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十九章 涅槃
    赛后新闻发布会,一家欢乐一家愁。

    “你好,布莱迪先生,我是《瓦伦西亚快报》的记者,我们可以看到你对这场比赛已经做了针对性的计划,可是最后还是输球了,请问你认为这是战术原因吗?”

    “不,”布莱迪摇头道,“很显然,我们的战术并没有问题,上半场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可是比赛不只有半场,不是吗?我们知道最后的一粒进球来自于爱德华多的失误,您竟然让一名前锋去参与防守,这可不是西班牙的足球风格。”言下之意就是别在我们西班牙玩你们英格兰那套,行不通。

    “我不认为那个安排有什么问题,球员的责任是帮助球队取得胜利,进球只是其中一部分。”布莱迪脸色不善地看着那个记者。

    “您的意思是说您的战术没有问题,但是球队实力有差距是吗?毕竟您的球队输了。”

    瓦伦西亚的新闻官给了那个记者一个“干得不错”的眼神,赶紧换了一家媒体。

    “布莱迪先生,您好,我是《队报》的记者,请问您认为你们输在了哪里?”

    “好吧,我知道你们想听什么,实际上我正想好好夸一下那个中国的年轻人,他确实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前锋,当然运气也不错,西乙的后卫们要小心了。”英格兰人玩起小心思来也是阴险得不要不要的。

    一些大报还好,一些小报记者们已经偷偷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诸如《布莱迪认为中国人进球纯属运气》《布莱迪呼吁西乙的后卫们看紧中国前锋》《我不是输给了格雷赛尔,而是输给了楚》之类的标题。

    “马尔科先生,我们看到楚本来是坐在替补席上,但是后来突然找您谈话,请问他说了什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争持?”

    “我们在讨论战术。”

    “马尔科先生,我们听到球迷们在呼吁,他们希望楚能成为首发球员,请问您怎么看?会采纳球迷的建议吗?”

    “我们会考虑,但是要看球员的状态。”

    “马尔科先生,我们知道楚是从西甲球队下来的,他在西甲的表现很糟糕,但是在西乙却表现出色,您认为西甲和西乙真的存在很大的差距吗?”

    “我不会回答和本场比赛无关的问题。”

    “马尔科先生,请问您认为中国球员楚阳在西乙的前锋中能排进第几名,他会进几个球?”

    “楚是很优秀的前锋,他会有很好的未来。”

    “塞斯克,恭喜你们取得了胜利,你又取得了三次助攻,我要问的也是和这三个助攻有关,”这是瓦伦西亚某份体育报的记者,“我们看到楚取得的三粒进球全部都是来自于你的传球,你们是不是已经培养出了很好的默契?”

    “是的,楚很优秀,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搭档。”莫亚回答问题也是四平八稳的。

    “你是说他比阿德里安更优秀吗?”

    “不,他们各有特点。”

    …………

    “萧落,我国著名年轻企业家,涅槃集团董事长,毕业于美国……”新闻发布会和楚阳没关系,回到家后无所事事的他干脆查起了自家boss的老底。

    “涅槃集团?”楚玉凑过来看了看楚阳手上的平板,“浴火重生啊?”

    “他老子是腾龙,他是涅槃,一龙一凤,这两父子挺有意思的。”

    楚玉道:“等等,涅槃集团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们姐弟俩嘀咕什么呢?小玉过来帮我端菜。”

    梅芸在厨房喊了一声,楚玉赶紧过去。

    “妈,楚阳的球队属于一家叫做涅槃集团的企业,听说过吗?”

    “涅槃集团?涅槃传媒的上级公司吧,”梅芸道,“听说背景蛮深的,怎么把手伸到西班牙来了?”

    “耶?您真的知道啊?我就随口一问。”

    梅芸斜瞥了她一眼,楚玉讪笑道:“还是老妈见识多广,知识渊博,智深如海。”

    “端过去,洗手,吃饭,”梅芸道,“涅槃传媒和我们学校有合作的,我两个学生就在他们公司任职。”

    “哦。”楚玉了然,梅芸任教的天京音乐学院是国内最顶尖的音乐院校,不仅培养出了一大批歌唱家、演奏家,也出了不少流行歌手,和一些娱乐公司有交集也不奇怪。

    “您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沈千薇好像就是他们公司的。”

    “小沈是老杨的学生,确实是签在这个公司。”

    楚玉把菜放好,走到楚阳身旁直接一把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拍拍楚阳的肩膀,道:“阿阳,听到了吗?你们老板还有一家娱乐公司,你以后不踢球了还可以去卖唱呢。”

    “算了,还是给其他歌手留一条活路吧。”

    这话说得有那么一点霸气侧漏,但楚玉却深以为然,唱功什么的不说,单单就楚阳那作词作曲能力,绝对能秒杀业内一众大拿。

    楚阳把平板扔下,道:“吃饭吃饭,老妈煮的饭怎么都吃不够呢。”

    “马屁精,”楚玉道,“说好了,我要五首歌,要是不给我就赖在这里了,反正有吃有住。”

    “好啊,求之不得,反正我一个人闷得慌。”

    “你自己又不唱,如果不喜欢的话我不传播出去就是了,捂得那么紧做什么?”

    “我愧疚啊。”毕竟是抄来的东西,良心和脸皮还是得要那么一丢丢的。

    “愧疚什么?”

    “天才的世界,你们凡人不懂。”楚阳故作高深地道。

    梅芸突然一把把筷子“啪”地拍到了桌子上,吓得楚阳和楚玉都脸色一白。

    完蛋了,触到老妈的逆鳞了。

    “你们两个,一个明明音乐天赋好得老天爷都嫉妒,偏偏跑去踢什么足球,另一个喜欢唱歌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却硬要跑去学什么经济,”毕竟是老师出身,梅芸训人的气势可不是盖的,“不学就不学,还天天提什么歌啊曲啊的,当我不存在是不是?”

    梅芸是演奏的,主攻小提琴和钢琴,一心想把一双儿女往这条路上带,哪怕不学演奏也要学和音乐相关的东西,以他们的天赋和梅芸的名望人脉,让他们在这条路上有点成就还是不难的,结果倒好,姐弟两一个都不学。

    楚玉很狗腿地跑到梅芸身后帮她捏起肩膀,道:“妈,您别生气,弟弟不懂事,我过后一定会好好教育他。”

    楚阳则将一块鸡腿夹到梅芸碗里,道:“妈,姐姐不是故意的,您别和她一般见识,罚她两天不吃饭就好了。”

    “去去去,早晚要被你们两个气死,快吃饭。”

    梅芸把楚玉的手拍掉,又把鸡腿夹回楚阳碗里。

    楚玉赶紧乖乖过去坐好,道:“妈,我也要吃鸡腿。”

    “还有一块呢,自己夹。”

    “我发现您有很严重的重男轻女倾向,”楚玉咕哝道,“我真是您亲生的吗?”

    “还真不是,”梅芸道,“我以前是卖小孩的,你卖不掉,只能留着自己养了。”

    “噗呲!妈,我萧余都不服,就服你。”

    “哼!”楚玉看了幸灾乐祸的某人一眼,“那阿阳呢?”

    “他?”梅芸也看了看楚阳,一脸嫌弃,“被人家退回来的。”

    楚玉笑眯眯地补刀:“哟,您肯定还亏了吧?”

    “那不是?亏死了都。”

    楚阳:“……说好的相亲相爱一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