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五十四章 三个门将都挡不住
    当选一月份西乙最佳球员为楚阳带来了一个自由属性点,完成“小目标”又奖励了一个,都被他加到了耐力上,再加上自己锻炼增加的一个点,耐力已经从最初的7变成了10。

    10点的耐力虽然不能让他在比赛六十分钟的时候还活蹦乱跳,但影响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大了,只是这些东西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教练和队友的认知里,楚阳前六十分钟是高手,六十分钟到七十分钟是凡人,七十分钟到八十分钟是弱渣,八十分钟之后只能在场上当吉祥物。

    不出意外,再过几分钟格雷赛尔就会把楚阳换下场,他只剩一次机会。

    这场比赛最不缺的就是机会。

    比赛第六十四分钟,莫亚中路带球推进,艾尔切球员不敢在这里犯规,但对他和楚阳严防死守,防守强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莫亚只能把球分到边路,接球后的班德拉斯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杀向身前的大片空地。

    艾尔切本来就比瓦伦西亚少了一人,现在都跑去防楚阳和莫亚了,其他的球员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楚阳和莫亚旁边都有人,班德拉斯没有传球,而是选择了内切,只是艾尔切早防着他这手,人家的边卫冲上来二话不说直接放铲。

    裁判面无表情地掏出了一张黄牌,把犯规球员和艾尔切的场上队长叫到一旁,进行深刻的教育。

    这是一个禁区右侧的任意球,射门角度小得可怜,别说是莫亚,恐怕洛泽来了也只能选择传球。

    “塞斯克。”楚阳没有躲在禁区里,而是走向了准备罚球的塞斯克。

    “怎么了,楚,你有什么好主意吗?”莫亚以为楚阳是想和他商量战术。

    “这个球让给我怎么样?”

    “喂,伙计,你这场比赛已经抢了我三个任意球了。”

    “我知道,最后一个了。”

    “废话,你都准备下场了,当然最后一个。”

    “下一场的也全部是你发。”楚阳和他勾肩搭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好……不对,本来就应该全是我发啊……也不对,远程的我发也没用……靠,脑子乱。”

    “乱就别多想了,到一边去看我表演。”

    “不行,不能这样纵容你,”莫亚拿出了队长的威严,“除非……”

    “喂,别太过分啊,信不信我去和教练申请任意球主罚权,不服就pk,距离、角度随你选。”

    “别闹,”莫亚看到准备玩脱了,赶紧露出狐狸尾巴,“要罚也可以,不过你得把车和我换开两天。”

    “不行,其他好说,但是车和老婆概不外借。”

    “真不行?”

    “真不行,除非……”楚阳想了想道,“你拿老婆和我换车……不对,你也没老婆啊。”

    “去去去,过去等传球,站左边一点……”莫亚挣脱了楚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脸的公事公办,“我尽量往右边传。”

    “……好好,换换换,”为了奖励楚阳只能忍了,“不过得过两天,明天我要送家人去机场,后天和你换车,说好只换三天啊。”

    “三天就三天,来,你罚,”莫亚热情地道,“一个够不够?不够下次我们可以继续。”

    楚阳:“……节操呢?”

    “节操?什么东西?”莫亚看到裁判已经教育完艾尔切的闹事分子,正准备过来催促,赶紧道,“你不会真想射门吧?”

    “你猜。”楚阳后退了几步,向裁判示意。

    “喔哦,楚在和塞斯克说什么?他来处罚吗?”米尔克夸张地喊了一声,然后坏笑着道,“迪亚斯,请你来分析一下这个任意球。”

    “看球,别说话,我脸疼。”前面那个任意球乌戈说楚阳会打偏,结果人家干净利落地把球给弄进去了,一世英名来之不易,他不敢再对楚阳的任意球乱点评。

    “我赌一顿晚饭,楚会传球。”

    “你见过楚传球?”乌戈笑道,“看来一下我要给米娅打电话,今晚不能回家吃饭了。”

    “你是说楚会射门?在这个角度?”

    “对于一名优秀的前锋来说,足球场上每个位置都在他的射程范围之内。”

    “好吧,虽然你吹的牛有点大,不过看来我今晚要请客了,因为我记得还有人罚角球的时候直接射门的,这个角度确实不算什么。”嘴上是这么说的,但另外的意思大家都听得出来。

    射门是射门,射得进不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阳抬头,球门几乎都被人墙挡住了,只能看到左上角一个小小的空间。

    决定了,就让球从那里进去好了。

    楚阳这么想着,然后这么做了。

    足球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s形,在准备飞出门框范围的时候转了回来,突然加速下坠,稳稳地钻进了球门左上角。

    门将莫名其妙地看着球门里的球,又看了看正张着双臂微抬着下巴一脸“老子屌不屌”的楚阳,欲哭无泪。

    这种球都进,能讲点道理吗请问?

    “goal!楚阳!神奇的楚阳!神奇的任意球!这是一个违反了物理定律的任意球,它像一条鱼一样,游到左,游到右,游到了球门里,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任意球,你呢,迪亚斯?”

    “这种任意球我见过,”乌戈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它有落叶球的下坠,但是又有落叶球所没有的飘忽轨迹,足球好像已经没有了重量一样,随着风乱飘,别说门将没有看见球是怎么过来的,哪怕是看见他也挡不住,三个门将也挡不住。”

    “三个门将都挡不住的任意球?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夸张的说法了,看来我错了,迪亚斯,你才是头号楚吹,我已经落伍了。”

    “不不,我是说真的,我曾经见过这样的射门,只不过他在人们的视线中出现的机会太少了。”

    “抱歉,迪亚斯,请问你说的是?”

    “迪科,艾德森.迪科。”

    “哦,是他啊,”米尔克恍然大悟,“你这么说的话,我突然觉得楚和他的任意球确实很像,但就像你说的,迪科出现在人们眼中的机会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