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七章 画了一个圈
    第二天清晨,正在熟睡的楚阳被手机铃声惊醒,他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拿起手机接听。

    “姐。”楚阳含糊不清地道。

    “刚睡醒?”楚玉动听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没训练吗?”

    “再练就要练傻了,”楚阳揉了揉眼睛,爬起身靠在床头,“而且昨天球队有比赛啊。”

    “球队有比赛关你什么事?”楚玉轻笑一声,道。

    楚阳隔着话筒都能想象得出姐姐揶揄的笑脸,不满地道:“我上场了。”

    “哟?”

    “而且进球了。”楚阳有点得意地炫耀,颇有些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的意思。

    “点球吗?”楚玉疑惑地道,“那么辛苦,加时赛都决不出胜负?”

    “联赛有个屁的加时……”楚阳刚想给她普及一下规则,突然想起楚玉可不是球盲,这话完全是故意损他的。

    “没道理啊,不是点球你也能进,什么队那么弱啊?”楚玉的声音里充满了对楚阳的不信任。

    “是亲生的吗请问?”

    “难说,谁知道你是老妈买什么的时候送的。”

    “哗!听见了吗?亲情的小船翻了。”

    “怎么能说翻就翻呢,这么多年白养了,白眼狼啊白眼狼。”

    “白眼狼要补觉了,有事启奏,没事退朝。”

    “皇上别啊,臣妾还有事相求呢。”

    “哟!娘娘您先等等,我去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从哪个方向升上来的。”楚阳说着真的走下床,来到窗边拉开窗帘,伸了个神清气爽的懒腰。

    “太阳当然是从东边升起来的,姐姐当然也是亲生的,一句话,帮不帮?”

    “帮!当然帮!说吧,是杀人放火还是抓奸拿贼,姐姐大人一句话的事!”

    “杀人放火这种小事就不用你出马了,”楚玉道,“事情是这样滴,我们学校准备举办元旦晚会,你如花似玉倾国倾城的姐姐大人被学院强行指派了一个任务,接下来你懂的。”

    “写歌啊?”楚阳秒懂,“今天二十一号了吧,来得及吗?”

    那边楚玉还没说话,另一个女声通过听筒隐隐约约传来:“楚玉你真的想让你弟帮写新歌啊?来得及吗?”

    “放心吧,一首歌而已,对我弟来说分分钟的事,”楚玉先跟那边的人说了一句对对着话筒道腻生生地道,“是不是啊,阳阳?”

    楚阳直接被她的称呼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我勒个去,再这么叫信不信小爷翻脸?”

    “哟,您是哪位爷呢?”

    “会写歌想当哪位爷都行。”

    “好,这位爷,给个话,什么时候能写好?”

    “这个……状态不太好啊,毕竟昨天刚比赛,又进了三个球,腰酸背痛的……”

    “行了,别那么假,我们谁跟谁啊,你还没断奶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楚玉打断他道,“时间紧,任务重,这位小同志就辛苦一下下了,明天这个时候把歌曲小样传过来,回国了姐姐带你到学校吃香喝辣泡美妞。”

    这姑娘在外面表现得那叫一个温婉贤淑,到了楚阳这里就化身女流氓了,果然看人是不能看表面的。

    楚阳叹道:“唉,老爸老妈知道你长得那么歪会不会把你打死?”

    “不会,会把你打屎,因为都是跟你学的。”

    “你赢了,”楚阳道,“刷个牙先,一个小时后传给你。”

    “好……一个小时?”

    “当然了,我总得先找东西垫下肚子吧?”

    “我就知道你还有歌!”楚玉气呼呼地道,“藏得够深啊楚小阳。”

    “你管我是以前写好的还是现在写,反正有给你就是了,”楚阳道,“先挂了。”

    “嗯嗯嗯,姐姐能不能一鸣惊人震惊全场就靠你了。”

    楚阳挂掉电话,洗漱吃早餐,然后拿起墙角的吉他录了首歌,再写好歌词给楚玉传了过去。

    写谱编曲之类的东西楚玉自己就能搞定,毕竟有个当音乐教授的老妈,视唱练耳课是从小就被逼着学的,听旋律写谱是姐弟两的技能树上最先被点亮的技能之一。

    抄歌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一开始还会装模作样地脸红一下,现在在作词作曲那里写上自己的名字就像饿了找吃一样,自然得很。

    西班牙和国内时差大概在六个小时左右,现在那边应该是下午,楚阳传完不久就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姐,传你邮箱了,收一下。”

    “知道了,已经在听了,”楚玉道,“恭喜你又俘获了三只野生歌迷,我们宿舍那三只现在已经宣布非你不嫁了,造孽啊。”

    “嗯,不愧是能和姐姐大人同居的女人,审美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请转告她们,本人只收球迷,歌迷的不要,”楚阳说着声音低了下来,“长得怎么样?”

    “兔子不吃窝边草,请收起你肮脏龌龊的小心思,”楚玉道,“你们应该放假了吧,真的不回来?”

    “不了,前段时间练得太疯,刚好休息一下,争取下半个赛季表现好一些,不然被赶回去就丢人了。”

    楚玉的声音柔和下来,道:“随你,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紧,大不了不踢了,又饿不死。”

    “嗯,知道。”

    “钱还够不够?不够姐寄点过去给你。”

    “正打算买架飞机,还缺一亿三千五百六十一万两千四百七十三元人民币,求姐姐大人支援。”

    “好,一下打七十三块过去给你,姐姐的一点心意,别嫌少。”

    “……”楚阳道,“我想了想,我那本驾照好像在西班牙开不了飞机,还是算了。”

    “呵呵,懒得跟你贫,我练歌去了,”楚玉道,“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放假了带爸妈过来玩。”

    “必须的,我还没到过西班牙呢。”

    挂掉电话,楚阳上网看了看新闻,很快在好几个体育版面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内容不外是《偶然爆发还是新星出世》、《中国替补闪耀里亚索球场》、《足球荒漠里的第二个明日之星》之类的,楚阳也没心情去细看。

    现在的他在西班牙人的眼里终究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过客,偶然的爆发改变不了他还是个小角色的现实,人们更关注的依旧是那些巨星们半真半假的转会传言。

    而在大洋的另一边,中国国家队主教练何清远正聚精会神地看着那场比赛的录像,特别是那楚阳那三个进球被他回放了无数次。

    一场比赛看了一下午,直到儿子来叫他吃晚饭才回过神来。

    “这是昨天那场比赛吧?”何峰道,“爸,你是打算把楚阳招进队里?”

    明年就是世界杯年,中国队在中场大将杨少天的出色发挥下惊险进入决赛圈,实现了零的突破,何清远已经被外界严重神化,作为儿子兼球迷的何峰自然知道自己老子肩上担着多大的压力。

    “是有这个想法,”何清远道,“这孩子进步很大啊。”

    何峰道:“何止是进步大,简直是脱胎换骨,如果不是偶然爆发或者运气好的话,在西甲的中下游球队里打个主力都没问题。”

    “应该不是运气,那种嗅觉是天生的,运气解释不了,”父子两有着共同的爱好,平时很能聊到一块去,何清远在何峰面前也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看走眼了。”

    何峰知道何清远以前有点看不起楚阳,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那个年轻人一开始被中国媒体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后来又被贬得一文不值,这一切在何家父子眼里不过是一场闹剧,但现在看来弄不好真的能出一条真龙。

    何清远在一张密密麻麻的名单上找到了楚阳的名字,拿起笔圈了起来。

    是龙也好,是蛇也罢,让时间来检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