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业余牌手的救世之旅 > 第二十七章 杂技
    莱茵斯眯起眼睛,眼前的人变得看不透了。他开始疯狂脑补起来,他开始怀疑自己被一个巨型诈骗集团盯上,而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钓自己这条鱼的饵。对方事先安排好了一切,只为在自己面前装神弄鬼,等自己完全信了之后,再从自己身上捞一笔大的,也许一次就能让一个侯爵家族衰败。

    想到这里,莱茵斯变得……兴奋起来。因为这是一场智斗。他快十八岁了,还没能拥有第一颗灵晶,几乎注定不会拥有力量。既然如此,他便更不愿意在智商方面输掉。他感觉高文刚刚的一句话说的太对了:我们是对手。

    莱茵斯迅速进入了节奏,开始继续脑补这一次自己主动的偶遇会不会是设计好的必然。就在他深陷其中时,耳边想起了一声铜锣,比赛即将开始。

    书记官说的一点没错,日间场最好的场次留给了凯撒。魔法扩音器中传来的报幕员的嗓音,浑厚且自带混响。

    “女士们,先生们!经过一整个上午的枯燥等待,现在,你们终于等到了今天的主角!”

    灯光熄灭,整个场地瞬间陷入黑暗,高文感觉艾琳抓自己的手变得更用力了,小姑娘有点怕黑。

    一束聚光灯射向一角,一个庞然大物走了出来。

    “欢呼吧,让我们迎接十九连胜‘血海——白鲨’的盛大降临!”

    这束灯光足足跟个血海白鲨快半分钟,罩着他从入口到达擂台,时间还够他再摆两个姿势。不得不说,血海白鲨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十分惊人,在灯光的辅助下,他给高文的第一感觉和巨像相当。感觉上都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山在移动。

    “再来看看他的可怜对手吧,让我们给他一点鼓励,来吧!‘杂技——小子’!”

    聚光灯打向相反的方向,凯撒站在其中,背着自己的独门兵器,一步步走向了擂台。刚走到一半的时候,聚光灯熄灭,全场灯亮起。这入场气势,从灯光上就差出一大截了。等两人站到一起,反差感更加明显,血海白鲨看上去比杂技小子高出快两倍了。

    在互相敬礼之后,比赛正式开始。血海白鲨用着这里最大号的战锤,虎视眈眈。锤子和刀剑不同,不依靠锋利的刃。锤子是靠重量吃饭的武器,只要重量在,是铁是木其实并不重要。而他手中的这把大锤也是特制的,用的木材密度和铁相当。从武器上讲,血海白鲨并没有因为换用了木质武器而变弱。

    凯撒也从背后取下自己的兵器,严正以待。从外表看,那是一柄中间有条缝的双手大剑。

    高文肘了莱茵斯一下,提醒他集中注意力,这是一场速胜,稍稍走个神就全错过了。

    莱茵斯从臆想中脱离,他现在将自己和高文的每一句对话都视作交锋。他问道:“你刚刚说杂技小子第一个技能是什么的?”

    “盾牌猛击。”

    “可盾牌在哪儿?”

    很快,事实回应了他。

    血海白鲨挥舞着战锤就向前冲去,以他的经验,自己只需要当头砸下,无论对手做出什么样的反抗,自己都将获得一场速胜。

    凯撒的绰号被取作“杂技小子”是有道理的。他的双手大剑可以沿着中间的缝隙拆成两截,瞬间从双手变成双持。而左手剑也经过精心设计,中间有两个搭环,在剑柄处一拨就会解开,横着叠两下,就会变成一面窄窄的小方盾。

    当凯撒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架势时,战斗直觉就告诉了自己应该做什么应对。几乎没有多余操作,凯撒分开双手剑,左手一抖,支起了盾牌。

    凯撒用掉了第一颗灵晶。如果以纯粹的力量比较,擂台上的双方能差出三倍,但战士之间的战斗远远不局限于此。在用掉第一颗灵晶之后,一道金光替这面窄盾描了边,看着璀璨夺目,十分耀眼。它一瞬间从防御用的死物变成了充满威胁的凶器。就像自燃手套不在乎热力学规律一样,这个世界此时强奸了牛顿。窄盾没有经过任何加速过程,直接抵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高速,它向上扬起,直接对上了下落的重锤。

    两人各自后退一步,如果忽略凯撒使用了技能,这一招是个平手。

    “盾牌猛击!”莱茵斯惊呼一声。他当然认识这个技能,这是剑盾战士的看家本领之一。

    “下面是盾闪。”高文提醒道。

    凯撒是那种喜欢下重注的赌徒,喜欢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刚刚用掉第一颗灵晶,转眼第二颗也暗了下去。

    盾面上四射的金光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强。一道宛如实体的光波从盾面推出,然后只听“啪”的一声,像扎破了气球。此时血海白鲨仿佛看到了一千个太阳在闪耀,刺目的白光穿入脑海,瞬间夺走了他全部的视力。血海白鲨没有慌张,再后退一步,将战锤舞成团花,护住了自己身前所有要害,先做好防守。他清楚,失明只是暂时的,自己依然胜券在握。

    “盾闪!”莱茵斯再次报出刚刚的技能名称。

    “下一个是英勇跳跃。”

    高文话音刚落,凯撒便将剑盾合一,送回背上。第三颗,也是最后一颗灵晶暗下。凯撒以立定跳远的姿势起跳,几乎没有向前,而是划出一道高高的弧度,向高空跃去。很快,凯撒便被天花板挡住了去路,于是凯撒便倒转身形,双腿弯曲,蹬在了天花板上。这一招也是凯撒之前得名“跳蚤”的原因。

    莱茵斯不敢相信,立时站了起来,双手攥拳,心中大震。

    “最后是冲锋。”

    “不可能!”莱茵斯转身大喊,“杂技小子没有灵晶了!”

    高文不回答,只是指向擂台,莱茵斯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已经全空的灵晶突然又亮起一颗,然后被迅速用掉。凯撒双腿绷直,如同流星落于地面。

    血海白鲨恢复了视力,用时比凯撒估算的还要更短一些。他发现自己面前空无一人,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转身。但凯撒比他更快,双手大剑拆成两截,一上一下,分别抵住了血海白鲨的咽喉和心口。

    “两次威胁到对方的要害,胜负已分,我赢了。莱茵斯·霍尔先生。”高文站了起来,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