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非典型性中锋 > 第六十九章 45秒
    《绿茵观察者》好像吃定楚阳了,这份十八线小报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硬要和楚阳这样的十八线小球星过不去,比赛第二天一篇《虚假的天才,自私的灵魂》新鲜出炉。

    “此前连续进球的中国前锋阳.楚陷入了进球荒,而且他不仅在最近几场比赛里贡献了三次毫无逻辑的中场射门,上轮比赛还为大家带来了一粒堪称笑话的直接任意球,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那个任意球的距离足足有三十四米,如果他好好打任意球配合的话还是有可能……”

    大部分媒体已经对楚阳提不起兴趣,只是在自家报纸或者网站的边角里把楚阳那个射倒角旗杆的任意球单独拎出来嘲笑了一下,只有乌戈在《瓦伦西亚体育报》的个人专栏里仔细分析了楚阳脚感骤冷的原因,得出的结论也是四平八稳:楚阳只是正常情况下的状态起伏,只要调节过来,他还是那个让西乙的后卫们胆寒的那个超级9号。

    乌戈平时的足球评论还是很靠谱的,他的话也让瓦伦西亚的球迷们吃了颗定心丸,可惜楚阳完全不给面子,在周末的比赛中再次演砸了。

    西乙第三十三轮,瓦伦西亚客场对阵雷斯迪波,楚阳再次开场时中场吊射,足球也再次没进,瓦伦西亚的球员们满脸黑线,雷斯迪波的球员们满脸戏谑,连看台上为楚阳加油的声音都立时显得底气不足起来。

    这也成了楚阳本场比赛的唯一射门,他全场像梦游一样完全迷失在雷斯迪波的后防线里,在比赛的第六十分钟就被球队的第三前锋替换下场。

    雷斯迪波球迷的欢呼和瓦伦西亚球迷的沉默让那一刻的球场有了一种被分裂开来的奇特错觉。

    几乎就在他下场的下一分钟,雷斯迪波利用一个角球机会攻破了瓦伦西亚的球门。

    对方前锋的头球算不上多快多有力,可惜卡约被挡住了视线,在球飞过球门线时才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就在瓦伦西亚球迷认为球队即将迎来本赛季第五场失利时,莫亚站了出来。

    梅斯塔利亚王子用一个左侧任意球告诉人们瓦伦西亚会罚任意球的可不止楚阳一个。

    年轻的队长接受万众欢呼,被视为球队救世主的另一位年轻人在场边面无表情。

    1:1的比分僵持到了比赛最后,瓦伦西亚艰难获得一分,跌到了联赛第三。

    全场比赛碌碌无为的楚阳获得了全场最低分,他坐在替补席上一脸迷茫的样子成了当天《瓦伦西亚体育报》的封面。

    三场比赛粒球未进,而且表现一场比一场差,质疑楚阳的声音开始多了起来,国内的楚玉等人收到了消息,都打了电话过来询问,连正忙着准备演唱会的沈千薇都飞了几条微聊过来关心了一下。

    楚阳插科打诨地应付了过去,比赛第二天就请了假,之后没有参加任何训练,自己全西班牙的疯跑。

    马德里、巴塞罗那、塞维利亚、格兰纳达……

    马德里皇宫、太阳门广场、圣家族大教堂、巴特罗之家、塞维利亚斗牛场、卡尔图哈修道院……

    来到这个国家一年多,他竟然没有好好地游览过一次,这次总算玩了个尽兴。

    不想系统,不想足球,不想比赛,就是单纯的一个人旅行,看看风景照照相,期待一下艳遇和奇遇,一直到第三十四轮联赛的前夕才回到了瓦伦西亚。

    “你要首发?”格雷赛尔皱着眉头看着楚阳,不太想满足他的要求。

    他绝对相信楚阳的实力,也知道楚阳的问题在哪里,不外乎是对连续高强度比赛的不适应和状态的偶尔低迷而已,都是熬一熬就能过了的关卡,所以他才会在联赛已经进入下半程的时候还准了楚阳的假。

    实际上在训练场上找回状态才是应付这种难关的正确方式,只是楚阳这人有点特别,他同意让楚阳进行自我调节也是抱着让他先缓一缓的想法。

    但是理解不意味着就任由楚阳胡闹。

    “是的,头儿。”

    “可是你这一周都没有参加球队的训练,你的身体状态不允许你马上投入比赛。”别看一场比赛的时间只有九十分钟,那之前的准备工作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几圈慢跑热身就能搞定的,他不知道楚阳这一周去了哪里,但肯定和比赛无关。

    这样的状态突然上场可不是什么好事,球踢不好都是轻的,把自己弄伤就要命了。

    “我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楚阳肯定地道。

    “可是我们为下场比赛制定的战术里没有你。”

    “没关系,我觉得能进球。”楚阳说的是实话,他确实认为自己能进球,就像有时候肚子饿极了他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困到极点他感觉自己能睡上三天三夜一样,至于最后能吃多少能睡多久就只有鬼知道了。

    格雷赛尔沉默了一下,应道:“好吧,不过我只能给你45分钟。”

    “没问题。”

    而现实是楚阳只用了45秒钟就打消了格雷赛尔的疑虑。

    瓦伦西亚主场面对加迪斯,莫亚在猜币中胜出,选择了率先开球。

    楚阳在球开出后并没有往对手的阵地里跑,而是来到了中线右侧,向本场比赛首发出场的卢西奥伸手要球。

    卢西奥在对手的紧逼之下来不及多想,直接就把球传了过去,传完过后才大呼不妙。

    其他人也猜出了楚阳要做什么,都做出了以手遮眼的动作。

    前面四次的经验告诉他们,接下来的画面太美,不敢看。

    楚阳在全场球迷“果然如此”的吐槽中把球往前一趟,然后迅速跟上,射门。

    足球高高飞起,划过一条不明显的弧线进入加迪斯的禁区,眼看就要飞出球场时竟然奇异地下坠,往球门钻去。

    本来心不在焉的门将在对友的提醒下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像一颗炮弹般向球门飞来的足球。

    他来不及多想,赶紧移动脚步,向着足球坠落的地方单手托去。

    看台上一片惊呼声传来,门将的心凉了半截。

    他没能碰到球。

    场边的观众看得很清楚,足球好像已经提前设定好了轨迹,准确得不能再准确地从球门的左上角斜斜地飞了进去。

    足球再往上一点就会击中横梁,再往下一点就会被门将挡住,留给楚阳的只有一个足球那么大的空隙,而球就是从那个空隙里进入了球门。

    很多观众连座位都没有找到,球场的电子音已经愉快地响起了进球的提示。

    “比赛第四十五秒,比分1:0,进球者,9号楚阳。”

    西班牙语一遍,中文一遍。

    咱的老板是中国人,就是这么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