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木叶之式神召唤 > 第九章 红颜怒发
    “住…住手!”

    看着虽然害怕却依然勇敢伸出双臂挡在身前,保护自己的雏田,桂木一阵苦笑,没想到来救人的反而被保护。

    不过雏田的行为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沼廾一把提起桂木身前的雏田,手中结了个印,雏田立刻昏了过去,然后扭头阻止准备杀死桂木的束斋道:“你带上他,一起走!”

    “嗯!?为什么?”束斋听到竟然不杀死桂木,顿时有些愤怒。

    “这小子才这么小就有这种实力,肯定有问题,一起带回村子审问下,或许会有收获!”

    虽然很不想和这个白痴解释,但毕竟需要他携带桂木,所以沼廾还是说了一下原因。

    听到沼廾的话,桂木眼神一凝,也暂时放下了拼死相搏的想法,本来他都抱好了无论如何也要同归一个的决心,现在看来,似乎还有机会。

    “算你小子命好!”

    束斋狠狠的看了桂木一眼,也不管桂木的伤口,提起桂木的一只脚,开始继续赶路。

    “以现在的状态,这招估计只能释放一次……”

    在颠簸中,桂木思考着:“对方有两个人,而且一旦失败的话……”

    桂木深吸一口气,看了看仍在血流不止的肩膀,他知道顾不了那么多了,否则一旦失血过多的话,别说用绝招了,能保持清醒都难。

    偷偷拿出之前捡到一直藏在袖子里的苦无,桂木握紧武器,脚下一缠,接着身子奋力一起,用着手里剑对准束斋的脑袋刺去。

    “嗯!?”

    虽然束斋的实力不强,但是桂木显然更弱,再加上本就是虚弱状态,所以这一偷袭,并没有成功,不过也不是没有效果,至少成功的让对方放开了自己。

    “怎么回事?”

    看到束斋突然把桂木甩了出去,沼廾停下来皱着眉头问道。

    “这小子还想偷袭我!”束斋一脸狰狞的望着桂木:“干脆还是杀了他吧!”

    这时沼廾也看到了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桂木,手里正握着一把苦无,沉思了下,说道:“把他双手双腿打断,然后打昏!”

    “臭小子,你还真是难缠啊!”

    束斋眼神带着凶狠的走向桂木:“我这次把你手脚的骨头都碾碎,看你还怎么蹦跶。”

    “呵呵!”

    虽然现在桂木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的,但是他仍裂开嘴笑了笑,他对这个世界适应的要比自己想象的快啊,如果是上辈子的自己,这时候能不能站着都是个问题!

    “只是可惜没有刺中,要不然……”桂木默默叹了口气,如果刚才杀了束斋,只剩下一人的话,他凭借绝招,还有那么些希望完成翻盘。

    至于现在,他胜的几率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看着桂木那嘲讽的笑容,束斋心头火气大冒,不在墨迹,朝着桂木冲了过去。

    “就是现在!红颜怒发!”

    望着急速冲来的束斋,桂木酝酿已久的招式瞬间放出,在那股被他命名为妖力的力量加持下,三条火红如同三尾狐一般的尾巴在其股间幻化出来。

    带着凌冽的力量对着束斋抽打了过去。

    一击、两击……

    看着反应过来,用替身术挡下第三击的束斋,桂木深深道了一声可惜,如果第三击打中的话,对方即使不死,也要深受重伤。

    “噗!”

    不过即使第三击没有打中,束斋依然吐了一口鲜血,在胸口处有着清晰可见的两道伤痕。

    “该死!”

    因为战斗几乎在眨眼间完成,当沼廾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赶忙来到束斋旁边,查看了下他的伤势,问道:“没事吧?”

    束斋摇了摇头,擦了下嘴边的鲜血,看着一脸可惜的桂木,认真的说道:“刚才那是什么?”

    “不知道!”沼廾也摇摇头,然后看了看袋子里的雏田又看看桂木,严肃的说道:“这小子太古怪了,任务要紧,杀了他!”

    看着勉强站着,浑身是血但紧握手里剑的桂木,沼廾从背包里取出千本,同时手中开始结印,显然要使用忍术。

    “要死了吗!?”

    注意到对方的动作,桂木心中苦笑,最后同归于尽的想法还是没有达成啊,然后再次紧握了下手里剑,死死盯着对方的动作,不到最后一刻,显然还不能放弃。

    “雷遁:千雷针!”

    看着直奔面部袭来的千本,桂木用尽所有力气朝着对方丢出了手中的苦无,这是他最后的努力,不管中与不中,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失血过多带来的影响,他似乎要昏过去了。

    “八卦空掌!”

    不过就在桂木昏迷前的最后一秒,他似乎听到了一道厚重的声音,接着眼前一黑,便不醒人事。

    ……

    “嘶!”

    从黑暗中醒来的桂木最先体会到的就是疼痛,尤其是肩膀,火辣辣的疼,不过这种疼痛也让他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我没死吗?”

    “你醒了!”

    这时,身旁一道声音传来,让桂木赶紧睁开眼望去,接着就是一愣,纯白没有任何杂质的瞳孔,一身灰色的和服,正是目前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

    不过桂木可没有傻到叫出对方的名字,回过神后,迅速的问道:“是大人救了我吗?”

    日向日足没有回答桂木的问题,反而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鸟游桂木!”

    人在屋檐下,桂木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一句,在临死的时候,他才发现,面对死亡的那份恐惧,他还是承受不住啊。

    “小鸟游!?”日向日足一愣,口中喃喃的道:“是桂一的孩子啊!”

    “在下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多谢你今天救了小女!”日向日足郑重的朝着桂木说道:“如果没有你的拖延,今天雏田恐怕就……”

    “谢谢你!”

    这时,日向日足的背后突然冒出了一个小脑袋,吓了桂木一大跳,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软软可爱的小雏田。

    “应该是我多谢大人救了我才对!嘶……”

    桂木看着郑重道谢的日向日足,赶紧摆了摆手,只是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让他吸了口冷气。

    “你…你别…乱动…要…不然…伤口…伤口……”

    看到桂木的动作,雏田一脸的着急,只是内向害羞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担心。

    “你的伤口很深,还是别乱动了,我已经通知了医院,他们马上就派人过来了!”日向日足看着桂木和雏田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桂木乖乖的坐好,然后回想起之前的战斗,忍不住问道:“大人,我可不可以问下,那两个人……”

    “他们已经死了!”日向日足淡然的说道:“想要夺取日向一族的眼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唉……”

    桂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这时候的他已经回忆起来了,似乎正是这次事件才让宁次失去了父亲,也就是面前这位的亲弟弟,然后加剧了日向一族宗家和分家的矛盾。

    只是好像正常的剧情里,对方根本就没有把雏田带这么远吧,甚至出没出日向一族的领地都是一个问题,这么说他这只小蝴蝶,不知不觉间已经开始煽动着翅膀了吗!?

    看着眼前的这对父女,桂木沉思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