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二十三章 巫术名拘魂
    巫术是一种运用天地间各种力量的古老术法。

    其中分为正巫和邪巫两道,呼风唤雨,施播浓雾这都是属于正巫之道。

    杀人于无形的拘魂术则是属于邪巫一道。

    其实正巫邪巫并无分别,只是因为拘魂术太过邪异,才被冠为邪巫一脉的巫术。

    天下生灵皆有魂魄,其中以人族为最。

    无论是什么人,哪怕他已经将魂魄修炼成了元神,却依旧逃脱不了本质是三魂七魄凝聚而成的规则,所以还是会被拘魂。

    洛离所得来的拘魂术并不是从巫门内学来的,而是从一遗迹内得到的秘术。

    现代巫门经过时代的变迁,一些珍贵秘术早已遗失,像拘魂术这样威力强大又可怕的术法同样没有保留。

    当时他在那遗迹内一共得了三样宝贝,其一是加持任何巫术法术的血炼之阵。

    血炼之阵以血为媒介,绘画万物之上,其绘画的面积越大,用的血蕴含的力量越强,其威力也就越强,乃是一门极为逆天的阵法。

    其二是驾雾之术,此术源自上古,乃是一门名气颇大的巫法。

    上古之时黄帝蚩尤逐鹿大战,蚩尤一方的风伯雨师就用过驾雾之术,其散播的浓雾和风雨连雷泽之神神皮所做的雷鼓都震不破,可想而知有多么强大。

    其三就是这门拘魂之术,据上面描述,只要能将这门拘魂之术修至小成,只需所拘之人的姓名,或者是生辰八字,血液皮毛,乃至衣物其中一样当作媒介,就可以千里拘魂取其性命。

    无论对方是人是妖,是魔是鬼,还是修仙炼道的方外之士,只要修为不超出施法者太多,都会被强行拘魂。

    这还是拘魂术的小成境界,如果修炼至大成,不需任何东西作为媒介,只要施法者心中所想,足可以任意取人性命。

    如果施展拘魂术者修为高超,就是神仙的元神也可以拘走,令其陨落。

    当时在得到这三种秘术时洛离还在猜测这些巫术是上古哪一个大巫留下的巫法,竟然如此神奇。

    当他得到了天巫神典后才知道,其中拘魂术和驾雾术都是天巫神典中的一种传承巫术。

    特别是拘魂术,它在天巫神典幽冥篇中占据的地位可是极为不凡。

    不过那血炼之阵天巫神典内却无任何记载,因此洛离现在也不知道创出这门阵法的到底是何人。

    将地上的干草取到自己的面前,洛离伸出手掌就拽了一把,开始制作拘魂用的草人。

    拘魂术低阶时必须要有寄魂之物,没有了此物,你根本完不成拘魂。

    一来此物是勾魂媒介,二来也是拘来魂魄后的储魂器物。

    纤细的干草十分柔软,洛离三五下就将其扎成了一个一尺多高的草人。

    前世的洛离也没有施展过几次拘魂术,这草人扎的并不好看,不过对洛离而言,能用就行。

    一个草人扎成,洛离豪不耽搁的就开始继续扎第二个草人。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在洛离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手速中十个草人就被扎成。

    人有三魂七魄,储存魂魄的草人自然也要有十个才对。

    在一旁离战那疑惑的神色中,洛离一挥长袍,地上的十个草人立刻悬浮而起。

    运转着御物术带着十个草人找了一个空地。

    洛离先将草人放下,紧接着就把盛放着流霜族白衣男子血液的瓦罐取了出来。

    白衣男子生前有蛮士初期的修为,一身血液也不是凡物,用他的血液绘制血炼之阵其威力定然不俗。

    叫离战取来一只毛笔,洛离蘸着瓦罐中的血液就开始在地面上绘画起来。

    毛笔制作粗糙,但白衣男子的血液却极为精纯,死了这么久还未干涸,鲜红的血液中散发着浓郁的血气和淡淡的元气。

    他要是知道自己死了身体还被洛离拿出来对付自己的部族,估计能气的从坟墓中爬出来。

    乌罗族广场的地面都很结实,血液画在地上都不会立刻渗透进去。

    手腕动处,一个又一个奇妙的符文出现在地面。

    这些符文看着很古朴也没有任何规律,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其中每一个步骤都有讲究,如果画错了一个,整个血炼之阵都将会崩溃。

    时间紧促,洛离绘画的速度极快,不一会,一个六米见方的地方都被血符布满。

    血符有的画在地面,有的画在石头上,小树上,密密麻麻的遍布整个广场。

    画到这里,瓦罐中的血液已经只剩下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了。

    而洛离的额头也已经满是汗水,整张脸已经惨白,甚至拿着毛笔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身上的黑袍早已经换成干净整洁的,白如美玉的身子在黑袍的衬托下显得有些瘦弱。

    微风轻抚,吹起洛离那一头长发,衬着眉目如画的容颜,几似神袛现世,又有几分易碎的脆弱。

    绘画血炼之阵极为耗费心力和体力,他的时间又不多了,仓促之下画到这里已经是极限。

    “主上!您没事吧?”

    离战站在一旁看到洛离苍白的面色,面带紧张之色的开口询问道。

    他这具身体本就瘦弱,外加巫力还是借用来的,要不然绘制一个六米范围的血炼之阵还不至于会如此。

    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把手中的毛笔瓦罐一收,洛离也顾不得恢复体力,他面色冷淡的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齐,指间顿时青光大作。

    手指在空中划出几道玄奥的符文,一挥黑袍,一道青色的光华从他的指尖飞出,直直的激射到血炼之阵的最东方。

    “甲木!”

    洛离轻喝一声,血炼之阵的东方立刻绿盈盈一片,充满无数生机。

    “丙火!”

    脚步一点,洛离的身子一闪,整个人瞬间出现在血炼之阵的南方,伴随着话语落时,赤红色的光华从他指尖落于南方,热力突生。

    “庚金!”

    西方金光大作,隐隐有刀剑翁鸣。

    “葵水!”

    北方水汽四散,淡淡的雾气在空中凝聚。

    当东南西北四方都各自出现异象后,整个血炼之阵像是活了一样,地面的无数符文开始连接在一起旋转,平地里忽然刮起一阵微风。

    下一刻,洛离的身子已经落在了血炼之阵的最中心,而他指间的光华已经化作土黄色。

    “戌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