……”楚阳沉默了一下,“我们还是讨论一下金球奖吧。”

    比赛在楚阳的胡思乱想中再次开始,塞维利亚显然对一个球的领先并不满意,开球之后就选择了猛攻。

    球在拉科鲁尼亚的半场飞来飞去,球门前顿时风声鹤唳,主队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客队摁在地上狠揍。

    拉科鲁尼亚这赛季清洗了大批老将,而新来的球员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一个个头上都带着某某二世或者某国未来之星的光环,踢顺风球的时候说不出的行云流水天马行空,遇到逆风球就有点考验人品了。

    用脚趾甲想都知道一群还没成功磨合的年轻球员在场上会踢成什么样,战术基本上是自由发挥,进球基本上是各凭本事,总之人人都想当救世主。

    但救世主不是每次比赛都会上场的,如果说今天上了的话,那他一定穿着11号的拉科球衣。

    也不知道是解围还是传球,足球在乱战中被踢出,飞过大半个球场,看落点应该是塞维利亚的大禁区前沿。

    “成功的解围,拉科鲁尼亚的小伙子们应……噢!那是谁?楚!他追上了!”现场解说瞬间由无精打采变成激情四射。

    全场球迷都站了起来。

    哈尔特头皮发麻,他明明一直跟着楚阳,刚才不过是抬头看了一下球而已,回过神来的时候楚阳已经冲出去了,仿佛他不用观察球路就能够知道足球会往哪飞一样。

    足球落在楚阳的脚背上,往前滚动了半米才被控制住,前面只有守门员,后面最近的后卫也有两米多,现在已经到了比赛的最后阶段,刚替补上场的楚阳是全场体力最充沛的,他要做的只是冲起来把后卫彻底甩开,然后和门将玩一对一。

    两位主教练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塞维利亚的主教练当然不想看到三分变一分,而对拉科主帅哈佩尔来说,这球一旦打进就可能结束让他吐血的五连败。

    只是还没等拉科鲁尼亚球迷的欢呼声响起,哨音就传了过来,边裁手中的小旗子高高举起,越位。

    “机会!楚阳单刀!他前面只有门……等等,裁判吹哨了,越位!”段翔的欢呼掐然而止,“这是越位吗?让我们看看回放。”

    “这个判罚值得商榷,”许松明道,“基本上处于可判可不判之间,楚阳这个跑位很考验裁判的眼力和魄力。”

    “很可惜,这是一个扳平比分的好机会,可以发现楚阳的状态很出色,希望他能保持下去,尽快融入西甲,加入国家队。”说到国家队,段翔的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世界杯预选赛已经落下帷幕,中国队惊险出线,首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全国上下都对这支创造了历史的球队无比关注,在球场上最容易闪光的锋线球员无疑是关注的重点,只可惜越关注越痛苦,反正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还不如打无锋阵呢。

    如果楚阳真的能把这场比赛表现出来的实力和状态带到世界杯上,中国队往前多走几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楚阳可不知道万里之外的同胞已经开始幻想他的国家队生涯了,他还在为刚才那个球遗憾。

    当时他身边只跟着一个哈尔特,以双方现在的体力对比和哈尔特对他的轻视,他完全可以缓一缓再冲出去,用不着去挑战裁判的眼睛。

    只是当时球一飞过来他就本能地跑了过去,没有预谋没有计划,完全是出于一种仿佛已经深入骨髓的本能和天性,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般,总是在猎物稍微疏忽的时候就露出它那不怎么锋利的獠牙,偷偷撕下一片猩红的血肉。

    禁区之狐形容的是一个球员的敏锐嗅觉和飘忽跑位,可不仅仅局限在禁区里。

    所以这其实是一只游走在越位线上和禁区里的狐狸。

    哈尔特脸色难看地来到楚阳身边,道:“嘿,菜鸟,运气不……”

    “我运气确实不错,不过你很快就要倒霉了,哈尔特先生。”楚阳虽然信奉的是人狠话不多那一套,但可不是唾面自干的性格,以前没底气的时候只能忍气吞声,现在腰杆硬了当然得怼回去。

    哈尔特有点转不过弯来,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在他的印象里应该都是沉默寡言,被当面骂了也只敢暗自咬牙偷偷骂娘的类型,这一位怎么好像不太一样?

    “哦,还有,”楚阳一面往回小跑一面道,“在你面前把球踢进你们的球门真的很爽,简直爽爆了,希望你能尽快熟悉这种场面,不然剩下的时间你会很煎熬的。”

    “嘿,中国菜鸟,是谁给你的勇气这么和我说话?一个运气球还是刚才的越位?”

    “不,中国有句话叫做欺软怕硬,就是形容我这种人的,”楚阳道,“老子今天欺负的就是你这个软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