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开挂地球人 > 【0012】这就尴尬了
    柳玥玥笔直的站在江拦旁,即使距离栏杆不到十厘米,也没有一丝借力的打算。

    冰冷的脸上刻满了生人勿进四个大字,到了现在她还是那样的高傲,没有哭泣、没有软弱,充满了倔强!

    当然了,喝个烂醉,被人捡尸,不存在的,柳玥玥从来都绝对不会去沾酒精这种东西,甚至充满了厌恶。

    现在站在这里,固然是因为那条信息对她的打击不小,更是因为柳玥玥在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去走。以前的规划现在是绝对行不通了,她要一切推倒重来。

    “没有人能够打倒我!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垮我!柳玥玥,六岁的那个夜晚,你的眼泪就已经流干!你要成为一个强者,必须成为一个强者!”

    柳玥玥的内心在怒吼,在咬牙给自己鼓气。

    做为一个三岁就失去了亲生母亲的女孩儿,柳玥玥的记忆里甚至没有过太多的温暖。

    她的爷爷奶奶和父亲都是极度的重男轻女,所以她在四岁就有了后妈,五岁就有了第一个弟弟。

    六岁的时候,柳玥玥的弟弟因为喜欢随便拿东西往嘴里塞,所以误食老鼠药,当她在那个夏天的午后睡醒时,趴在地上的弟弟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在外做生意的父亲和继母连夜赶回,当天去地里干活的爷爷奶奶把一切错误都归结为她这个六岁的孩子,遭受了父亲和继母最残酷的毒打,打到她咳血昏迷!

    从那以后,柳玥玥就一夜长大,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很快,柳玥玥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懂事,认真学习,家务全包,成为了一个人人夸奖的女孩子,后来更是男同学眼中的女神,女同学羡慕嫉妒恨的女妖精。

    比起其他人,柳玥玥更渴望强大。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没有机会通过仕途去获得巅峰的权力,所以在高中的时候就做好了规划,通过金钱站在权势的最顶层。

    为此,极度讨厌男人的她,甚至不惜来个借壳上市,借助男人减少二十年的奋斗,获得一个能够让她一步跨进半山腰的机会。

    柳玥玥知道,胡敏虽然同样也是处心积虑的嫁入了豪门,但其实一向很看不起她,就像她从来都没有瞧得上胡敏一样。可为了保持某种完美的形象,柳玥玥还是对所有同学都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恰到好处的距离。

    这一点,在面对王俊才的家人时,为柳玥玥获得了一个极高的分数,仅仅差一步她就获得了借壳上市的目标。

    命运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柳玥玥赢得了胜利的百分之九十九,却在最后的百分之一上输给了老天,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的同时,说不定就顺手关上了全部的窗户。

    柳玥玥获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美貌、气质、智商和情商,那么失去了幸运女神的眷顾,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没见和柳玥玥一比,世界上还有无数运气差到极点的矮矬穷吗?

    ……

    不说柳玥玥的复杂心绪和经历,楚白在徘徊了一下之后,轻轻的走到柳玥玥身边,尴尬一笑,打了一个招呼道:“好巧啊!”

    “哦!有什么事情吗?”这次柳玥玥没有露出客套的标准微笑,而是面无表情,给出了一个“没事儿别来烦我,烦着呢”的表情包,希望楚白自觉点儿滚粗。

    面色一僵,楚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但是他还是准备给柳玥玥一个机会,也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

    因缘二字,妙不可言!现在楚白就准备给柳玥玥一个机缘,了却自己曾经暗恋埋下的前因。能不能抓得住,那就要看柳玥玥自己了,楚白起码能够确保自己念头通达。

    直接诶柳玥玥解决问题,或许能够获得她的感激,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心中肯定会留下某些心结,起码楚白不是那样一个旷达的人,而是会留下头上微微泛绿的错觉。

    或许有人愿意给女神做备胎,甚至接盘侠,心胸无比旷达!楚白不会佩服,更不会学习其中哪怕一丝的舍己为人精神!

    同理,给了柳玥玥机会,她自己没有抓住,楚白觉得自己的良心就不会痛了,要知道他平时都摸不到自己的良心在哪里。

    “你的问题,或许我能够帮你解决掉!”心里面想明白了,楚白就直截了当的说道,言语中露出一种强大的自信。

    “现在应该都传遍了吧?一个见鬼的骗子中医,说我体内的阴气过剩,体内生气不足,元气遭受过损伤,先后天的缺陷造就了我怀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西医检查,我的卵子基本上没有活性,是先天性不孕症,怀孕几率不到万分之一。呵呵!检查的够仔细!”

    说到这里,柳玥玥冷冷的对楚白问道:“你一个祖上八辈贫农,自己到现在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的人,连几个同学都瞧不起,等着靠胡敏的施舍,拿什么来帮我?”

    “哦!万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你是不是准备和我来个一万零一次的亲密接触,或许就成功了,这样来帮我?”

    “你们这些男人的心思,是不是总以为别人都不知道?还是说,觉得我现在比较容易趁虚而入?”

    “我告诉你,趁早死心吧!以后我不会再让男人碰到我的一根小指头,求人不如求己!别说区区一个先天不孕症,就是绝症,也打不垮我柳玥玥!”

    说完这些,骄傲如孔雀一般的柳玥玥转身就走,似乎觉得多看楚白这种龌蹉男人一眼,都会脏了她的眼睛一眼。

    “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这个女人是不是得了一种叫做‘男人恶心症’的病,而且我还被误会加嫌弃了?”楚白喃喃自语。

    现在这种情况就尴尬了,楚白本来好心好意给柳玥玥一个机缘,在此之前不知道做了多久的心理斗争。好不容易摸一回被这个社会冰冻到很少再跳动的良心,却还被如此对待!

    这一瞬间,楚白感觉自己的良心再次哇凉哇凉的,渐渐被这个社会的冷漠给彻底冰冻住。

    “算了!或许这就是柳玥玥的命吧!这命不好,看来不仅仅是太一这个天道的锅,这小妞自己也有问题啊!你好歹像溺水之人一样抓住一根稻草啊?问问我你能够浪费多少口水?”摇摇头,楚白果断离去,至少不必纠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