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空下的无尽之旅 > 34.真理之门
    只要是活着的东西,总会有一天生命会结束,肉体腐朽化作尘土的养分,而花草则会在尘土里生长出来。

    因此在炼金术中,复活生命一直是禁忌中的禁忌。

    脸色惨白宇涵,捂着肚子站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中,他的背后,一座印刻着卡巴拉生命树的石门悬空而立。

    他的前方,一个轮廓长得和他一样,但怎么也看不清的样子,仿佛一个劣质涂鸦的白色人影,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就像是计划中一样,颧骨凹陷的宇涵向他点点头问道,“你是谁?”

    “喔,问得好!”白色人影举起手指,骄傲的回答。

    “我是就是被你称为《真理》的存在。”

    “有时被称为《神》”“有时被称为《宇宙》”“有时被称为《全》”“有时被称为《一》”

    “而....我就是你!”

    然后那个让白色人影的嘴角弯了下来,露出疑惑的样子。

    只见空白的空间中,一只只小猫凭空出现,然后越来越多,直到几乎铺满了宇涵四周的空地。

    它们翘着尾巴,歪歪脑袋,互相看看对方,活蹦乱跳着嬉戏起来。

    接着,一只只白色猫影也凭空出现在那群猫咪面前,而更多迷你的小石头门,出现在猫咪身后。

    有色彩的猫咪们都被吓了一跳,然后谨慎又好奇的凑了过去,伸出爪子,“喵喵!”的向白色的自己打起招呼来。

    但数量众多白色猫影仿佛也被吓到,它们蹲在地上,舔起自己的爪子,然后懵逼的看看自己尾巴,露出人性化的表情。

    “哇哈哈哈,你竟然修改了人体炼成,改为复活猫咪的,猫体炼成阵!”

    “你还强制性将这么多猫咪也卷了进来,将它们打开门!!”

    “哇哈哈哈,你真是古往今来,炼金术士中的第一人。”对面的白色人影像是明白什么,用手捂住头,大笑道。

    “毕竟等价交换不是吗?”浑身无力的宇涵,盘腿坐在白色人影面前,舒了口气。

    虽然已经做过保险,但他也没把握在这个世界可以随时穿回去。

    “从来到这个世界时,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宇涵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指着白色人影道。

    “你也就是我,由我背后的真理之门所映射,可以被称之为神的存在,你是否能真的做到公平。”

    “如果你一直遵循公平和等价交换的话,那么每个生命的价值都是一样的。”

    “也不存在,只有人类有灵魂的,而其他生命没有的情况。”

    “所以猫咪也好、人类也罢,甚至是飞鸟、鱼或者虫蠹,我们在你眼中都是一样的。”

    “若我们无法挽回逝去的亲人。”

    “那么同理,猫咪们同样无法挽回,死去猫咪的生命。”

    “你看为了救一只猫的性命,我和数千只的猫咪来到这里。”

    “如果交换所付出的代价是1,我和猫咪们一起分担负荷和伤害,那么你又会拿走我的什么?”

    白色人影沉默下来,“你这小聪明的家伙,我会给予你骄傲者的绝望。”

    “啊,果然你只是个规则傀儡!”宇涵拍拍腿站立起来,再也没有看向白色人影,而是转过头。

    他的背后石质的大门缓缓打开,黑暗的物质中,一颗巨大的眼球浮现,同时无数黑色的手臂从门里伸出。

    “那么让我见识一下所谓的真理吧。”

    毫不犹豫,宇涵大步走进了门内的黑暗中。

    砰!

    大门合上。

    门外,白色人影抓起一只有色彩的猫撸了起来,仿佛陷入沉思。

    门内,宇涵则身处于漩涡中,无数的这个世界的历史进程、生物的演化、地貌的变迁化作知识的画卷,摆在他的面前,仿佛只要稍微抬起手触碰,就可以获得它们。

    甚至,他可以随意观看这颗星球从生命诞生那一刻起,到现在所有的历史,所有生命的一生。

    那里,便是数十亿年下这颗星球的时光之河...

    大门再次打开后闭合,宇涵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四肢五官都没问题,也不像内脏缺失的样子。

    白色人影放开手中的猫,诧异问道,“这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仅仅只付出了这么点代价。”

    宇涵回过头来,看向他摊摊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因为里面很多知识,我都用灵能封闭了意识没有去看和记忆啊。”

    “毕竟,等价交换原则,得到的越多,付出的越多。”

    “可我只是挑选了我想要的东西,所以付出了代价,当然少了。”

    宇涵吐了吐出舌头,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当然,我也付出了代价。”

    “你看,我可是把身为厨师生命的味觉,以及我的盲肠给献祭了啊。”

    “这不对,你怎么可能在那些知识面前驻足,那里明明有你渴望的知识啊!”白色人影发怒的走到宇涵身前,抓起他的衣领。

    “变成神的方法,长生不老之术,星球上所有生物的基因图谱,所有国家级炼金术士的独有法阵,古代炼金物品的创造方法,这些你不是都想要吗?”

    “你为什么没有看它们一眼!!”

    宇涵掰开人影的手,淡定道,“因为我知道当年美国的经融危机是怎么造成的。”

    “超前消费,在我还款能力不足时,可是会要我命的。”

    “再说...我刚刚知道,你也根本不是什么真理!你只是拥有这颗星球历史的记忆的某种存在!”

    宇涵一拳头将白色人影打倒在地上,撇撇嘴。

    “也许你拥有,过去那些在这颗星球存在过,生活过所有生灵的知识和能力,但那也只代表过去而已。”

    “而我想要的可是未来!”

    宇涵一甩头发,毫不客气的用手戳戳地上白色人影的胸口,“再说了,门里面连个立场防护罩和瓦普跳跃引擎的制造图都没有,你算个毛线的全知全能啊!”

    接着他的手一扬,几本书籍和一个玉钮掉在白色人影前。

    他刳着白色人影的脖子,指了指地上的东西,“看到没,玉真内功心法、柳叶回风剑法、黄金朗姆酒的酿造法、巫毒法术、以及基础灵能启蒙,这些异世界的知识,你的门里面可都没有啊!”

    “怎么样,想不想要啊?”

    “想不想学啊!”

    宇涵的嘴角裂到耳根,一副奸诈的表情笑道,“我们来交换怎么样?”

    白色人影沉默起来,他好像是默认了宇涵的说辞,也不辩解自己这个真理,到底是不是真货。

    毕竟,从它这通过人体炼成阵获取知识的存在,在历史上已经有好多人了。

    但从钢炼历史中,没有那种突然爆发式的科技发展,就可以看出门中所谓的真理并不是全。

    或者说,它并不是它想象中的全。

    不然的话,核爆炼金阵也好、智能机器人也好、反重力引擎也好,早就该出现了。

    于是,空白的世界中,一个白色人影和宇涵勾肩搭背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交换着知识。

    许久之后....

    “还神呢,滚你鸭蛋吧!小气鬼!”向他比出两个中指,宇涵的身影跨过石门,渐渐消失。

    “同样的评价还给你!你这个奸商!”白色人影同样叫骂着比出中指,嚷嚷着。

    “还有我这里不欢迎你,你别再来了!”

    接着他转过头去,看向地上众多,同样从小石门里走出来的猫咪们。

    它们显然也都一副健康模样,各自嬉戏打闹,玩弄着自己的尾巴。

    “连认知知识都做不到,也不索取,所以没有付出吗?”白色人影逗弄着一只大白猫的尾巴,又捏捏它的肉球。

    “该死的,所以我讨厌小动物!!”

    一个巨大的地下空洞中,宇涵突兀的从巨大的炼金阵中醒来。

    他的身边众多被麻醉的小猫,还在睡梦中做着好梦,丝毫不知道它们曾经在死亡面前转了一圈。

    一个满脸苍老,两鬓斑白的老人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他的胳膊,“怎么样?计划成功了没?”

    “你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哪个器官被取走了吗?”

    宇涵看看周围打呼噜的小猫们,松了口气,向他点点头,“跟我们设想的一样,几天没吃饭,又通过自我催眠,放大对饿死的恐惧感,在生命炼成阵中我被取走了味觉。”

    “大概那个混蛋想让我品尝到,怎么吃都没有味道,但肚子已经感觉饱了的空虚感吧。”

    他又拍拍自己肚子,“说起来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要是被拿走部分胃的话,靠你的胃切除术,我其实也不会出问题。”

    “呵呵,能付出这么点代价就回来,你已经算是捡了一条命了。”老人将宇涵从法阵中央的地板扶起来。

    “你可要知道,古代时触犯禁忌的炼金术士,能回来的可是百中无一。”

    “那是因为他们对知识的渴求太旺盛了。”宇涵靠在老人身上,指了指满地昏睡的小猫。

    “你看它们,什么也不懂,什么知识也不去拿,这不一点事也没有吗?”

    “是、是、是!你总是对的!”老人扶着他来到一旁已经准备好的餐桌边椅子上,然后朝旁边挥挥手。

    几十个伊修瓦尔人向他们鞠上一躬,开始清理地上的小猫们。

    它们将作为中央市世界美食商业街的活动奖品,发放给那些有爱又有养宠物能力的家庭。

    宇涵坐在位置上,也不客气,用手抓起桌上的烤鸡就塞入嘴里,一边嚼一边往嘴里灌饮料,“呕噗!!”

    “啊,果然像吃木削、喝冷开水一样,一点味道也没有。”

    “这回真的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对面的老人很是犹豫的将手插进衣袋里,里面一个转满红色液体的玻璃瓶,被他的手紧紧握住。

    他嘴张了张,但还是没有开口。

    宇涵强逼着自己吃掉眼前的食物,狼吞虎咽中,吐掉最后一根鸡翅膀的骨头。

    他看向身边,这个被他拐过来的前国家炼金术士提姆·马可。

    他在伊修瓦尔战争时期,将不少伊修瓦尔人炼成了贤者之石,又因此感到内疚逃到乡下,成了了一名普通医生,想借此赎罪。

    “怎么样,提姆·马可医生?”

    “你要不要也试试猫咪炼成阵?”

    “或者再改进下法阵,用更小的生命,比如金鱼的话,大概交换的负担会更小。”

    “不了,我可不想成为你所说的人柱。”老人摇摇头,看向宇涵道。

    “而且,万一引来你跟我说过的人造人就不好了,我们这除了你可没有能对付他们的人。”

    宇涵将脚翘在桌子上,摆摆手,“哎,别这么说医生,如果计划成功的话,人造人也不是不能拉拢过来的。”

    像是想到是什么,他掰起手指,数起来,“你看,暴食的库拉托尼,因为我给了他钻石优惠卡,最近他经常去我美食街吃东西。”

    “因为很多菜需要现做,又被我安利越是饥饿后越能得到更大的美味,他的脾气越来越好,还也对做菜提起了兴趣。”

    “现在,不好吃的东西,他碰都不碰了。”

    “嫉妒的恩维,之前我和拉丝多一起约会时遇到过,我给了他,我的名片,但没什么联系。”

    “之后,我会再去找找他的兴趣和弱点,应该也能扭转他这自卑家伙的暴躁脾气。”

    “愤怒的金·布拉德雷,这位大总统因为一直忙于政务,我跟他好长时间没交集了,他又身处这个国家的最高位,估计不好拉拢。”

    “但以他妻子作为诱饵,应该可以把他轻松引导钢铁房子里关起来,毕竟除了他的眼睛和丰富格斗经验麻烦些,他的肉体强度并不足以空手拆铁栏。”

    “这样等除掉《瓶中小人》后,他这个一直被操控了人生,满心愤怒无处发泄的家伙,大概会自由安排剩下人生,自然不会愤怒了。”

    “懒惰的斯洛斯,只要给他个封闭小屋子,他能宅到死,不用管他。”

    “傲慢的普莱德,这个小鬼和我家妮娜一个幼儿园,听妮娜说他已经被我做的卡牌游戏腐蚀了,整天就知道玩游戏王和大战略的兵棋游戏。”

    “估计我要找个时间在游戏上吊打他一次,他就会知道世界有多么大,高傲不起来。”

    “然后我再想办法同样办法,把他关在一个全黑的铁房间里,他的影兽就没用了,再调教一段时间,就能变成乖宝宝。”

    “而贪婪的古利德,那家伙还在玩自己的教父游戏,他可以说是人造人里最正常的一个,就让他自由选择人生吧。”

    “最后,至于色欲的拉丝多嘛~”

    旁边一个伊修瓦尔人,抱着一台有线电话递了过来,“圣贤,一个叫维纳斯的女人找您。”

    “哦,大家安静一下,我接个电话。”

    宇涵揉揉自己的脸,又喝了一大口水,献媚的接起话筒,“喂,是拉丝多吗?”

    “亲爱的,想我了吗?”

    “什么,你新买了泳衣要给我看啊?”

    “好的,我马上赶过去!!”

    (ps:其实这里我想让主角付出的代价是,头部的毛囊....他秃了...也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