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十六章 极北飘雪城
    ps:感谢书友agoodboy两万币的打赏、感谢书友yellobsp;   楚休猜测的没错,岳东流最后也没有动手,他只是看着楚休淡淡道:“楚兄,你我虽然因为误会做不成朋友,但我也不希望你堕入魔道。

    北燕江湖当中,我聚义庄一直都秉承着一个原则,那就是惩奸除恶,楚兄,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这句话!”

    聂东流话中的意思很明显了,眼下他虽然不会去动楚休,但显然,如果楚休有一个借口落到了他的手中,那聂东流也不介意动用聚义庄的力量来惩奸除恶,至于现在嘛,还是先等那吕阳山中的宝贝出世要紧。

    一战之后,楚休和吕凤仙倒也如愿以偿的站在了那裂缝周围,算是最好的一个位置了,起码是仅次于聂东流那些大派武者的位置。

    等到第二天,裂缝虽然扩大了一些,但众人也并没有等到至宝出世,反而是等到了一队意想不到的人。

    十余名武者分开人群走向山顶,其中领头的乃是一名容貌英俊,时刻都带着傲然之色年轻公子,他穿着一身锦袍,还披着银白色的狐裘大衣,显得华贵无比。

    而且他手下那些人的衣着也都是厚实无比,身材高大,面貌粗犷,一看就不是燕东之地的人。

    看到这队人来此,人群当中顿时传来了一阵议论之声,楚休也知道对方是谁了,那批人竟然是极北飘雪城的人。

    极北飘雪城也是北燕大派,位列七宗八派,乃是八派之一。

    只不过极北飘雪城是在辽东之地的最北方,那里终年被积雪所覆盖,只有夏日能够感觉到一些暖意,所以人烟十分稀少,甚至就连燕国都没有在那里驻扎多少的军队。

    极北飘雪城建立在如此荒凉之地,在极致严寒之下所淬炼出来的肉身武道却也是极其的强悍,所以论及影响力,极北飘雪城虽然无法跟聚义庄相比,但论及武道上的实力,毫不夸张的说,极北飘雪城甚至可以碾压聚义庄了。

    眼前带头的这人便是极北飘雪城白氏的大公子,‘碧血寒枪’白无忌,位列龙虎榜第十八位。

    别看这白无忌打扮的好似一个纨绔公子哥一般,但从小便在极北飘雪城那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修炼,十三岁时便扛着一杆比自己还高的镔铁枪,带着一瓶金创药,孤身一人前往辽东的森山老林里面修行,猎杀雪狼棕熊,两年之后踏入凝血境之后这才回归极北飘雪城,并且拉了一大串的熊皮狼皮,给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一人做了一件大衣。

    别看现在白无忌在龙虎榜上的排名要比聂东流低很多,但聂东流能够排在这么高的位置,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够响亮,做出来的事情足够大,其实论实力的话,他未必能够胜得过白无忌。

    而此时聂东流看到白无忌出现,他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忌惮之色来。

    这次吕阳山上有重宝出世的消息一开始并没有闹的这么大,所以也并没有太多的引人注意,大部分来这里争夺宝物的都是林中郡周围的一些势力。

    极北飘雪城离燕东之地这么远,往来一趟都需要一个多月,就算他们一开始便得到了消息也不应该来的这么快才对。

    在白无忌没来这里之前,聂东流和他手下的人便是实力最强的存在,争夺宝物时的胜率也是越大。

    但现在多了一个白无忌,他的把握却是没那么大了。

    心中如此想着,聂东流则是走过去,对着白无忌拱了拱手道:“白兄,你怎么来林中郡了?听闻这些年你大部分时间都在极北飘雪城修行,闲来无事时只去打猎,也不来我聚义庄喝酒,这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白无忌脸上仍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随便冲着聂东流拱了拱手道:“奉了家父的命令准备去东齐一趟,正好听说这里有宝物出世就过来瞅两眼。

    不过我说聂兄,你说不来找你,这你这可就点不实在了,谁不知道你聂少庄主贵人事忙,我去了你还能有那闲工夫招待我?

    而且我怎么感觉我在这里,聂兄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呢?”

    白无忌斜着眼睛看着聂东流,同为北燕之地的年轻俊杰,他跟聂东流是老相识了,但他却很看不惯聂东流这种虚伪的做派。

    看谁不爽就打,看到了好东西就抢,他没聂东流这么虚伪,做事相当的简单粗暴。

    这种做派也跟极北飘雪城的作风差不多,七宗八派当中有正有邪,极北飘雪城不算魔道,但也绝对不算正道,反正其作风霸道可是被不少江湖人所诟病了。

    当然白无忌看聂东流不爽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龙虎榜上的排名。

    他在龙虎榜上的排名可都是靠着自己手中的银枪打出来的,聂东流靠的是什么?算计而已,就比如他那成名之战,以上百人便剿灭了足有数千人的黑云十八寨,但实际上拼死送命的都是其他人,他聂东流大部分时候都是躲在暗中算计,唯有到了最后阶段才出手,白无忌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

    在场那些原本依附在聂东流身旁的那些大势力的武者看了看白无忌,又看了看聂东流,一句话都没敢多说。

    极北飘雪城是北燕大派,虽然不在燕东,但他们也不敢招惹。

    现在这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有点浓,他们可就不掺合了。

    不过这时白无忌感觉到聂东流那边有人在看他,他直接便一眼瞪了过去,原本懒散的目光中竟然闪烁出了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寒芒来。

    “小子,你瞅啥?”

    被白无忌瞪着的那人都快哭了,他可没想要掺合聂东流和白无忌这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结果自己一句话没说,这怎么还牵连到自己了?

    聂东流拦在白无忌身前,淡淡道:“白兄,你就别吓他了,你们白家秘传的冰魄神目修炼到大成,号称连元神都能冰冻,他一个刚到先天境界的武者怎么能承受的起。”

    白无忌嗤笑了一声道:“开始护着你的手下了?放心,我的冰魄神目连小cd没到,伤不了人的。”

    聂东流皱了皱眉头道:“我聂东流身边没有手下,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朋友。”

    白无忌摆了摆手道:“得,别跟我扯那虚伪的一套,给我让开点地方,这次夺宝我准备也要插一手。

    最近这几年本公子的运道可不怎么好,没想到出来办事竟然还能遇到宝贝出世,这是要转运的节奏?

    当然聂东流你可就倒霉了,原本这里你实力最强,现在我来了,你可不一定能抢得过我,哈哈哈!”

    聂东流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道:“我可从来都没觉得这里面我的实力最强,那边可还有两位散修出身的年轻俊杰,实力也是相当的不凡,斩杀同阶武者轻描淡写一般,连我方才都只能让步。

    等下真正开始争夺时,那二位也是强敌,现在多白兄你一个不多,少白兄你一个也不少。”

    白无忌顺着聂东流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楚休和吕凤仙二人,他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异色来。

    白无忌不明所以的冷笑了两声,对身边一名下人耳语了几句,这才对聂东流冷笑道:“人多好啊,人多热闹,否则打都没怎么打便将那宝物给夺来了,那多没意思。”

    说完之后,白无忌便站到了一边,没有再跟聂东流虚与委蛇的心思了。

    过了一会,一名下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将吕阳山最近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都给白无忌说了一遍,这顿时让白无忌冷笑不已。

    他虽然做事简单,但却不代表他头脑也简单,现在他一让人打听果然是这样,聂东流在那两人手中里面吃了瘪,那他方才那些话就应该是在挑拨自己去找那两个人的麻烦。

    只不过聂东流还说了半句实话,就是那两个人的实力当真很强,斩杀同阶武者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这要是放在平时,好战的白无忌或许会对对方有兴趣,但现在嘛,他更好奇的是这吕阳山内的宝物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