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十八章 反正都是摆尾
    最后一分钟,阿梅亚里疯狂进攻,但瓦伦西亚人没给他们任何机会,哨音在阿梅亚里人的不甘和郁闷中准时响起。

    “比赛结束了,恭喜瓦伦西亚获得了胜利,他们目前十七胜三负二平积五十三分,反超了阿梅亚里排在西班牙乙级联赛的第三名,只要在联赛结束后能够取代第二名的巴利亚多,他们就可以获得一个直接晋升西甲的名额。”

    莫亚带领大家向球迷们挥手致意,然后被场边的记者逮了个正着,其他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往更衣室走去,只剩楚阳一个人孤零零的可怜无比。

    “不对,我也有朋友啊。”

    楚阳找到了正垂头丧气往客队更衣室走去的伊巴卡,道:“嘿,兄弟。”

    伊巴卡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道:“怎么了,乒乓男孩,你来看我的笑话吗?”

    “不是,交换球衣啊,”楚阳道,“我们是好朋友嘛。”

    伊巴卡心不甘情不愿地和楚阳交换了球衣,然后他就看到自己这位“好朋友”更加心不甘情不愿地用两只手指夹着自己的球衣,一脸嫌弃的样子,不由一阵无语,赶紧加快脚步跑了。

    “真是的,一点都不热情。”

    楚阳嘀咕着往外走去。

    “你们自己问他吧,”正在接受采访的莫亚对着漂亮的女主持人说了一句,对楚阳招了招手,“嘿,大英雄,快过来。”

    “怎么了,塞斯克,开心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吗?”楚阳指了指摄像机道。

    “他们采访我,问的却都是你的问题,交给你了。”莫亚说着赶紧跑了。

    “楚,你好,我是瓦伦西亚电视台的伊莲娜,请问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吗?”美女主持人用的是疑问句,但是话筒已经递了过来。

    “好吧,你好,伊莲娜,你是法国人吗?”

    “为什么这么问呢,楚?”

    “因为我觉得这个名字应该是个法国人的名字。”

    “我是西班牙人,不过我有一半的法国血统,我的父亲是法国人。”

    “哦,那请问……”

    “嘿,狡猾的前锋,现在是我在采访你,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伊莲娜一脸“我看穿你了”的表情,心里暗暗高兴。

    楚阳对镜头不反感,说话不紧张,绝对是很好的采访对象。

    “好吧,不过我只能回答你三个问题。”楚阳道。

    “好,看来你很赶时间,那我们开始第一个问题,我发现你上场之后一直在和伊巴卡说话,大家都说你们是在说垃圾话,想用语言来让对手失去冷静,请问是真的吗?你是不是成功了?伊巴卡对你的防守显然很失败。”

    “伊巴卡?”楚阳捏着手里满是臭汗的球衣举到眼前,“他吗?”

    “对,就是他,阿梅亚里4号。”

    “不,我们没有说垃圾话,实际上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们一见如故,用中国话说,不打不相识,”楚阳道,“他说他很喜欢乒乓球,他的奶奶是我的球迷。”

    伊莲娜大脑有点宕机,这都什么跟什么,第一次见面你就和防守你的后卫成好朋友了,魅力那么大?

    楚阳直面摄像头,道:“好了,伊巴卡是吧?如果你能看见这个镜头的话,请替我向你的奶奶问好,谢谢。”

    “嗯,我们也希望伊巴卡能够看到,”伊莲娜尴尬地笑了笑,她有点后悔来采访这家伙了,“第二个问题,你的第一个进球是早就设计好的吗?我听见旁边有人说你其实是想传球的,但传歪了,用中国的说法,歪打正着,还有第二个进球你是怎样想到那样射门的,那是不是中国功夫的动作,简直太酷了。”

    “这是两个问题了,狡猾的伊莲,”楚阳笑道,“第一个进球是故意的,我一直在脑海里想着这么一幕,抬头看向一个方向,但却让球飞往另一边,那肯定是很有意思的场景,你们以后会经常在我身上看到的,我们继续用中国的说法,那叫声东击西,嗯,应该是这样翻译的吧。”

    “伊莲娜,不是伊莲。”伊莲娜纠正道。

    “好吧,伊莲娜,”楚阳道,“至于第三个进球,我叫它神龙摆尾,那是中国一种很厉害的武术里面的一招。”

    管他是龙还是蝎子,反正都是摆尾。

    “我能知道是哪种武术吗?太极?”

    “看来你对中国很熟悉,不过问题已经太多了,”楚阳道,“那叫降龙十八掌,是中国一个古老帮派的boss才能学习的绝技,我一直在脑海里想象着那一招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就在球场上用了出来,看起来效果还不错,是吗?”

    “是的,效果简直太棒了,我能问问是哪本书吗?其实我看得懂中文。”

    “那你为什么不用中文采访我呢,那一定很有趣。”

    “这是个好主意,等你带领球队冲上西甲的那一天一定要给我一个专访,我要用中文采访你,”伊莲娜道,“你还没说是什么书呢。”

    “《射雕英雄传》。”楚阳是用中文说的。

    “好吧,在西班牙的上?”

    “找不到,因为我还没把它写出来。”

    “额,你是说这都是你的想象?”

    “不,在我的梦里。”楚阳淡淡地笑道。

    真实的梦里。

    “噢,好吧,奇怪的中国男孩,”伊莲娜道,“那最后一个问题。”

    “最好真的是最后一个。”

    “当然,你肯定也听到了球迷们在比赛的时候喊的话吧,我已经了解清楚了,那是因为你正在追求的女孩说她的母亲不同意她和一个替补球员在一起,所以周围的球迷……”

    “好吧,我知道是什么回事了,”楚阳苦笑着打断了伊莲娜的话,“实际上那是一个恶作剧,她是我的姐姐,我们亲密无间,经常开一些让我的父母哭笑不得的玩笑,只是这次玩大了而已,我替她向大家道歉。”

    “是吗?真的是让人羡慕的感情,我想大家一定不会介意的,”以为能挖出一段浪漫故事的伊莲娜有点失望地道,“我们知道,你在西甲的表现并不出色,所以拉科鲁尼亚才会把你出售给瓦伦西亚,你对拉科鲁尼亚的做法有什么意见吗?”

    “是拉科鲁尼亚把我带到了西班牙,我在那里呆了一年,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对他们只有感激,”楚阳道,“好了,就先这样吧,问题回答得够多了,再见,伊莲。”

    “好吧,再见,楚,希望赛季后能用中文采访你,”伊莲娜说着关掉了话筒,“还有,是伊莲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