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八章 看谁才是冤大头
    除了英超,其他主流联赛的冬歇期都是从圣诞节前开始,一月初再开赛,西班牙各级联赛的冬季转会窗口也会在一月三号开启,一直到月底才关闭。

    冬季转会的时候联赛已经过半了,这个转会窗口最大的意义只是让各个俱乐部进行差缺补漏,很少有球队会在这个时候弄什么大动作,一般都只是针对阵容进行一些简单的修修补补而已,只是今年的西甲却有些反常。

    先是马德里竞技在圣诞节刚过不久就以三千万欧元的价格将本土天才、今年的金童奖获得者大卫.阿瓦罗从马洛卡带到了马德里,后是拉扯了一整年的路易斯.卢阿的转会大戏终于落下帷幕。

    卢阿是当今足坛最炙手可热的攻击手之一,今年25岁,正处于一个球员的黄金年龄,这位来自巴西的天才球员不仅技术出众,速度飞快,还十分善于捕捉时机射门得分,可说是当世绿茵场上最恐怖的全能杀手,上赛季以一己之力带领葡萄牙的平民球队马里迪莫一路杀到欧冠决赛,虽然输给了星光熠熠的银河战舰,但他个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已经被认为是世界足坛未来十年内的领军人物之一。

    巴塞罗那付出了一亿欧元的代价将巴西人带到了诺坎普球场,让其他眼馋的球会又羡又恨。

    要知道卢阿来到巴萨后是没办法参加今年欧冠的,但巴萨还是心急火燎地把人买来了,为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坐拥五大超级巨星的皇家马德里在葡萄牙教头的调教下顺利磨合完成,不仅上赛季在各个赛场上大杀特杀,本赛季同样将西甲各队压得抬不起头来,完全是君临天下的势头。

    正处于新老交替关头的巴塞罗那夏季引援不利,现在只能在转会市场上不惜血本了。

    有了上一场比赛的出色发挥,楚阳原本以为闹得沸沸扬扬的超级转会和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没想到到俱乐部商业主管的一个电话就打碎了他的幻想。

    “楚,非常抱歉,你已经不在我们下半赛季的计划里,我想你可以和其他俱乐部接触了。”

    “目前俱乐部已经收到了五家俱乐部的正式报价,三家来自中国,一支来自荷甲,还有一支来自西乙,你认真考虑一下,我们会尊重你的选择。”

    主管阁下说的不多,但意思很清楚。

    你已被挂牌出售,如果有想去的俱乐部可以上门自荐,没有的话就从报价的俱乐部里选一家,我们是很有人情味的,会充分尊重球员的意愿巴拉巴拉的。

    挂断了电话,楚阳把手机放在五指间转动,心思却飞到了其他地方。

    被卖了啊,不是预料之中的事吗,为什么还是有点不甘呢……

    心仪的俱乐部当然有,不过都是他看得上人家人家看不上他的那种,所以能选择的就只有报价的那五家俱乐部罢了。

    三家中超球队先放到一边,西乙对他这种一开始职业生涯就进入西甲的人来说档次有点低,也不考虑,所以优先想到的还是荷甲。

    “埃因霍恩?妈蛋,老子不会荷兰语啊。”

    这样的吐槽刚冒出来,手上的手机就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西班牙的,谁知一接通对面传来的却不是英语或者西班牙语,而是再熟悉不过的汉语。

    “你好,是楚阳吗?”一个很醇厚的男声。

    “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瓦伦西亚俱乐部的主席陈平,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联系你是为了什么吧?”

    “我知道。”瓦伦西亚就是向拉科报价的俱乐部之一。

    这个世界的足坛格局和楚阳前世还是略有差异的,最顶尖的球队还是耳熟能详的那几支,但也有一些熟悉的强队变成了弱渣,一些千年弱队变成了劲旅。

    最明显的就是瓦伦西亚,这支楚阳前世的准豪门到了这边就变成了一支只能在西乙挣扎的弱队,虽然也有过在西甲和欧冠呼风唤雨的辉煌,但现在已经基本沦落成年年冲级年年失败的鱼腩,让当初初临贵境的楚阳都惊讶了好一阵子。

    不过也只是惊讶罢了,他前世不是蝙蝠军团的球迷,所以来到这边后也没有对瓦伦西亚做过什么详细的了解。

    陈平道:“我现在人在拉科鲁尼亚,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出来聊一聊?”

    “哦?”楚阳没想到对方诚意那么足,“当然可以。”

    西班牙的俱乐部大部分是股份制,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都是会员制,这些俱乐部的主席是大股东在俱乐部的代表,负责管理俱乐部的日常事务,当然有些大股东也会自己担任主席职务,就是不知道这位陈平先生是哪一类了。

    现在正好是饭点,或者说陈平是故意选在饭点给楚阳打的电话,他直接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一家拉科鲁尼亚的高级餐厅。

    原本还在怀疑陈平会不会是韩国人或者新加坡人的楚阳瞬间就确定了陈平的身份。

    在饭桌上谈事情,民族特色了。

    陈平看起来五十岁左右,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西装革履,一看就是商业精英,只是出乎楚阳意料的是和自己谈的并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年轻人。

    他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样子,长得非常帅气,只比楚阳矮了一些,一米七七左右的身高在国人中间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年轻人主动伸出手,道:“楚阳你好,我是瓦伦西亚俱乐部的董事长,萧落。”

    他说着顿了一下,好像是为了加重自己的分量,补充了一句:“腾龙的那个萧。”

    腾龙集团,华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全国最大的社交平台微博是他们搞的,最大的通讯软件微聊是他们开发的,最大的搜索引擎千寻是他们运营的,最大的购物网站淘呗也是他们折腾出来的。

    只要想象一下楚阳前世的bat三巨头集中在一起是什么样子,就可以知道这个世界的腾龙集团是什么样的规模。

    腾龙的掌舵者萧余不过五十多岁,却已经连续五年蝉联亚洲首富,这位商业巨子的一生堪称传奇,说是开挂的人生也不为过,网络上以他为模板的都市重生流和商业系统流小说就不知有多少。

    国人都知道萧余有个独子,但对他这个儿子的一切知道得很少,如今看起来就是眼前这位了。

    “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都能碰到传说中的腾龙太子爷,幸会幸会,”楚阳道,“要买皇马曼联之类的不太现实,但以腾龙的财力在顶级联赛中买只支中下游球队不难吧?萧董怎么跑到西乙去玩了?”

    萧落笑着解释道:“对腾龙来说当然不难,但对我来说可不容易。”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楚阳道,“这算什么?继承者的考验游戏还是富二代的业余爱好?”

    萧落看着楚阳,认真地道:“不,是主要事业,大半心血放在上面的那种。”

    楚阳摸摸鼻子,明知故问:“好吧,那找来是为了?”

    萧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知道拉科为什么把你挂牌吗?”

    “实力不够咯。”

    “这么说也对,”萧落点点头道,“他们要买布尔蒙多,而且已经准备成功了,你自然成了多余的。”

    “怪不得。”楚阳苦笑一声,他和布尔蒙多,再傻的人都知道该怎样选择。

    “你倒是蛮平静的,”萧落一直在观察楚阳,“没有不服气?”

    “没什么不服气的,还是那句话,实力不够,心服口服,”楚阳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倒是没想到我这点实力竟然能进萧董的法眼,有点受宠若惊啊。”

    “楚先生谦虚了,或许你会觉得我们是看了你上一场的表现才想把你带到瓦伦西亚,但其实不是,”一直沉默的陈平接话道,“萧董很早之前就看好你了,这次报价也是早就准备好的事,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份优厚的合同。”

    楚阳刚在心里对萧落说了一句您眼光还真不怎么样,萧落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明白是自己想多了。

    “本来是觉得大家都是中国人,能帮一把是一把,反正你在拉科过得不如意,我也需要点噱头来吸引国内的球迷,加上球探对你的职业态度很认可,就让他们重点关注了一下,没想到你在转会期开始前竟然来了个技惊四座的帽子戏法,连埃因霍恩都被吸引来了,想必已经在考虑去哪里学荷兰语了吧?”

    楚阳一点都不尴尬地瞎扯道:“没有的事,反正都是打工,能选择的话我还是希望自己的老板是中国人的。”

    萧落也不揭破他,而是问道:“知道拉科为你开了什么价吗?”

    “我记得拉科当初挺看好我的,违约金一千万吧好像,转会费不可能比这高,我猜猜,”楚阳道,“九百万?”

    “你还真蛮看得起自己的,”萧落笑道,“五百万,讲讲价应该可以少个一百多万。”

    “三百多万?那也挺值钱的。”他记不得欧元和人民币的汇率具体是多少了,反正大概在一比八左右,三百多万欧元至少也是两千多万人民币了。

    “市场估值五十万就顶天了,卖方市场,坐地起价而已,”萧落道,“谁不知道现在中国冤大头多啊。”

    “好吧,真是个桑心的故事。”

    萧落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埃因霍恩只肯为你掏出六十万,但我有点想付那三百多万了。”

    “因为那三个进球?”楚阳笑道,“不怕我只是运气好吗?”

    “还是值得赌一下的,”萧落也笑,“我眼光和运气一向都不错。”

    “这个倒是事实,”楚阳接道,“从投胎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萧落用眼神向陈平示意了一下,陈平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合约,推到了楚阳面前。

    “这是我的诚意,昨晚刚修改过的,你先看看,签三年,年薪一百万欧元,违约金一元人民币,其他奖金另算,”萧落道,“我倒想看看谁才是冤大头。”

    楚阳又忍不住笑出了声,道:“萧董对自己的眼光确实很自信。”

    他不知道年薪一百万在西乙算是什么水平,但应该是最顶尖的那一批,而一元人民币的违约金已经不是奇葩可以形容了。

    所谓违约金就是当球员本人想走,买家也想买,但是卖家不想放人的时候买家必须支付给卖家的一笔费用,听起来绕口,其实就是一笔球员的买断费用。

    按理来说俱乐部越看好一个球员设定的违约金就会越高,当球员在合约到期前非走不可的时候俱乐部还能从中赚上一笔。

    现在萧落却反其道而行之,违约金是和免费没什么两样的一元人民币,这是自信楚阳不会主动离开,或者是楚阳不想呆在瓦伦西亚了,俱乐部也绝不阻拦的意思。

    这是一份江湖气远远重过商业性的合约,充斥着理想主义者的浪漫色彩和败家子的任性妄为,以其说是法律合同,倒不如说是君子协定,在外人眼里恐怕根儿戏没什么区别。

    这个富二代蛮有个性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楚阳伸出手,和萧落再次握了握。

    “合作愉快,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