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十七章 雪丹
    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乌罗族明明只是一个连低阶部族都不算的不入流族群,怎么可能斩杀有蛮士中期修为的白光?

    听了老祭祀的话,流霜族族长慢慢的把怒火敛去,眼中光华闪烁不定。

    “以白光的实力,乌罗族那群杂碎绝对不可能杀的了他,难不成是离原那只狗反叛了?”

    流霜族族长重新坐回玉座上,口中尽是冷肃杀意。

    他口中的杀意众人听得分明,却无人能知道事情的原委,等了片刻,还是那精瘦男子先冷森森的开口了。

    “族长,我看倒不太像,离原只不过是我族用真丹催生出的一名低阶蛮士,众所周知,一旦服用真丹强行催生,那他未来的修炼之路就会完全断绝。”

    “而且他的修为也不如自己修炼得来的精纯,按这一条推测,离原一来修为不高,二来并没有什么武技术法,他就算暗算也不可能伤的了白光一根毫毛,这就有些奇怪了。”

    那名精瘦的男子说到这里顿了顿,迟疑了片刻又道:“除非是乌罗族内还隐藏有什么高手或者是其它什么秘密。”

    说着,他就将目光看向了神色早已恢复至平淡的大祭司和满脸沉着之色的族长。

    白光突然前往乌罗族,并且将族内唯一一枚真丹给外人服用,这些事情结合在一起都表明这个乌罗族并不简单。

    毕竟真丹的弊处虽多,但也是万人难求的至宝。

    许多人因为天赋所限,一辈子都无法突破,这真丹就成为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像他们这种人,明知道服下了真丹就等于断绝了自身的修炼路途,可还是愿意花费重金来买上一枚。

    像这种宝物,族长却愿意给一个不入流部族的蛮人服用,还派出族长下任继承人的白光前往收服此族,这一切的一切要是没有什么猫腻他打死都不信。

    更别说乌罗族之前还是一个中阶部落。

    能成为带领族群成为中阶部落的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说不定这乌罗族内就隐藏了什么秘密。

    他们这三位流霜族的长老虽然也猜到了一些,可是族长和祭祀又不愿吐露,白光之前也没有出事,他们几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作不知道也罢。

    但现在白光莫名其妙陨落,他们也就无法再继续当作不知了。

    毕竟他们虽然不在意一个白光,但白白损失一个战力和他们流霜族的面子可不能不在意。

    三人用探究的目光看向老祭祀和族长,一脸的询问之色。

    “唉。”

    见到下方石座上三人的目光,老祭祀轻叹一声,看了一眼面色不太好看的流霜族族长一眼说道:“原本我和族长打算等白光完成了这件事后再告知你等,没想到一切计划都被打乱。”

    “也罢,等你们看到了这件东西后就能明白了。”

    说着,在三人疑惑的神色中,老祭祀伸手一拂,一颗雪白无瑕的珠子出现在他的掌中。

    那珠子约莫有一寸多大,通体晶莹剔透,内里还有一团雪白的雾气盘旋其中,一被取出整个大厅内都能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冷意。

    即使这里是干燥闷热的沙漠,也难以驱散这股寒力。

    “这……这股气息是……神灵?!”

    这枚珠子刚一被老祭祀拿出,底下的三个人都坐不住了。

    三人猛然站起,眼睛死死的盯住老祭祀手中的玉珠,满脸都是惊骇和猜疑之色。

    流霜族族长在看到这枚珠子时本就黑沉的面色更难看了,其面上隐隐还有些焦虑。

    老祭祀苍老的脸上则划过一抹感怀之色。

    他抚摸了一下掌中的珠子,低声说道:“没错,这就是本族神灵陨落后留下的雪丹。”

    “什么?!您……您是说神灵陨落了?”

    原本看到雪丹时三名长老就有所怀疑,此刻闻言直接都直接张大了眼睛,看向雪丹的神色震惊至极,甚至还有些恐惧。

    他们流霜族之所以叫流霜族,又能成为低阶部族的底蕴就是因为有一株名叫雪灵菇的异植。

    这株雪灵菇乃是他们流霜族的始祖从八荒蛮深处带出来的灵物,其修为足以比拟高阶蛮士。

    雪灵菇不同于人族,其寿命悠久,再加上它那独特的水属性能力,才能使得他流霜族经历了几百年而长盛不衰。

    也同样因为有这样一株修为高强的异植,他们流霜族才能步入低阶部族的行列而不被外族侵入。

    可现在他们的大祭司竟然说雪灵菇陨落了,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不过好歹他们三人也是见过市面的,只是一会就将心中的情绪收敛。

    “祭祀大人刚才说我们只要看到这枚雪珠就能明白一切,此话的意思莫不是在乌罗族内还有能使雪灵菇起死回生的至宝?!”

    这次说话的是三位长老中一直没有说话那位,此人生的和离原有几分相似。

    也长了一双吊角眼,面色不阴不阳,配上他那种骇人的目光,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他们三人都不是傻子,老祭祀之前的话再加上他取出的雪丹,结合着乌罗族的事情,他们三人要是再猜不出一些事情就真的白活了。

    “非是如此。”

    老祭祀摇了摇头,在三人又变得疑惑的目光中说道:“乌罗族虽然没有可以使雪灵菇起死回生的宝物,但却另有一个无主的神灵武器。”

    “祭祀大人说的可是他们那个青衣大巫留下的神念寄托之宝?”

    说话的还是那位阴森面孔的长老。

    乌罗族从一个中阶部族降低至低阶部族,自然有很多人都对他们有兴趣。

    毕竟乌罗族如今再颓废也是当过中阶部族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说不定就会留下什么宝物,也因为如此,刚才他才会问是不是乌罗族内有令雪灵菇起死回生的东西。

    可惜的是所有前往探究的人都被他们的神灵,也就是青衣大巫的神念寄托之宝挡住。

    青衣大巫的宝物频频被动用,就算它再不出名众人也能知道一二。

    于是天长日久附近的部族都知道了乌罗族内有一件没有自己意识的神灵武器,但那个神灵武器却只能被乌罗族人自己使用。

    点了点头,大祭司脸上出现一抹冰冷道:“相信你等都能明白我族在失去神灵护佑后将有多么危险。”

    “如果我们不能在短期内找到一个替代之物,就凭借我们这几人,怕是难以守住低阶部族的位置,因此我才会派白光前往乌罗族去夺取那件东西。”

    “按照大祭司的意思,白光的陨落可能是和那件神灵武器有关?不过我可是听说那件神灵武器无法移动,且只能由乌罗族的人使用,就算白光顺利拿到了也没有用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