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二章 乌罗族大祭司
    其实就算是不能吃也没有办法,毕竟这附近就只有这些东西了。

    吃了也许可以活,不吃就只能死。

    等洛离将这些东西都吃下后身体终于再也支撑不住,窝在小树旁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那血污覆盖一片的额头上闪过淡淡的血光。

    血光不大,却在修复着他那丢失了大半的生命力。

    于此同时梦中的洛离脑海中也出现了一幅幅画卷,其中有关于原身的记忆片段,也有一些上古巫术从记忆深处浮现。

    一遍遍,一层层的不断冲刷着他的灵魂。

    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洛离才逐渐清醒了过来。

    他额头的那片血光早已敛去,一切恍如梦境。

    “原来这具身躯的原主乌罗族大祭司?”

    醒过来的洛离脸上的神色很奇怪,有着三分无奈又有着一些的冷漠和了然。

    他刚刚在睡梦中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除了出现了巫神教的传承功法,天巫神典外,就是有关于这具身躯的情况。

    他占领的这个身体名字也叫做洛离,乃是八荒蛮中一个小小的部落,乌罗族的大祭司。

    这个世界很大,具体大到什么程度洛离也不清楚。

    但他知道的是他这个乌罗族只是八荒蛮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型蛮族。

    八荒蛮是这片土地的名称,在八荒蛮上生活的除了他们这些蛮族之外,就只有一些危险的异兽妖族。

    他们的族群祭祀一个叫做青衣大巫的神袛。

    蛮族的每一个族群中几乎都有大祭司和族长,但乌罗族太小了,原身最初不是大祭司,只是族中的一个普通人而已,没有任何的巫力。

    不止是他,整个乌罗族内都没有一个拥有巫力亦或是蛮力的巫者和战士。

    原身年纪不大,却有着极强的雄心,先是施计将族中原有的大祭司和族长灭杀,又用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一些低级毒药来控制部落中的一些位高权重之人。

    就这样,原身就顺利的坐上了大祭司之位。

    也正是因为族内没有一人具有巫力和蛮力,这才能让原身如此轻松就将乌罗族控制在掌心之中。

    乌罗族虽小,却也有着数百人口,他们中没有一人拥有巫力和蛮力并不是因为天赋不行,究其原因就是族群太小没有修炼之法,不懂得如何修炼出蛮力和巫力。

    原身在坐上乌罗族大祭司之位后一直不安排族长继任。

    时间短也就罢了,时间一长自然就有人提出异议。

    然而原身对权利太过执着,不愿意分出半点权利给别人,哪怕是替身傀儡他都不愿。

    通俗的说就是原身对权利的执念已经几近疯魔。

    面对有异议者,原身以神的旨意为借口,将那些反抗他的族人都用最残忍的酷刑折磨,直至死亡。

    死后还被原身挂在部落中央用于示众。

    之后一年,原身行事越发暴虐,不过十八岁的年纪,手中就已经沾满鲜血。

    天道无常,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原身靠着部落众人尝到了权利的滋味,却也被部落众人所反抗。

    原先的反抗没有半点用处,和以往一样都死在了原身的手中。

    但在后期,部落中的一人不知道从哪里修炼出了蛮力。

    面对修出蛮力的蛮人,原身根本无力抵抗,最后直接就被那修炼出蛮力的蛮族用长鞭抽打。

    整整三百鞭,荆棘长鞭丝毫不留情,当着众多族人的面,将原身鞭打致死。

    得知了这一段记忆,哪怕是洛离这样较为狠心的人也暗自皱眉。

    其实原身这么追逐权利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根据记忆,此事和他那惨死的父母有关。

    原身的父母只是乌罗族内最普通,最没有地位的人之一,因当时一点小事,两人就被前大祭司给弄死了。

    也从这里,年纪只有六岁的原身就埋下了争夺权利的野心。

    摸了摸胸前,发现被鞭打出的伤痕都已经愈合,这是因为保存天巫神典的血玉所为。

    经过梦境,洛离对于天巫神典中的内容都已经记下,其中所记载的巫术无不是精深奥妙至极。

    其中除了有沟通运用自然法则的正巫之术外,还有杀人无形驱使邪力的邪巫术。

    更重要的神典中还有修炼成仙的功法。

    “修炼成仙吗?也许穿越到这里并不算一件坏事。”

    眼眸中闪过一抹喜色,洛离前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长生。

    如今他的面前有通往长生的道路,自然心中高兴。

    不过要想长生,第一步就是必须先将乌罗族的掌控权收回来。

    乌罗族虽然只有几百人,但在这八荒蛮大地上还是有点用处的,有他们的帮助,自己也能顺利修炼。

    毕竟这方大陆并不安全。

    神典虽然神奇,没有实力和修炼不出也是枉然。

    修炼就需要资源,这些光靠他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

    摸了摸眉心,在哪里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一点巫力,虽然不多,却真实存在。

    血玉耗费了最后的力量,将他穿越所被空间封印的残余一点巫力解开。

    洛离是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但也只是一些关键部分,其他的一些细枝末节完全不知。

    包括乌罗族中有些什么人,那名害死他的蛮人又是谁,修为有多高,甚至原主怎么得来的毒药,这些他一概不知。

    保险一点的方法就是提高一些巫力再去收服乌罗族,但此地灵气淡薄,天地间的能量也少,再加上他附身的身体天赋不高,就算修炼一年也别想有什么大的成就。

    而且此地还是乌罗族的领地,要是撞上对方,就凭借他这点巫力根本就不是对手。

    想到此处,洛离的脸上满是寒意。

    思索了片刻,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一丝笑意,虽然是笑却冰冷至极。

    “说不得要拼上一次了。”

    声音淡然,说罢,洛离起身从一旁的矮树上折下一段树枝。

    树枝半干枯,很容易被折断。

    持着这根断树枝,洛离将左手伸了出来。

    手上的肤色很白,不像是别的蛮人那样呈现小麦黄或者黑。

    洛离持着树枝,面无表情的狠狠对着自己左手的手腕就刺了下去。

    噗嗤一声,树枝直接刺入他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