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电影角色避难所 > 021.替身汪星人
    ——新的庇护目标将在5分钟后抵达避难所,请做好接待准备。

    “终于来任务了。”

    钟神秀停下射击练习,抬起手中的m1911手枪,熟练的将打空子弹的弹夹褪出。

    此时距离上个庇护任务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钟神秀这些天除了偶尔练练枪外,都快闲出屁来了。

    “避难所内的娱乐设施太少对所长而言也是一种折磨啊。”

    玩来玩去也就一个街机厅,早玩腻了,而且他也已经过了对街机着迷的年龄。

    利落的将弹夹补满子弹后,钟神秀也没其他需要准备的了。

    五分钟飞快过去,避难空间内再次出现了旋转的流光漩涡。

    等到漩涡扩展到一定大小后,漩涡中心率先传出‘嗷呜’的一声叫唤。

    然后便见到一只模样周正,脖子上戴了一块写着汉字‘八’的吊牌的中体型黄毛汪星人被漩涡抛了出来。

    “bsp;   钟神秀知道每次出现庇护任务,漩涡都会优先将避难者传送过来,然后再传送他们遭遇到的‘危险’。

    所以这次的庇护目标就是这只汪星人?!

    话说这汪星人的模样看起来很有些眼熟啊。

    好像是叫什么柴犬来着?就是网上表情包很多的那种?

    钟神秀对这方面完全不懂,他顶多也就能辨别个泰日天中华田园犬什么的。

    只见这只黄毛汪星人眼皮耷拉,嘴里发出曳呜曳呜的叫声,看起来精神不振的样子。

    从漩涡中出来后,它脚步踉跄的往前挪了两步,忽然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四肢抽搐,肚皮剧烈起伏,嘴角还不停流出了白色唾液。

    怎么了这是?

    怎么一进来就一副生命垂危的架势?

    钟神秀赶紧上前查看,注意到那汪星人都开始翻白眼了。

    “看样子像是中毒了?有人给它投毒?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这缺德事,对待如此可爱的一只狗子都下得去手?!”

    得赶紧给汪星人治疗。

    钟神秀连忙唤出操作界面,选择了治疗功能。

    一道金光出现,却只在狗子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结束了。

    “糟了,奖励点不足,都无法彻底根治它了。”

    之前的疯狂买买买,钟神秀到最后就只剩下0.1奖励点了。

    虽然给狗子治疗也花不了多少奖励点,但0.1奖励点也只能让它暂时的脱离危险,给它吊一口气而已。

    狗子接受治疗后,精神状态看上去稍微好了一些,也能勉力的将耷拉在地上的头竖起来了。

    它显然很有灵性,知道是钟神秀救了自己,就伸出舌头在钟神秀的手舔了两下表示感激。

    “这不行啊,得赶紧搞到更多的奖励点。”

    钟神秀不禁对自己将奖励点全部用光的做法有些后悔了,谁能知道‘生病’‘奄奄一息’这样的避难者也是在传送范围之内呢。

    “咦?奇怪?为什么这次没有传送敌人进来?”

    狗子进入避难空间后,流光漩涡也一直存在,却没见有什么界灵什么被支配的角色闯入避难空间里来。

    就在这时,钟神秀眼前出现了绿色提示文字。

    ——检测到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中还残留着篡改剧情隐患,请避难所所长立即进入电影世界消除隐患。

    “原来这次是要直接进入电影,对诶,狗子遇到的危险是中毒,而且当时它的附近应该也没有敌人存在,所以就只传送了它一个。”

    等等……

    所长进入电影只能以替身避难角色的方式,而现在能被替身的也只有这只狗子。

    ???(黑人问号脸)

    那我岂不是要被变成一条狗?!!

    ……

    ……

    结果并不如钟神秀所想的那样——他失去了人形态,四肢着地变成了一只汪星人。

    避难所所长的替身能力只会继承被替身目者的记忆、身份背景、情感等,不包括身体也会变化。

    所以钟神秀还是保持人类形态,但当他进入《忠犬八公的故事》世界后,里面的人都会默认视他为一条狗。

    他不能跟人说话交流,即使说话了也会被默认修改成‘汪汪汪’。

    他不能大摇大摆的坐在餐厅里吃东西,这么做被人当成妖怪看待的。

    甚至不能进男厕所去上厕所,而是只能在路边抬脚就地解决……

    什么鬼?!这不是变相的折磨人嘛?

    我好好一个人你让我去扮狗?

    但转念想到身在避难空间内还未脱离生命危险的汪星人,钟神秀不由得心肠一软。

    罢了,扮狗就扮狗吧,谁叫它不幸落难了呢,庇护好它本就是身为所长我的职责所在啊!

    现在以‘狗’身份进入电影世界的钟神秀,发现自己正趴在一节废弃的火车车厢底下,面前还丢着一根吃了一半的烤肠。

    “就是吃了这东西才中毒的吧?”

    钟神秀从废弃火车底下钻了出来,用手捻起这半截毒烤肠装进口袋。

    “投毒的家伙,等老纸逮到你非让你把这半截烤肠吞下去不可。”

    他站在原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注意到这里是在一个火车站附近的。

    结合狗子‘小八’的记忆,他知道那个火车站大门口的花坛是‘小八’每日都会去的地方,这对‘小八’而言就像是一份工作,每天必须完成,且风雨无阻。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八九点钟左右,差不多到了‘小八’要去车站门口守望的时间点了。

    ‘小八’的记忆也在催促钟神秀该启程了。

    钟神秀本打算在这里一直蹲守,因为投毒的人有很大几率会回到现场来查看。

    但‘小八’的记忆中似乎对前往火车站门口守望有着很强的执念,这股执念一直会以一种紧迫感的形式来影响钟神秀,这感觉非要形容的话,就类似于一个人一直憋着一泡尿,急着找厕所却找不到。

    钟神秀没办法,只能离开这里朝着火车站的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钟神秀离开废弃火车车厢不足半个小时,就有个身材瘦削,头戴针织帽的男子左顾右盼的来到此地。

    他在废弃车厢附近蹲下,起初只是初略的查看了一下,但随即脸上出现了疑惑焦急的表情,直接跪下来把头伸到车厢底部查看了一下,似乎在这里遗失了丢了什么重要东西。

    仔仔细细找了一圈后,男子脸上浮现出活见鬼一般的表情,从地上起身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