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火九转 > 卷百之四 慈善
    杨卫华明显对林野的态度开始变得客气了许多。

    当然,他这样可以说几乎已经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的企业家自然不会把这种转变表现的过于明面化......因为这样非但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还很有可能适得其反。而作为一名老练的人际关系学者,杨卫华明白他只不过需要在与卿若兰对话或倾听的间隙时不时将善意且尊重的目光瞥向对方就能够达到自抛出橄榄枝的目的。

    他实在太清楚该怎样去拢络一个人了。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也可以将这项技术应用到医疗救助方面?”姿态优雅的将蔬菜送入口中咀嚼并咽下,卿若兰在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时完全没有发出过任何声响,礼仪完美到无可挑剔:“比如小儿麻痹症之类的病患?”

    “唔,因为x-21确实并不需要通过神经就能够与使用者完成匹配。”飞快的将正卡在咽喉正中的肉块吞下,杨卫华做出一副认真聆听并确实按照对方所说而思考的模样:“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病症,但......是的,您的想法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那么实际操作起来的话,问题会出在哪里?”敏锐察觉并捕捉到了对方字里行间的重点,卿若兰给出了台阶:“若兰洗耳恭听。”

    “您的这个想法确实是很好的,但有些不现实。”既然谈话已经涉及到了生意,杨卫华便不会再一味顺着对方的话头做应声虫了。对大股东示好是一回事,但及时纠正顶头上司的错误想法也是自己的职权范围:“自由者x-21的造价太过昂贵了。单支150万,这还仅仅是我们作为生产商没有赚取任何利润的出厂价格,如果再算上人工、科研、专利以及税收等等各种各样名目繁杂费用......您觉得能够支付得起这样费用的病患能有多少家?”

    “那么我们能不能将自由者做成一个系列?”很清楚对方所说的是事实:所有企业的立身之本都是利润这点不可动摇,同样作为商人的卿若兰非常明白这一条。可理解归理解,但这还不足以改变她目前固有的想法。

    “比如说将x-21与即将所衍生出的子产品的受众区分开来。”

    “您的意思?”

    “将现有属于军工等级的能力全部剔除,然后做出纯粹用以辅助小儿麻痹症患者、能够帮助他们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甚至工作的产品。”开口之前将思维再次整理了一遍,卿若兰觉得自己没有遗漏的地方:“这样的话成本应该就会大幅下降,而且我相信在技术上也不会存在什么难处......毕竟我们已经能够生产出x-21这样的产品。”

    “您说的确实有道理,是我目光过于狭隘了。”相较于自由者正式投放后所蕴藏的巨大利益,其实杨卫华并不怎么看得上卿若兰现在所提的这一细末分枝。但只要确实可行、也不会损害自己的既得利益,那么杨卫华并不介意再多一条财路,特别是在技术方面还并不需要自己操心的情况下。毕竟......

    苍蝇再小,那也是肉嘛!

    “我马上就将您的要求提交到科研室。”往旁边招了招手,杨卫华唤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秘书:“虽然目前具体能够在原基础上下调多少成本还没办法得到确实的结论,但三分之二左右的降幅应该是少不了的。所以想问问您,您心里对这款新产品的定价有没有什么想法?”

    “免费。”

    将早已停下的筷子在餐盘边缘放平,卿若兰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说“今日天气,晴”一般风轻云淡。

    “这款产品将义务提供给身患小儿麻痹症的患者。”

    “您说什么?”与卿若兰不同,杨卫华手中的铁筷与桌面相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当啷声。瞪大了双眼,他一时间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您别开玩笑......”

    “我并没有任何在说笑的意思。”用餐纸擦拭了一下并无任何油渍的唇角,卿若兰看起来非常认真:“所有的费用都将由集团承担,你不需要操心太多。”

    ......

    ......

    ......

    卿若兰目前的心情很好,林野能感觉出来。

    自从与a·s达成各自心怀鬼胎的所谓“和解”后,卿若兰终于从终日压迫在脖颈上方的锋利刀刃下暂时逃脱了出来。此番的巡视之旅原本是在她刚回国时就该进行的,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一拖再拖到了现在。

    “林野。”

    自不久前对方没有拒绝自己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的邀请后,卿若兰就决定这么叫他了。虽然最初的时候还会感觉有些羞涩,但卿若兰发现自己居然会有些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

    “我在,卿小姐请讲。”

    “你就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冷淡么?”有些幽怨的自后方盯着林野侧脸,这就已经是卿若兰所能够鼓起的最大勇气了:“我的名字很难听么?”

    “......没有。”甚至都不用看内视镜林野都能知道卿若兰此刻面上的表情,一向处理不来这类事情的他再次选择了自己惯用的逃避手段:“呃。”

    好在与他相同,在这一点上卿若兰自己也是脸皮薄到极致的人,所以车内略显暧昧的气氛只存在了一小会儿,卿若兰便主动岔开了话题,否则她觉得自己会被体内逐渐升高到不可控的温度活活烫死。

    “你是不是有些好奇,我为什么会做一件这样明显在亏本的事情?”

    “确实有一些不能理解。”暗暗松了口气,林野很感激对方没有再在刚刚那个问题上深入纠缠。虽然生意也并非他所感兴趣的领域,但总好过坐在火山口边煎熬:“毕竟卿小姐如果只是想要做慈善的话,可以选择的方法有许多。这样的代价在我个人看来,确实有些高昂。”

    “其实你说的没错,卿家只是生意人......或许可以算的上成功的生意人,但我们也并非印钞机。”将脸偏向一侧,卿若兰在车窗的倒影中看到了自己的无暇容颜。虽然从来都没有挂在嘴边过,但实际上她从自己由小至大所受到的追捧中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属于一等一的美人。可二十多年积攒下的所有自信全都在这段时间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有生以来第一个闯入自己心扉的男子居然就连唤一声自己的名字都不肯,这让卿若兰的心里不禁既气恼又委屈。

    出乎意料的,原以为对方会告诉自己思维哪里有误区的林野发现卿若兰居然附和了自己的说法,这让他稍稍有些讶异:“那为什么......?”

    “补偿吧。”脑海中再次浮现起李翘儿的脸,卿若兰感觉自己心仿佛都缩成了一团。倒不是说卿氏集团旗下并没有慈善机构,但以前这些大大小小的基金会都是由专门的委员会管理和负责的,根本无需身为少掌门的她来操心。但恐怖之夜对卿若兰造成的触动非常之深,以至于现在的她几乎已经偏执般将那晚所有的伤害都归咎于自己的错。心态大变之下,卿若兰对慈善事业、尤其是致力于帮助身体残缺者的各类基金会开始尤为关注。

    “......”只不过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林野就清楚的了解了对方话中所指。两人之间重新陷入了沉默,一时间谁也没了再开口的意思。似乎叹了一口气,又似乎没有,随着高速两侧千篇一律的隔离栅飞快倒退,林野的思绪突然飘荡出了好远。

    翘儿,你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