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十八章 你们如何看待
    精瘦男子询问时面带不确定的神色,大祭司从来不做无用之功,他既然说了那肯定是有其目的,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呢?

    事关神灵和部族的未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由不得他们不紧张。

    “哼,外界虚传岂可当真。”

    冷哼一声,大祭司挥手将雪丹收了起来,面上带着神秘莫测的表情说道:“你们可知道为什么乌罗族从来不动用他们那件神念寄托之宝吗?”

    这话一出,除了已经知道内情的族长依旧不为所动外,其余的三名长老都心下不解。

    精瘦男子眼珠一转,对着老祭祀鞠了一躬:“请大祭司讲明。”

    扫了三人一眼,大祭司那枯老的脸庞上闪过一抹冷笑说道:“因为他乌罗族每动用一次神念寄托之宝都要耗费大量灵石或者蛮晶,也正因为如此,乌罗族才不敢轻易动用此宝。”

    “至于无法移动这件事情则做不得真,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无法移动的?哪怕是大山都可以被人移走,更何况只是一件神念寄托之宝。”

    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冷漠,还有一些志在必得。

    “原来如此,难怪白光会突然身陨,想必就是乌罗族内有人用了这个神念寄托之宝的缘故。”

    那名皮肤黑骏黑骏的长老了然的点了点头,旋即又皱眉说道:“这神念寄托之宝的威力这么大,我们要是前往不是自找死路吗?”

    “壮岳长老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觉得以乌罗族那群人的资本,能有多少灵石供他们消耗?这一击恐怕就是他们所存的全部灵石了。”

    一旁的吊角眼男子突然冷笑着开口了。

    乌罗族本就贫穷,名叫壮岳的长老倒也不怀疑这件事的真伪。

    “嘿嘿,我倒是差点忘了此事,那不知族长接下来有何指示,只要能获得这件宝物,为族内出力,我们三人皆愿意前往!”

    壮岳长老嘿嘿一笑,黑骏黑骏的脸上满是贪婪杀意。

    不止是他心中暗喜,包括其他两名长老也都是如此,先不说那件神念寄托之宝对他们多么重要,就是现在白光身陨一事对他们也算是好事了。

    之前白光被钦定为流霜族下一任继承人时他们三人就不服气。

    不过那时一来有族长和祭祀支持,二来白光的修为也是有目共睹的强大,他们三个长老就算再不高兴也只能接受。

    可现在白光身陨,这族长继承人就不存在了,那流霜族的下任继承人不就是从他们三人里面选吗?

    他们自然愿意卖力。

    一直默不作声的流霜族族长和脸色冷漠的老祭祀见此对视了一眼,两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接着就由流霜族族长开口冷冷说道:“好,既然长老有此心意,那就由你们壮岳,猴通,蛇鱼三位长老前往乌罗族取回神灵武器,一旦你们将宝物取回,本族长定有厚赐!”

    宏大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显得气势惊人。

    肤色黑骏黑骏的壮岳,身材精瘦长老的猴通,还有吊角眼的蛇鱼闻言皆是神色大喜,当即就恭声说道:“请族长放心,我三人定当不负厚望,把宝物完整取回。”

    垂眸看了两人一眼,流霜族的族长眸光一闪,浑身光华吞吐中又道:“嗯,取得了宝物后你们两人顺便将乌罗族所有人斩杀,记住,一个不留!”

    他口中那杀伐无情的语气在空气中回荡,听之让人心中发冷。

    “嘿嘿,族长放心就是,我们这就出发。”

    肤色黑骏的壮岳长老阴笑着答罢,和猴通蛇鱼两人对视一眼就从大厅中退出,动身就朝着乌罗族的方向奔去。

    在他们心中乌罗族的一群蛮人就和蚂蚁没有什么两样,就算族长不说,他们几人也会在夺取了神念寄托之宝后将他们杀绝。

    等三位长老出去后,老祭祀才看向流霜族族长。

    他雪白的眉毛一抬,道:“有他们三人同时出手,就算乌罗族动用那件神念寄托之宝也无法抵挡,如此族长就可以放心了。”

    “哼,乌罗族胆敢冒犯我流霜族,另杀我侄儿,就该有此结果!要不是我还需要在族内镇守,定会亲自前往将他们杀个一干二净!”

    声音嗡嗡嗡作响,老祭祀见状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就闭上了双眼。

    这边危机突生,另一边的洛离却悠哉悠哉的坐在王座之上,其神色淡然,背后还站着一脸肃然的离战。

    在他取了白衣青年的血液后也没有着急着干别的事情,反而是先吃了一些食物来填饱肚子。

    接着才将族内的五名长老和那三名被他捆绑的叛徒一起来到了这个临时搭建的会议厅中。

    会议厅是一个以布匹树干搭建的建议遮阳棚,下面则摆放了一些早就制作好的石座。

    蛮人力气天生较大,再加上动作灵敏,这一个会议厅只是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做好了。

    在会议厅内,除了洛离离战两人,还有五名长老也在此处。

    “不知道诸位长老对于怎么处理这三个叛徒有何看法?”

    坐在王座上,洛离的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显得很是温和。

    看到这样的洛离,五名长老的神色都是各不相同。

    “这个……”

    五人迟疑了片刻,其中有几人看了看地上那三名捆绑的像是死狗一样面露惊恐的乌罗族人,终于有一人开口说话了。

    “祭祀大人刚刚掌握乌罗族,我认为此时不宜再继续杀人,不然很容易会造成族人的抵抗,所以大人还是放了他们三人为好。”

    说话的这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他生的身材肥硕,一身肥肉在闷热的天气下冒着虚汗,看着很是油腻。

    肥硕男子说话的口气初听时很是恭敬,但细听中似乎又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在他说完后,又有两名长老也相继点头说道:“水鹿长老此言有理,今日祭祀大人杀的人已经极多,若是再动手杀人可能会惹得天神发怒,从而降灾给我们部族!”

    “是啊!还请大人就放了他们吧,不然族人反抗,最后受伤的还是大人您啊!”

    这两人的年纪都不大,长相都偏向瘦弱,两人也和那肥硕男子差不多,口中虽然一个大人又一个大人的不听叫喊,实际上却并未多少恭敬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