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星球之末法时代 > 第一百零八章:主宰生命
    叶子不知道该给这个祈求着自己的陈姐一个怎样的结局,叶子不希望有一双眼睛看到花岛市的市长死在自己的手中,同时也不希望有一个还会说话的声音告诉警察谁是凶手!

    叶子陷入沉思,不知道该如果做,杀害一个无辜的人,叶子做不到,叶子从赵阔的脑海里面找到了很多关于眼前这个落魄贵族三小姐——陈姐的信息。

    赵阔的十年里面,她非常的善良,对人非常的和蔼,明明不是刘辉的母亲,但是却像刘辉的亲身母亲一样疼爱着刘辉,每一次赵阔夜里归来,或者醉酒,或者饥饿,总是这个女人亲手帮助赵阔下厨房,端上一碗热腾腾的热饺子;帮助赵阔脱鞋盖被子,赵阔的脑海里面非常多感激她,就如同刚才不愿意伤害这个女人,只是简单的阻止了她的行动能力,说话能力。

    “叶子,我昨天之前可以说我不了解你,但是今天我还是有权利说我能简单的懂你,你是一个善良热心肠的人,陈姐十年里面重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她总是劝我向善,让我对得起我这个位置,请你高台回首饶恕她,让她离开,带上一笔钱去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安安稳稳的生活。”刘刚看着沉思的叶子说道,并用亲切的嘱咐的语气对着陈姐说到。

    “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实属我罪有应得!”刘刚对着叶子说到,但是最后一个眼睛看着祈求的陈姐,好像这句话不是对着叶子说,而是对着这个自己无法给她任何幸福的苦女人说。

    “我能和你单独的说说话吗?”刘刚端起桌面上只有一丝丝冒着热气的咖啡,好像咖啡就像此时的自己,只有一点点的余热,刚才的那一杯热气腾腾的已经翻篇了。

    “嗯?”叶子看了一眼眼眶哗啦啦留着泪水的陈姐,明白了他作为最后一丝男人的自尊,他想让这个爱慕自己一辈子的女人留下一个坚强的背影,哪怕这个背影是如此的落寞。

    “可以!赵阔,带着陈姐先到外面候着!”叶子点头答应,对着已经恢复一点元气的赵阔说到。

    刘刚老花眼镜的下面,一双充满抱歉的眼睛,目送着陈姐离开房间,“你知道嘛?叶子,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叶子一愣,没有想到刘刚竟然会问自己这种问题,看来有一段精彩的故意要告诉自己,所以叶子整个重心靠在沙发上,看着刘刚,这个花岛市最优权势的中年男人。

    “就是我得罪了你,可惜世界没有后悔药,我没有想到居住在贫民区的一个高考失利伤心欲绝,为情轻生的学生,竟然是一只史前巨兽,强大的仅仅一个夜里,一个小时的时间,赵阔堂堂的一个强大无比、制霸花岛市十年的超人类会向你俯首称臣,甘愿做一个奴才,比狗都还没有尊严的奴才。”

    “我猜测,你非常非常的强大,毋庸置疑的强大,所以登天塔第三层的赵阔在你面前就像小孩子一样的能力,所有我后悔得罪你,给自己带来天灾!到达我这种地位,除了帝国的那些人可以整死我,剩下的也就是像你们这种存在了!”

    “所以我一生中也非常痛恨超人类,他们(她们)的存在让我一个市长,明明可以高高在上玩弄权势的市长,都要日日担忧遭到他们的杀害,所有我找到了一个更加强大的超人类成为合伙人,一起享受这花花世界,灯火酒绿!”

    “你知道吗?我其实非常想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受百姓爱戴的好官,我的家族是新新贵族,我的爷爷是贵族手中的奴役,100年前推翻了贵族的统治,我明白贫苦百姓的艰苦度日,明白油米材盐的不容易,我年轻的时候励志做一名好官,但是啊!这一把椅子坐久了,真的会变,初心会变,会迷失自我,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贵族为什么贪恋权势,权势啊,真的是特别容易让人迷失啊,它代表的是主宰,主宰他人的生命!”

    “为民请命!受人爱戴!唉,这些字眼到最后成为我最怕的字,我知道我现在没有什么脸面可以求你放过我,我也不恳求你放过我,但是我求你,求你放过我的儿子——刘辉,他什么都没有做,他的手上是干净的,他嚣张刁蛮但是从来没有犯过什么罪恶,他的性格随她的母亲,嘴上狠毒,但是伤害人命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做过,简单的把人弄伤我也已经悄悄的对方一笔巨额的赔偿。”

    叶子听到这里皱着眉,巨额赔偿,对于这个帝国联邦,依旧是贵族主导的国家,虽然奴役已经有54各位置,但是这些位置的人,不就是又是一批贵族,号称新贵族!

    所以这一笔巨额的钱,在人名如草芥的世界,还真是比什么都好用!

    “我这里有一张卡,密码是六个9,算是我为我宝贝儿子买一条命,他出生时候他母亲难产死了,这些年出于当爹又当妈的,我太过于溺爱他了,我已经明白了!”

    “我这些年,我虽然做的未必是一个好官,但是我确实为贫民做了一番贡献,缉毒……!贼人……!贩卖人体器官的恶徒,我做了很多好事情!”

    叶子从赵阔的脑海里面知道,十多天前,赵阔就被刘刚吩咐盯着一起特大的人体器官的贩卖群体,这些群体都是针对贫民区那些贱民,埋伏等待,最后连锅端了,为百姓造福。

    “我厚颜无耻的说我的功劳贡献,就是希望可以换取我儿子刘辉一命,他是无辜的,有什么事情都是我扛着,我没有教育好他,子不教父之过!”刘刚低着头,看着咖啡冒出的最后一丝热气,杯中的水面倒影出现了一个憔悴的父亲影像,这个人真是他自己。

    此时的他不再是一个花岛市权势的中心,而是一个央求着保护着自己孩子的父亲。

    刘刚从市长的椅子上起身,走到叶子面前,缓缓的跪在叶子的面前,神色已经决然:“求你可怜一个父亲的舔犊情深的父爱,求你放过辉儿,他无法对你造成任何的威胁!他对你来说非常的弱小,不堪一击的弱小!”

    “好,我答应你,只要他不要再撞到我的枪口,不要再得罪我,我可以免他一死!”叶子不在看刘刚,一个舔犊情深的父亲,而是看着窗外的月亮,月亮已经被乌云遮蔽,叶子好想问问天空,假如父亲还在,自己的父亲会不会这么的宠爱我?

    “谢谢你,叶子!”说完,刘刚站起身整理他的仪容仪表,头发和装束,好像在为一个死前的人做一个美丽的美容。

    “赵阔,你进来!”叶子从沙发中站起来,沙发好像重新恢复生机,缓缓的隆起鼓起,叶子没有回头的转身走出房间的大门。

    “解决他!不要让他感到痛苦!”叶子对着擦身而过的赵括说道。

    门外,那个陈姐殷虹的眼睛,泪水一点一点的往外流,看着慢慢走出大门的叶子,无限的可怜,无限的祈求着,祈求着叶子可以网开一面。

    “陈姐,刚才我们在里面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他答应他的条件不伤害他的儿子,已经是我最大的忍让!”叶子随手把房间的大门关上,不想让这个苦情的女人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死在她的面前,这种痛苦将会是巨大的,有可能神志不清。

    “嘟!”房间的大门再一次把打开,随后关上,赵阔慢慢的从里面走出来,赵阔没有办法去面对这个死死盯着自己的女人——陈姐,低着头不愿看向哗啦啦泪水布满一脸的女人,这个对善良和蔼的女人,赵阔看着大厅里面背对着自己的主人,卑微的屈身来到他的背后,像极了一个忠诚的仆人,一个听话的奴隶。

    叶子一步步的走向阳台,赵阔跟随,两个人身影慢慢的消失在黑暗的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