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小丑游戏 > 第九十八章 医院疑云 四
    看着陈笑像是掰开一个开瓢西瓜一样,掰开面前尸体的前胸,组长大叔的表情僵住了。

    他感觉自己脑子里好像有一根绷紧的弦,因为承受不住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啪”的一声断掉了。

    “呵~~”他毫无缘由的笑了笑,莫名其妙的,有种看开了的感觉。

    这时,陈笑的声音传来......

    “哎,那个......能不能来帮个忙。”

    大叔抬头望去,只见陈笑还在和那具尸体做斗争,显然,他想腾出手来干点什么,但是一松手,掰开的胸骨就会合上,所以他手忙脚乱的忙乎半天也没成功。

    大叔看着这位“如果流入社会,指不定干出什么耸人听闻事件”的家伙,并没有像刚才那样吱哇乱叫,而是仿佛认命了一样。

    “哦......”他无力的应了一声,之后还真的上去帮忙了。

    所以说嘛,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事情,既然挣扎没用,那就顺其自然吧,说不定你抛弃一些东西,例如底线啦,节操啦之类的,就会发现一片更广阔的天地。就比如此刻,反正就这么一具尸体,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啊。

    此刻大叔的境界就是,“就算这小子把脑袋直接插进尸体胸口,之后拿唾沫搅合着内脏嚼碎了,再吐出来给自己来个全身spa,老子都能接受”

    所以,他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

    有点扯远了,陈笑又不是什么渎尸狂魔,他才不会去做那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那么现在,让咱们来捋清一下思路。

    首先,按照之前的推论来看,假设真的有这么个“孩子”,用“生揪脑袋”和“徒手穿胸”的手法,杀死了两个成年人,那么再结合现有的资料,这个孩子的“异常特性”具备以下几点。

    1、人们看不到他,或者他有着什么能瞬间出现在关着门的洗手间里又消失,还有在监视器下不显型的能力。

    2、他的力量和速度无比强大,如果说第二具尸体的贯穿伤真的是用拳头击打出来的,那这一拳比同口径的炮弹还要可怕。也就是说,只要遇上,必定会被秒杀的结局。

    3、他应该是拥有与正常人相当的智慧,而且他的目标很明确,只杀医生,当然了,也不排除是巧合,或者它是一种“就爱杀穿白色衣服的人”的怪物,只不过可能性太小了。

    那么接下来,就出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那就是......

    这个孩子在哪?

    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以至于关系到怎么找到他,怎么抓住他,或者说,怎么才能不被他干掉。

    之前也说了,从血迹的喷洒情况就能看出来,两人死亡时周围是没有实体存在的,不然多多少少都会有遮挡,而且监视录像中也很明确的记录下了实习医生死亡时的情形。

    所以,“无实体”这一点几乎可以确定了。

    那么就出现了一个很矛盾的地方————这个孩子能碰到你的同时,你却碰不到这个孩子......

    “呃......感觉说不通啊......”陈笑一边嘀咕着,一边又将胳膊往尸体里伸了伸,这个时候,他撸着袖子,整条胳膊几乎都陷入了那开放的胸口之中,几根被砸开的骨头都挨到咯吱窝了。

    又过了许久,陈笑已经真正意义上的,把“二号尸体”从里到外都检查了一遍,在这里也就不做具体描述了,总之,这个过程中,大叔先后三次把即将呕出的隔夜食物咽了回去。

    陈笑把手抽出来,甩了甩上面的肉屑和血水,若有所思的嘀咕着:“心脏,一部分肠道,连带着胃部和一个肺叶被贯穿和震碎,发力点可以确定,就是背部,而且冲击力瞬间顶开了骨骼,其他所有脏器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牵扯伤”,就是说,死者肯定是被一个“物体”击穿的,而且从脏器的情况来看,还能顺便把“寄生”这个猜测也排除掉了,那么最后剩下的,就是这个贯穿伤的位置啦......”

    的确,这个大洞的位置有些别扭,它是在左侧肋骨的下缘,也就是贴近身体边缘的位置。这里十分的不好受力,如果不是这次攻击的力量和速度都十分恐怖,那这一下肯定就会贴着身体的一侧“滑”出去了。而且一般情况下,打人不都是应该往中间的位置打才对么。

    “所以,会不会是什么原因,让那个家伙只能打到这个位置呢......完全没有思路啊......还是说我需要换一个方向来找突破口才对......”陈笑思索着,并分出去一部分心思开始胡思乱想。

    “难道是那种用目标头发作个巫毒小娃娃,在娃娃胸口扎一针,头发主人胸口就会出现一个大洞的操作么?可是这种残暴的技术,怎么看都不像是随随便便就能用出来的啊,就算是有,也不能是c级的吧,不然,去一趟理发店就能杀掉百十来号人的家伙,肯定早就被收容了吧。难道是从另一个时间点杀人?别闹了,那种操作比巫毒娃娃还要丧心病狂的好么。或者是一个拥有扭曲现实能力的人,又或者是一个可以自由操作物体变大或者变小,再用体积变化瞬间的分子斥力来转化出惊人的冲击力的......喂喂,我在干什么啊,感觉越来越不靠谱了啊。”

    ......

    ......

    就这样,陈笑一边沿着原有的思路不停思考,一边胡乱的寻找着新的思维方向,还偶尔自己吐槽一下自己。

    而大叔呢,他从刚刚开始就一幅“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半死不活的表情,往旁边一杵,就差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最惨的就是那两具尸体,还赤身果体开膛破肚的被遗忘在验尸台上,说实在的,感觉落在陈笑的手里,比被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异常之物”杀死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停尸间里鸦雀无声。

    ......

    突然,一阵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安静。

    这铃声是大叔的手机发出的。这个应该是他“警局身份”的电话

    因为基金会的信息,一般都是以特殊频率的震动形式传出的,废话,万一执行任务时来个“铃铃铃”,直接被一群怪物发现,群殴致死,找谁算账去。

    大叔还保持着“底线被刷新”的状态,被这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皱了皱眉,就接通了电话。

    由于黑色电话是特质的,所以陈笑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但是他看到了大叔将电话放到耳边,之后明显的愣了一下,大概过了一秒钟之后,他突然被里面的什么声音吓了一跳,本能的侧了一下耳朵。

    紧接着,他神色慌张的冲着电话里喊道:“喂~~喂~~喂~!!”

    他一连喊了三个“喂”,之后抬头看了看陈笑,一脸茫然和恐惧混合在一起的表情。

    而在他打电话的这段时间里,陈笑通过他的表情,就已经推断出电话另一端的情形,甚至他眼前都能模拟出无数种可能性的动态画面。

    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17楼发生了一件十分紧迫或者可怕的事情,大叔手下的一个警察无比慌张的给大叔来了一个电话,在接通的那一秒不到的时间里,对方说了什么,由于时间太短,可能只有两到三个字,紧接着,对方的手机就掉落到了地上,或者是发出了一声惨叫,而当大叔再次对着话筒说话时,对方已经没法再回答了,或者说的直白点,就是......可能死了......

    所以,当大叔还没来得及挂断电话的时候,陈笑就没有一点犹豫,飞快的冲向电梯。

    大叔也赶紧跟了上去。

    因为如果真的出事了......那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与这次“异常”有关。

    ......

    ......

    ......

    电梯在往17楼攀升。

    “他在......他在......”

    陈笑不断的念叨着。

    因为,这是那个打电话的人在短暂的一瞬间,说出的唯一“两个字”。

    在这种无比紧张的时刻,还能打电话,足以说明大叔手下的这人心理素质非常优秀,所以,他说出的话绝对是十分重要的信息。

    “他在......?”

    后面是一个地点么?比如“他在我身后!”

    还是说,后面跟着一个动词,比如“他在飞?”

    更或者,他说的根本不是“他在”两个字,只是因为慌乱而发错了音。

    陈笑想着,虽然他无法推测出答案,但是,他很快就会知道的。

    电梯门旁的数字快速的跳跃着,由于陈笑来到这家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再加上前前后后看现场和地下停尸房里的时间,此时已经入夜,所以医院的人不是很多,陈笑和大叔两人乘坐的电梯极其好运的没有停顿,直接从地下室升到了17楼。

    陈笑身旁,大叔已经掏出了配枪,眉头紧锁,因为刚刚那个电话里,除了那人说出的两个字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声音,而在17楼工作的警卫人员几乎都有配枪。

    也就是说,打电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能开枪了。

    毕竟是在一起工作了许久的同事,所以大叔自欺欺人的没有去想“都死了”这三个字。

    这时。

    “叮”的一声,17楼到了。

    电梯门缓缓的咧开了一道缝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钻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