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书生 > 第68章 大师遗迹
    翌日,苏山、苏妃以及赵诚实打算继续赶路。苏妃在府邸中又牵出一匹马,三个人骑着马一路绝尘地驶出铜安县。

    奔驰在铜安县外的官道上,两旁的原野上到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绿油油的草地、争奇斗艳的花朵、一望无际的麦田、绿叶成荫的树林、清澈见底的小河......

    赵诚实一边骑着马,一边欣赏着沿途迷人的春光。

    “轰隆隆!”

    一声低沉而又浑厚的轰鸣声突然在原野间乍响,大地猛烈震动起来,惊得赵诚实等人坐下的马匹四蹄颤栗,嘶鸣不已。

    “怎么回事?”

    赵诚实急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看着同样惊慌失措下马的苏山和苏妃问道。

    苏妃茫然地摇摇头,苏山望着远方皱眉不语,若有所思。

    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轰鸣声过后,只见远处的原野上,一座散发着金光的残破庙宇缓缓地从地下升起。

    “道也,所繇适于治之路也,仁、义、礼、乐,皆其具也。故圣王已没,而子孙长久......”

    原野上忽然狂风大作,天空中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道令人振聋发聩的冥冥之音蓦地在天地间响起......

    赵诚实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久久不能言语。

    “董仲舒的《天人三策》!这竟然是公羊大师的文庙!”苏山看着远处镀上一层金光的庙宇,冰冷的脸庞上满是狂喜,失声说道。

    赵诚实浑身一震,猛地翻身上马,策马扬鞭地向金光闪闪的庙宇奔驰而去。

    “喂!你干什么?”看到赵诚实骑马离开,苏妃朝着赵诚实出声问道。

    “还能干什么?董仲舒的遗迹,当然是抢宝贝!去晚了,可就什么都没了!”赵诚实骑在马上,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

    听到赵诚实的话,苏山脸色一变,也赶紧翻身上马,朝着赵诚实追去。

    “你们两个家伙也不知道等等我!”

    看着两个家伙急不可待的模样,苏妃恼怒地跺跺脚,在后面大声喊道。

    铜安县郊外的原野上,声若洪钟的声音还在继续,公羊大师董仲舒的文庙出世的消息,就像一阵风很快传遍了整个铜安县。

    于是,很多人怀着和赵诚实一样的心思,风风火火地向铜安县外赶去。

    一段时间过后。

    赵诚实、苏山和苏妃来到残破的庙宇前。

    只见,数不清的金光从高空中洒落而下,董仲舒的文庙沐浴在金光中,显得格外庄重而肃穆。

    在庙宇的前方的空地上,仿佛一个棋盘,安安静静地摆放着许多一丈见方的黑、白的棋子,黑子和白子星罗棋布,挡住了赵诚实等人的去路。

    赵诚实和苏山望着黑子和白子,脸上终于露出凝重之色。

    这是一个以围棋作局的禁制,想要进去必须要破开阵法!

    “你先进!”

    赵诚实观察一会儿后,对着苏山说道。

    “为什么不是你先?”

    苏山眉头轻皱,酷酷地说道。

    赵诚实莞尔一笑,非常欠揍地说道:“我怕你进不去,所以要在后面压阵!”

    苏山顿时脸色胀红,又气又羞地说道:“我对阵法研究不深!眼前这个棋盘我没看明白,还是你先进,我和苏妃跟在你后面!”

    赵诚实哈哈大笑。

    苏山这家伙平时拽得很,即使赵诚实在临江县的县试上斩获双榜榜首,这家伙依然傲娇地如同孔雀开屏似的。

    毕竟,赵诚实在武试上那一记“封眼捶”有点偷袭的嫌疑,苏山在猝不及防之下输给了赵诚实,心里很不服气。

    “行!你和苏妃跟在我后面!咱们赶紧进去,后面似乎有不少人在源源不断地赶来!”赵诚实一脸得意地看着苏山说道。

    苏山黑着脸点点头。

    公羊大师董仲舒的文庙出世!

    这样百年难见的机遇,会让很多人趋之若鹜,身后传来一阵阵杂乱无章的马蹄声,可见想要探宝的家伙并不少。

    好在赵诚实、苏山和苏妃恰巧在铜安县外赶路,距离出世的董仲舒文庙并不远,这才能第一时间赶到。

    可以想象,用不了多长时间,公羊大师董仲舒的文庙周围就会聚集很多人。

    苏妃一脸崇拜地看着赵诚实。

    好厉害哦!

    哥哥都破不开这个棋盘,没想到赵诚实这个桃源镇走出的土包子却能破开!

    昨天,赵诚实说自己读的书的多,苏妃还一脸不屑。

    现在,苏妃信了!

    这家伙虽然长得没有哥哥好看,不过,貌似学识很渊博的样子,就是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很有让人踹上两脚的冲动。

    赵诚实看着眼前纵横捭阖的棋盘,微微一笑,神态自若地走了过去。

    苏山和苏妃紧紧跟在赵诚实的身后,唯恐触发棋盘上的禁制。

    这张棋盘就是公羊大师对后人的考验,只有看懂其中奥妙的人才能通过。如果像无头苍蝇般横冲直撞,后果很严重......

    就在赵诚实刚刚走进棋盘的时候,后面骑着马赶来的人终于来到庙宇前。

    “竟然是那个家伙!”

    人群中,韩刁这位公子哥赫然在列,看着赵诚实愤怒地说道。

    “你认识他?”在韩刁身边,是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身上华衣锦服,一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模样。

    “太公,就是这个家伙在酒楼里欺负我,把四个护院打成重伤,而且还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背诵《三字经》,简直是奇耻大辱!”韩刁脸色生寒,咬牙切齿地说道。

    “嘿嘿!这倒巧了!进入文庙后,祖父亲自给你报仇!”老者眼中的阴鸷一闪而过,望着赵诚实冷笑地说道。

    “谢太公!”

    韩刁的脸上终于出现笑容。

    韩家的这位老太公叫韩雄,不问府中俗事已久,一直在潜心修炼,武道修为已经到了令人高山仰止的地步,即使铜安县的县尊也要礼让三分,简直是韩府的定海神针!

    “有祖父出手,那家伙的注定没有好下场!到时候,本少爷要让他跪着背一百遍《三字经》!还有那家伙妹妹,一定要弄回府里狠狠地蹂躏才解气!”韩刁看着赵诚实的身影,恨恨地在心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