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正道潜龙 > 104 养伤
    沈天泽和九哥在医院处理完伤口后,就只在病房住了一夜,随即在第二天一早就张罗着要回东北。骆嘉俊非常客气的挽留了数次,但九哥坚持要走,所以他想了一下后,竟然从医院里花钱租了两台可以平躺着的救护车,并且特意派两个小兄弟,亲自送九哥和沈天泽离开了杭z。

    ……

    回到东北之后,沈天泽就开始过上了漫长的养伤日子。因为他全身有十几处外伤,有四五处都需要缝针,而且左臂还轻微骨折,需要打石膏静养三月左右。

    在医院住了大概一周后,蒋光楠的案子就已经有了结果。他签了刑事拘留,被扔在了陈浩的那个看守所里,并且案子也递到了检察院,私藏和非法使用枪支的罪名肯定是逃不掉了,所以估计得判,但结果应该不会太重。因为在98年左右,枪械管理才刚刚严厉了起来,而在这之前,市区内的大混子手里基本个个都有枪,去林区转一圈,十个跑山的九个家里都有响,所以这在当时不算什么大事儿,属于可以操作的软性案件。

    最近几个月,对于h市的三鑫公司来说,可谓是诸多磨难。首先贺伟滚蛋了,而新上来的蒋光楠和陈浩也纷纷入狱,就连大哥老九也是英勇负伤,所以在一系列的疯狂事件过后,众人也都合理的进入了“休眠期”。

    医大一院病房内。

    电视上正重播着龙j卫视的法制新闻,而沈天泽冷眼瞧着关磊坐在主持人面前长篇大论时,就莫名联想到了自己差点折在浙j时的场景。所以他突然感觉自己对关磊有点心寒,更觉得,自己大哥为了帮助这样的人破案,最终惨遭杀害而感到不值……

    “干鸡毛呢?!咱拿粪勺给人干个半死以后,再想着学习法律知识,是不是有点晚呐?”二胖从门外走进来后,非常贱的冲小泽说了一句。

    “没去市场啊?”沈天泽歪脖问了一句。

    “曹猛在管理处呢,我过来给你送点汤喝!”二胖打着哈欠就坐在了小泽旁边:“咋样,感觉好点没啊?”

    “不喝你这个汤,我还能多活两天!”沈天泽无语的说道:“柿子汤能整出一股牛屎味,我也是服你!”

    “……你就知足吧昂,我姥爷住院的时候,我都没给他整过汤喝!”二胖翻着白眼打开保温饭盒,一边往外倒着汤,一边轻声说道:“哎,哥们,有个事儿我一直特费解!”

    “啥啊?”

    “你说贺伟都让咱整成这个b样了,他二姐为啥还天天给我打传呼呢?!”二胖眨着小眼睛,特猥琐的问道:“哎,你说这个娘们是真虎,还是想他妈的报复我啊?她不会有艾.滋.病吧?!……要不然,她弟弟都这样了,她还想着跟别人艹b,那心得多大啊?”

    “肯定你他妈又撩骚人家了!”沈天泽非常了解二胖的骂道。

    “大哥,我是得多有病啊?!咱给他弟弟都整残废了,然后我还想着要睡她……我是不怕她半夜起来往我jj上刷硫酸咋地?”二胖烦躁的骂道:“我确实是喜欢大娘们,但我也不缺她一个啊!儿子撒谎,我真没有主动联系她!”

    “……你别跟我扯这些事儿昂!”沈天泽听了二胖的话,顿时有点反胃的回应道:“我也没弄过这样的大老娘们,帮你分析不出来个一二三!”

    “我真就纳闷了,你说我是啥时候给她的性.错觉呢?!”二胖依旧费解。

    “胖子,咱和贺伟整到这种程度,基本已经没缓儿了,所以你千万别跟他二姐再整出啥幺蛾子,让九哥他们知道不太好!”沈天泽皱眉劝了一句。

    “我只是看着有点憨,但我他妈也不是傻子!你不说,我也明白!”二胖大脑袋直晃悠的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汤怎么样?”

    “我喝着咋有点臭呢?”

    “我怕你没营养,就是在曹猛摊上拿了两块大肠头扔里了,也没花钱……哎,你喝汤就行了昂,别给它吃了,我也不知道曹猛他大姐洗没洗这玩应……!”二胖善意的劝了一句。

    “呕!”沈天泽瞬间就有了反胃的感觉。

    “……你吃了?”

    “滚,傻b,明儿别过来了!”沈天泽擦着嘴骂道:“快滚!”

    “哈哈哈哈,我逗你玩呢……!”二胖贱嗖嗖的坐在椅子上就大笑了起来。

    “咣当!”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人撞开,随即妮妮手里拎着不少生活用品和水果,就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你们干什么呢,我怎么在门外就听到这傻吊在骂人?”

    “呦,大美女,又来病房跟我们小泽学表演啊!”二胖笑呵呵的调侃了一句。

    妮妮自从经历了绑架案之后,丹姐就帮她跟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期,想让她在家里缓缓,修养一段。但心一向比较大的二妮,除了刚回家的几天有阴影,半夜总是吓哭后醒来以外,其它时间并没有什么反常表现。而且自从小泽一回来,她基本也每天都来医院看望。

    “你滚,我来不来的跟你有啥关系呀?”妮妮跟二胖混熟了之后,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俩人都是开朗的性格,所以也总斗嘴。

    “二胖,你帮她拎一下啊!”小泽躺在床上招呼了一句。

    “肿么样啊,感觉好点没呀?”妮妮放下东西,抻着雪白的脖颈,眨着大眼睛就瞧了瞧小泽身上的伤口。

    “都拆线了,没事儿了!”沈天泽笑着回了一句。

    “你拆线了,就得没事儿出去走一走。你看外面这天儿多好呀,你不能老在屋里躺着,肌肉都该萎缩了!”妮妮一阵训斥过后,就拽着小泽的胳膊说道:“走,我带你下楼遛个弯!”

    “我不去了,刚喝完汤,不爱动!”沈天泽顿时紧拽着身上的被子,话语委婉的拒绝道。

    “哎呦,你怎么这么懒的啊,伤疤不见阳光不爱好的。走,咱们就溜达十分钟就行!”

    “你别拽我被子!”

    “你怎么这么磨叽啊?”

    “姐,你别拽了,你听我说,我……!”

    “你给我起来!”妮妮咬着红唇,不依不饶的拽着沈天泽的胳膊往下一拉,只听哗啦一声,被子瞬间就有一半掉在了地上。

    空气瞬间凝固,屋内落针可闻!

    “艹!”沈天泽反应过来后,伸手直接一抓被子回应道:“下楼就下楼呗!!你老拽我被子干什么玩应?天儿怪凉的!”

    “不……不是……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怎么躺被窝里不穿衣服的?”妮妮脸色红的都宛若能滴出血来一般,声音极为尴尬的骂了一句。

    “哈哈哈……泽哥,怎么两块猪大肠,就给你催硬了呢?!”二胖笑的前仰后合的调侃道:“哎呀我艹,这幸亏被结实,要不然你都得给它捅出个天窗来!”

    “刚才大夫给我后背上药……不太方便,就把裤衩脱了……然后二号房有人喊他,他说一会给我穿……我看会电视就给忘了……!”沈天泽急头白脸的解释着,嗓门极大,场面一度失控。

    p.s.:今晚凌晨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