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九章 给我滚出来!
    说罢,两人一先一后就了进乌罗族内。

    乌罗族在沙漠的边缘,但部落的真正位置却在绿洲之内。

    这个绿洲在一千多年前水土茂盛,是附近无数蛮族争先恐后想要抢夺到的地方。

    但碍于乌罗族那神秘莫测的青衣大巫,附近的小部族也一直没有人敢去染指。

    直到后期土脉移位,水脉耗尽,一片富庶的绿洲就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洛离和离战两人来到乌罗族内后离战迟疑了片刻,对着洛离面色肃然的行了一礼道:“祭祀大人,离原此人心性狡诈,不如让属下先去将他引出来。”

    离战行礼只是行了一半,腰身依旧弯着,这是请示的意思。

    洛离本意是想直接进去,但离战都这么说了,他便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去吧。”

    得了允许,离战直起身子点头就进入了乌罗族。

    乌罗族的建筑实际上就是用兽皮和树木搭建的一种像是帐篷又不是帐篷,像是房屋又不像房屋的奇异建筑。

    这些建筑建造的地方很杂乱,大小也不统一,都是乌罗族内身份低下的人才住的。

    在离战进入乌罗族内后,一些乌罗族的族人看到他就会对他投以温和的笑容。

    而离战也回以笑容。

    这些都是他在意的人啊!不过现在的首要目的是铲除那个叛族之人!

    离战心中的念头划过,温和的面上也泛起一抹冷意。

    离战在乌罗族内的名声很是响亮,除了那位修炼出蛮力的离原外可是乌罗族公认的第一勇士。

    这一切除了离战本身的武道根骨之外就是他那护族之心了。

    走过一个个兽皮房屋,离战很快就来到了乌罗族的最深处。

    和外围那些散乱的兽皮房屋不同,最中心的房舍都是结实高大的木制房屋,虽然谈不上有多精美,但和那种兽皮夹杂着树枝建造的房舍一比对,面前这种房屋立马就高上了不止三四个层次。

    在离战进入部落中心后就一直有人在和他打招呼,自然也有很多人已经知道他向着乌罗族的中央位置而去。

    离战在族内就一直喜欢为部落做好事,现在的新任族长又大肆压榨族民,因此一些有心人就在猜测离战这是不是要去找族长理论去了。

    眼看离战就要来到部落的最中心,也就是族长所在的房屋时,斜斜的就冲出一人。

    那人看着比离战还要小上两岁,也就十六七岁,生的虎头虎脑的,身上穿着的依旧是一身兽皮裙。

    “嘿,离战,你回来了也不通知一下我,真不够意思唉,你现在这么匆忙的要去找谁?”

    那人来到离战身旁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肩上,呲着牙笑问道。

    这少年看似拍在离战的肩膀上的手没用力,实际上却很是用力,让离战那向前走的身子也不由的一顿。

    离战看到那人点了点头,稍冷的面色也温和了几分,但眼中的坚定之色却丝毫不消。

    “离越,你不用拦我了,我要找离原。”

    听到这里,那名叫做离越的少年脸色一变,他略带紧张之色的看了看四周,接着看着离战低声说道:“离战!我们不是说好的等学到修炼功法再去找他吗?现在的你不是他……”

    少年的话还没说完,离战就抬头大声吼道:“离原,你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的声音用尽了离战的最大力气,几乎整个部落的人都听到了。

    部落中听到这句话的人有的脸上满是担忧,有的则是冷笑,还有的是没有表情,各种神色的都有。

    而话说到一半的离越则是面色不敢置信的看着离战,最后他低吼了一声道:“你疯了吗!?”

    “我没疯,今日我就要揭穿这个叛徒。”

    看了一眼因为太焦急而脸色微红的离越,离战的神色依旧平静。

    先不说他本就看不惯离原这种叛族之人,就算死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对于他来说,做一个别的部落的奴隶可比死要痛苦多了。

    更不用说他背后还有自己那位主上,有他出手定能斩去离原这个叛徒。

    他心中知道有洛离在,离越却不知道,他急得简直恨不得将离战打晕了赶快带走。

    看了看附近已经有人在往这里赶过来了,离越急道:“即便你说了也没人会信你,就算信了你,我们现在也反抗不了,趁着离原还没来你赶快逃吧!”

    在离越说话这一段时间内,已经有许许多多听到离战声音的乌罗族族人赶了过来。

    离战正准备开口给离越解释一下洛离的存在,突然一声阴邪的嗓音就从部落深处的房屋中传来。

    “离战,你是活腻了吗?”

    阴邪的声音带着三分怒火,一名身穿黄衣的男子就从屋内走了出来。

    那男子看容貌大概二十五六岁,生的样貌普通满脸凶气,特别是他那双倒三角眼看着阴邪至极。

    盯着人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一样。

    看到此人出来,离越的神色一变,而离战则眸子一凝,脸色黑沉的看着他道:“离原,你背叛乌罗族,青衣大巫发怒,今日就是你的末日。”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些杀意,恨不能将离原撕成八块。

    离原还未发声,又是一声年轻一些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

    “呵,离兄,看来你这部落管理的不是很好啊。”

    于此同时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轻男子从屋内也走了出来。

    那男子生的不像是一般蛮人那样身材粗壮,反而像是洛离那样有些偏向于正常的体态。

    他生的也算俊俏,年纪只有十九岁左右,身上的白衣尽是绸缎制成,甚至还挂着一些玉环配饰,一看就知道要精细不少。

    此刻这白衣人虽然是在笑,可他声音中带着的一些不耐烦和他脸上的不快却表示他的心情很不好。

    见这人出来,一脸怒火的离原脸上的神色先是一怔,旋即带着笑容说道:“不过是一个蝼蚁罢了,惊扰到上使实在不该,我这就将他除去。”

    离原那阴邪的面上带着一些谄媚,连忙将主位让了出来。

    “哼,快些将此人解决,否则等本上使回族,定要将此事报给族长大人。”

    白衣男子略带嫌恶的看了一眼离战,毫不客气的说罢,一拂衣袖就回到了小屋中。

    区区一个凡人又哪里能让他多作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