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二十章 肯投钱的老板才是好老板
    球队战胜阿梅亚里,距离第二名只有三分,在积分榜前两位努曼西亚和巴利亚多都状态火热的情况下,瓦伦西亚想要在赛季末直接升入西甲,这赛季接下来的所有比赛就不能有一点点闪失,所以虽然下半赛季才刚开始,但是俱乐部上下都绷紧了神经,连很少过问球队具体事务的董事长萧落都亲自踏上了训练场对球员进行训话。

    格雷赛尔带着球员们在训练场上站好,年纪不大但一身气势已经小成气候的萧落橡根笔挺的长枪般站在他们身前,让一群在几万观众目光下都能谈笑自如的大老粗们都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感。

    “今年是我来到瓦伦西亚的第二年,我希望也会是我们在西乙的最后一年,相信这也是大家的愿望。”

    萧落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继续道:“我也不说希望你们不要有压力,不要受到影响之类的废话,只宣布几件事:第一,从今天起,球队的进球、助攻、不失球、赢球等等奖金全部提高百分之五十;第二,如果本赛季球队能以附加赛的形式升入西甲,我拿出一百万欧元作为奖金,如果是以亚军的身份冲级成功,三百万,冠军,五百万。”

    一个个球员眼睛都亮了起来,职业球员,情怀忠诚奉献之类的当然得有,但金钱更不能缺,五百万对豪门来说可能只是一名替补球员的转会费,但对西乙来说可不是小数目,把瓦伦西亚的中前场打包卖了也未必能有这个数。

    萧落停了停,等他们把自己的话消化得差不多了才接着道:“当然,有奖有罚,如果是因为个人的低级失误丧送了球队胜利或者因为私人恩怨等原因让球队输了球的,对不起,我的球队不需要这样的球员,而且我想任何一支球队都不会需要。”

    刚刚兴奋起来的众人清醒了一些,在萧落的讲话结束后立刻心急火燎地投入了训练。

    可以看出萧落的讲话还是很有作用的,或者说欧元的威力还是不小的,大家的训练热情空前高涨,连动作都比平时大了一些,好在都有分寸,没有弄出什么训练事故。

    格雷赛尔也很满意,当然如果那两个正在窃窃私语的小家伙能再认真点就好了。

    “嘿,楚,大boss和你是老乡吧?你以前知道他吗?”

    “不知道,不过他老子在我们国家可是家喻户晓的大富豪。”

    “噢,该死的富二代。”莫亚抱怨了一声。

    “耶?老外也仇富吗?”

    “什么?”

    “没什么,富二代什么的确实该死,除非是让我来当。”

    “我也有同感。”

    “这叫英雄所见略同。”

    “楚,塞斯克,你们那么喜欢聊天,不如到场边来慢慢聊?我再让人去给你们买点啤酒和炸鸡,嗯,老芬克开的那家怎么样?”

    “不了,教练,我减肥。”英雄一马上认怂。

    “塞斯克,都说了不要和我说话,我要训练!”英雄二提高声音愤愤不平,正好让格雷赛尔听见。

    莫亚:“……?”

    主席办公室,萧落正和陈平站在窗前俯瞰着训练场。

    “看来你那番话效果不错。”陈平看着积极训练的球员们笑着道。

    萧落伸出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道:“你猜换了他会怎么说?”

    陈平知道“他”指的是萧余,萧落的父亲,亚洲最成功的商人,也是出了名的演说家,不说公开场合那些幽默和哲理并存的著名演讲,单单是创业之初在自家小客厅里对着团队成员演讲的一段小视屏就风靡网络,成为民间不少创业者的膏腴圣经。

    “我猜不出,”陈平笑道,“所以首富不是我。”

    “不说这个了,”萧落也扯了扯嘴角,“我们入主也有一年多了,球迷是什么反应?”

    “大部分还在观望,但也有一些上蹿下跳的,不过翻不起什么风浪,”陈平道,“球迷这个群体和歌迷不太一样,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服杂,我们没什么经验,慢慢在实践中学习吧,现在只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想要尽善尽美是不可能的,你做得再好总会有人不满意,尽人事安天吧,”萧落道,“好在是竞技体育,终究还是成绩说了算。”

    “也未必,在一些球迷眼里,肯投钱的老板才是好老板。”

    “但投了钱还出不了成绩的就是傻老扳了。”

    陈平点点头,指了指下方的训练场,道:“这话在理,就像这个老林,野心可不小,从这个训练基地和球队主场就能看出来,完全是按西甲的标准来弄的,只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

    他说的老林就是瓦伦西亚上一届的主人,一个姓林的新加坡富豪,多年的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足球投资,所以才有了涅槃的入主。

    “先别忙着笑话别人,我们也是才刚开始,未必就能做得比他好。”

    陈平苦笑道:“得,是我飘飘然了,看来你这是玩真的啊,人家都恨不得有个好爹在上头罩着,自己作威作福享受人生,你倒好,硬要玩自力更生,有必要吗?”

    “狗屁的自力更生,亿万家产摆在那里不继承,真当我傻?”萧落抱着肩膀道,“在事业上超过他是不太可能了,不过追逐梦想什么的,听起来是有点幼稚啊,我是做得比他好的。”

    “行,你思想境界高,我不一样,就一臭商人,只会考虑利益,”陈平摇摇头,他是萧余的老臣子,算是萧落的长辈,说话上也没什么顾忌,“说正事,你真的打算捧楚阳?不用再多看几场比赛?”

    陈平当然也希望把自己的同胞打造成俱乐部的头号球星,他就是担心楚阳是坨扶不上墙的烂泥。

    “我们看,别人也在看,晚了连汤都不剩了,”萧落道,“赌的就是眼光,就当下注吧,输了无碍大局,赢了盆满钵满,何乐而不为?”

    “行吧,那我和在线视频部那边打个招呼,”陈平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在外人眼里楚阳可是你一意孤行买进来的,如果他表现好了自然是你目光如炬高瞻远瞩,但如果他被证明了是个水货,你头上一顶任人唯亲、刚愎自用的帽子是摘不掉的。”

    “没事,有他那两个帽子戏法打底,我信心足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