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瓦罗兰之封神演义 > 第七十四章:鬼舞姬阿卡丽
    左恩会战,慎的忍者军团损失惨重,就在格雷福斯乘胜追击之时,慎的忍者军团竟然直接放弃了祖安领地,退守皮尔特沃夫。

    联盟轻而易举地拿下了祖安城首府,就在所有人庆贺胜利的时候,格雷福斯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为了以防不测,格雷福斯在祖安城首府的周围重要岗位着重安排了哨兵瞭望把守。

    果不其然,当天夜晚,难以入睡的格雷福斯忽然听到了哨兵传来的信号弹的声音。

    他急忙跳下床,冲到祖安城的城墙之上,当格雷福斯爬上城墙,看到城墙黑暗中无数的身影时,心里暗暗叹息道:“幸好做好了准备。”

    其他各位首领也来到了城墙之上。

    “怎么回事?”德莱厄斯趴在墙头上,看着城墙在问道。

    “应该是忍者军团的偷袭。”格雷福斯说。

    “他们不是全部撤退到皮尔特沃夫了吗?”

    “恐怕没那么简单。”格雷福斯皱着眉头说,“先不谈这些,德莱厄斯将军,赶快组织兵力反击吧,忍者军团快要接近可攻打范围之内了。”

    “好的。”德莱厄斯带着几位领队下了城墙,只留下杰斯。

    “格雷福斯上校果然很有军事家的素养啊,如果不是哨兵的观察,估计今晚损失惨重啊!”杰斯平静地说。

    “杰斯大人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好,直接准了一点罢了。”格雷福斯笑了笑说,“你知道那个叫凯南的忍者吗?”

    “了解一点,”杰斯看向城外的进攻者说,“凯南出生在班德尔城,据说他从娘胎里快速蹦出来,然后又闪速般挣脱接生婆的手,以惊人般地力量就站了起来。

    他的父母原以为他精力有限,不料随着他慢慢成熟,不仅精力旺盛,速度也惊人。尽管他天赋异禀,但却一直默默无闻。

    后来,凯南瞒着父母偷偷跑到艾欧尼亚参加一次在普雷斯帝举行的挑战赛,他直接翻越了普雷斯帝的外墙。

    当消息传到均衡教派时,凯南迅速名声大振。”

    “翻了一座墙?”格雷福斯一脸的疑惑。

    杰斯微笑着说:“你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凯南,还只是一个只有七岁的普通小男孩,而普雷斯帝城墙可是艾欧尼亚第一高的城墙。

    据说,当时的均衡教派大教皇巴纳巴斯将军看中了这个凯南,特地去班德尔城,找到凯南的父母,说明了想要收凯南为徒的想法。

    他的父母看到艾欧尼亚的大教皇亲自来收徒,当然希望能把凯南这个不安定的孩子找一个好师父。

    就这样凯南跟随巴纳巴斯去了艾欧尼亚。

    巴纳巴斯发现均衡教派的秘术狂暴之心的角色很适合他,所以,凯南就直接成为了巴纳巴斯的三大关门弟子之一。

    均衡教派本身就属于保密组织,所以外界对他们的了解很少。”

    就在格雷福斯与杰斯在谈话之间,联盟军的守城士兵已经与攻城的忍者军团交战起来。

    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战场上快速地穿越着,格雷福斯为之一惊,问道:“杰斯,你快看,那是什么。”

    杰斯定睛一看,心中升起了疑惑,说道:“难道是鬼舞姬?”

    “鬼舞姬是什么?”格雷福斯问道。

    杰斯说:“她是均衡教派教皇手下三个弟子中的最后一位,叫做阿卡丽。

    人们对她的了解很少,据说阿卡丽自小和母亲一起习武,练就一身很好武功。

    她母亲的训练严酷无情,她的基本原则是:我们是在替天行道。

    阿卡丽十四岁那年加入均衡教派,那时她就能空手砍断链条。

    所以,她将继承母亲‘暗影之拳’的名号。”

    就在杰斯说话之际,从祖安城的西边传来城门失守的消息。

    格雷福斯让杰斯留守正门,自己急忙带上玄甲枪骑兵向西门敢去。

    就在格雷福斯赶到西门之时,城门口开始涌入大量的忍者军团的军队,他看到盖伦将军正在带领无畏先锋队做最后的防守搏斗。

    格雷福斯抬头,看到了西城门的城墙上蹲站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穿着红白相间的袍服,戴着一个鬼舞姬的面具,面具人生有两角。在月光、火光的照耀下,这个手持叉型武器的刺客,显得诡异异常。

    “难道这就是阿卡丽?”格雷福斯心里嘀咕着。

    战况危急,格雷福斯急忙下令:“玄甲枪骑兵队长亚斯听令,你立马带领所有人,强攻城门,总火力压制城外的敌人,给城内的敌人来个瓮中捉鳖。我去对付城楼上的那个鬼舞姬。”

    “是!”亚斯领命出发。

    格雷福斯驱马,直奔城楼,格雷福斯飞身上楼,来到鬼舞姬的面前。

    鬼舞姬也站了起来,面对着格雷福斯一动不动。

    格雷福斯举起手中的命运之枪,瞄准说:“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暗影之拳,三忍者之一的阿卡丽吧!”

    鬼舞姬依旧不说话,摆好了作战的形态。

    格雷福斯冷笑了一声,一枪发射了过去。

    然而,枪火声一停,格雷福斯发现,鬼舞姬已经消失了。转身一看,竟然在自己的身后。

    格雷福斯想起了杰斯说的话,基本可以断定,有如此速度的忍者,应该就是阿卡丽了。

    “你怎么知道今晚会有进攻的?”从面具地下传来一阵清脆而干练的声音。

    “知觉罢了,我只是不太相信你们会这么轻易放弃祖安城。”格雷福斯说。

    “你就是格雷福斯?”鬼舞姬高冷地问。

    “你就是阿卡丽?”格雷福斯回敬道。

    鬼舞姬冷冷笑了一声,然而这声音就像是一种魔力紧紧抓住了格雷福斯的心脏。

    “今天,算你走运。”说罢,鬼舞姬转身要走,格雷福斯举起手中的枪说:“哪有这么容易,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鬼舞姬沉默了一会儿,毫无在乎格雷福斯的警告,一个眨眼的瞬间,直接跳出了城楼。

    格雷福斯站在城楼上,一个瞬间,看到了飞走的鬼舞姬露出的侧颜,一下子失了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