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六章 主仆契约
    时间伴随着风沙流逝,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兽皮青年已经被噬魂咒折磨的浑身上下满是伤痕,本来还完好的脸上也都是指甲的划痕。

    滴滴鲜血滴入沙地,染红了一片黄沙。

    不止是他的脸上,只要是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大部分都有他自己抓挠出的痕迹。

    再配上他那近乎疯魔的表情,几似崩溃。

    洛离见噬魂咒已经把他折磨的差不多了,便面色平静的停下巫力。

    “如今,你可服气?”

    声音依旧冷淡,闻之让兽皮青年心底发寒。

    之前洛离在族中虽然暴虐,但也只是针对那些有权有势或者是惹到他的,而且也没有说真正能面不改色的将一个人折磨到生不如死。

    但现在对方竟然真的能亲自动手,毫不变色的折磨他,就能证明他的心有多狠。

    喘息了数刻,兽皮青年费力的对着洛离行了一个礼。道:“乌罗族离战拜见主人!”

    离战行的礼很古怪,乃是蛮族独有的礼数。

    离战的身子还在微微颤抖,声音低沉,其中满是落寞和颓败之意。

    他抬头看向一脸冷漠的洛离,眼中除了一些不甘外,更多的则是惊惧和后怕。

    刚才那种痛苦他真的是再也不想尝试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让这位乌罗族勇士也难以抵抗。

    噬魂咒的威力洛离这个施术者自然知道,因此对于离战臣服也不意外。

    当然,对方这么容易臣服,也许有一些他的身份是乌罗族前任祭祀的缘故。

    要是换成外族之人,说不定他就没那么容易臣服了。

    他看了离战一眼,淡笑着说道:“你无需不甘心,既然你拜我为主,我日后也不会亏待了你,主人二字你就不用叫了,以后叫我大祭祀即可。”

    离战闻言猛然抬头,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神色看向洛离,似乎不敢相信对方所说的话。

    然洛离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单手在空中连点,面色微肃,轻声说道:“诸天神袛,九幽阴魂,聆听吾语,以吾之血,结下主仆契约。”

    洛离的声音中带着一些庄重,结契巫术虽然不是极为高深的巫术,但此术的等级也不低了。

    而且还会引来一些细微的天地法则,出现一点错误都令以后出现大麻烦,不容半点失误。

    白玉般的手指在空中连点,不多时一副图画就出现在了空中。

    那图案看着像是一尊巍峨的青山,在山下还有两株松柏。

    “凝!”

    低喝一声,洛离屈指一弹,一滴鲜血从他指尖弹出,直直的落在空中的图案中。

    鲜血落图,整副图案刹那间化为血红色,于此同时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从空中虚悬的血色图画中传来。

    “将你的一滴血液送入结契巫图内。”

    看了一眼还在满脸惊讶的看着他施展巫术的离战,洛离淡淡的声音传来。

    离战闻言急忙点了点头,旋即伸出手指咬破,往巫图中弹了一粒鲜血。

    待离战的鲜血也融入了巫图,洛离手掌一合,双目微闭道:“魂血合一!”

    微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无形的微风将洛离的黑袍吹起。

    空中的血色巫图上红芒大作,片刻间从图案中猛然射出两道红光。

    一道末入洛离的手腕,另外一道则末入离战的手腕。

    红芒入体犹如烈焰灼烧,不过只是片刻间就没有任何感觉,快到让离战都在怀疑刚才那种热感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另一边的洛离则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他是主仆契约的主人,因此不会被灵魂火焰灼烧。

    两道红光在两人的手腕上渐渐敛去,旋即出现在他们手腕上的是一个奇怪的符文。

    符文呈现红色,像是一个神字,又像是一片叶子。

    也在这时,空中的血色巫图在完成了它的使命后渐渐消失。

    离战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符文,不自觉的感觉心中多了些什么,而且内心深处对于洛离的一些残余怨恨也莫名的消失。

    这些正是主仆契约的力量。

    洛离本就不相信离战,哪怕离战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而被迫臣服于自己,自己也并不相信他。

    所以才会耗费巫力施展结契这样的巫术。

    洛离因为施展巫力过多而显得面色有些苍白,他胸口那一直没有动静的血图也在此刻突然震动起来。

    隔着衣服,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的血图,洛离的神色愈发冰冷起来。

    九幽聚魂术虽然可以提高他的力量,但他每一次动用较大的巫力都会引的邪灵之力强上一分,这样等解除的时候也就越不容易。

    看来要赶紧动手将那蛮人铲除,不然仅仅只是七天可不够他收拾残局的。

    思索罢了,洛离将手放下,看着离战的神色也温和了几分。

    单手一拍,无数淡蓝色的巫力从他掌中涌出。

    巫力化为细雨,落在离战身上,刹那间蓝光暴涨,离战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只是一会的功夫,他除了过度耗力而有些虚弱外,体外的伤势已经完全不见。

    离战原本见洛离又对他施展巫术是想惩罚自己,但发现自己的伤势在愈合后就不禁有些惊讶和意外。

    祭祀本就拥有医药救人的本事,但洛离在族内可是从来没有为谁主动疗伤,如今竟然为他治伤,他如何能不震惊。

    在震惊的同时,他对于洛离的看法也改变了一些。

    或许跟着他也并不是坏事。

    按照以往,离战第一时间肯定会怀疑这是不是洛离的阴谋诡计,但在结契了之后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把洛离往好的方面去想。这就是主仆契约的威力。

    如此的不公平,又无法抗衡的契约。

    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他手腕上的红色符文正在闪着微光。

    洛离扫了离战一眼,也不管对方心中是如何想的,只是看着他淡淡一笑道:“我说了,你认我为主,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我们走吧,该去找那个叛徒清算了。”

    普通的疗伤之术只能医治皮外伤,同样也用不了他多少巫力,给离战疗伤并不是洛离心软,只是一种普通的驭下手段,当然也是最好用的。

    须知凡事不可太过,打人一棒再给他一粒甜枣这种手段用在谁的身上都适用。

    人性如此,在无力反抗下,明知道打他的人和给他甜枣的人是同一个人,却依然心存感激。

    闻听此言,离战将复杂的神色收起,他对着洛离行了一礼道:“是,大祭司。”

    这一礼和之前的相比,看似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但其中却多了几分真挚。

    说完了,离战带着洛离看向着前方走去。

    跟在后面的洛离看了离战一眼,嘴角带了一抹笑意。

    看来他的甜枣和契约之力还是打动了这个叫做离战的蛮人,也不枉费他费力将他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