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二十四章 开始拘魂
    土黄色的光华落下,整个血炼之阵立时开始极速运转,接着无数五行灵气从空中灌注入血炼阵法中。

    血色符文连接,在地面组成一个浩大宏伟的法阵,明明是白天,却森冷异常,阵法散发的血光也将四周染的通红。

    被灵气灌注,血炼之阵中蕴含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

    感受到脚下阵法传出的力量,洛离的心中满是冷意。

    拘一族之人的魂魄他也是第一次施展,并不知道效果如何,因此才用了五行聚灵法来增强血炼之阵的力量。

    五行聚灵法乃是一门威力极高的术法,可以积聚五行灵气来增强施法者的修为。

    此法和用灵石来辅助是一个道理,不同的是灵石使用方便,五行聚灵法有诸多限制,施展成功也就只能用一次。

    一次过后就会自然消散,不留半点痕迹。

    把十个草人按照拘魂术中所记载的方位摆在血炼大阵的四周。

    草人入阵,五行灵气和无数血气开始渐渐侵蚀十个草人,不一会,草人身上就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灵光。

    将地上的瓦罐拿起,洛离右手轻轻一挥,瓦罐中白光的血液在巫力的作用下从中飞出十滴。

    十滴血液鲜红,静静的悬浮在半空。

    单手掐诀虚空一拍,十滴血液不偏不倚的正好飞入十个草人中。

    血入草人,那干巴巴的草人就像是突然有了生机一样,令人诧异。

    神色一肃,洛离单手捻诀,口中开始念诵咒文。

    咒语一起,四周忽然刮起一阵寒风,阵阵阴气从周围聚集而来,将此地染的更是有些黑沉。

    见到四周阴气升腾,洛离面色更是冷漠,他伸出手指虚空一点,口中念道。

    “天下生灵有三魂,分七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声音清冷而又悠远,震慑附近生灵,在这块土地之上一时间除了洛离的声音,竟然是再也听不到其它声响了。

    不管四周的情况如何,洛离只是继续念道:“三魂归天,七魄归地,以草人为身,血脉为引,拘万物之魂。”

    话音刚落,那十个草人身上竟然发出了淡淡的血光,隐隐还有些厉鬼呼啸之声传来。

    在洛离这边刚刚施展了拘魂术后,流霜族中但凡是和白衣男子白光有血脉牵连的族人都感觉心中一突,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一般。

    其中流霜族的老祭祀还施展了几个巫术想要探查是什么原因,最后都是无功而返,也只能当作是最近心中事情太多而出现的幻觉。

    另一边,已经快要赶到乌罗族的蛇鱼三人,他们距离拘魂术发作的地方最近,所以感觉到的异样也就越多。

    “两位老哥,我这怎么突然间心惊肉跳的,我们这次去乌罗族不会出什么事吧?”

    精瘦精瘦的猴通面带忐忑之色的看向身旁的两人。

    这时三人都已经停了下来,每一个人的面上都有异色,特别是当猴通说出来时,其他两人都神色一变。

    “什么!你也感觉到了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肤色黑骏黑骏的壮岳压抑着声音中的惊讶,看向了面色忐忑的猴通。

    “那是自然,等等……难不成你也感应到了?”

    猴通张大了嘴巴,其惊骇之色不用说就能让人感觉出来。

    一个人心中突然心悸也就罢了,两个乃至三个人都这样,如果没有什么玄机打死他们都不信。

    猴通这人本就有些胆小,这会又见他们的面色,再一想想惨死的白光,心下退意大盛,踌躇了片刻说道:“连你也能感觉出来,看来此行对我们不利,不如……”

    他话还没说完,壮岳就摇了摇头,沉声道:“猴通,族长和祭祀大人的脾气你也知道,如果这次我们不能顺利完成任务,我们三人不止以后再也没有接任族长的机会,更甚至还会受到严厉的惩处,难道你想尝试一下族长的烈火掌吗?”

    壮岳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猴通,口中的语气也逐渐严厉。

    他刚才也有心悸之意,但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对他来说并未有太多的影响,毕竟之前他也有过这种感觉,但最后不还是活下来了吗!

    而且事关族长之位,还有流霜族的未来,他宁愿搏一搏也不愿意退去。

    猴通听罢神色来回变化,正在他纠结之时,一旁一直没有发声的蛇鱼冷笑着说道:“猴通,你这胆小的性子还真是令人笑话,你也不想想,我们三人都有蛮士初期的修为,那乌罗族能有什么东西威胁我们的?”

    “嘿嘿,你要是怕了就自己一个人回去,等我们得到了那件神灵武器,你以后也别想碰一下!”

    说着,蛇鱼那阴森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些贪婪和对猴通的不屑,他刚才感应到的心悸并不大,因此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中,在他看来,一个乌罗族绝对没有东西和人可以威胁到他。

    猴通的性子本就属于没有主见的,原本壮岳说的话就让他动摇了退去之心,这时一听蛇鱼嘲讽的话,他不禁急忙反驳道:“哼,谁说我怕了,我只是谨慎而已!既然如此,我们就继续走吧!”

    说罢,猴通身子一动,当先化作一道黄光就向着乌罗族奔去。

    后面的蛇鱼和壮岳见状嘿嘿一笑,也相继跟随猴通继续赶路。

    乌罗族内,血红色的血炼之阵散发着耀眼的红光。

    在阵法的东南西北中央各有一道光华闪耀。

    灵气弥漫,血气和阴气渐浓,很快就将四周映照成一个阴森恐怖的场景。

    乌罗族内一些距离广场近的族人都已经看到了这里的血光,但也不敢前来观看,只是在不断猜测大祭司这是在做什么。

    守在一旁的离战神色复杂,他看不出这阵法有何奥妙,但那十个草人他只要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

    似乎这十个草人能轻而易举的要了他的命一样。

    洛离念诵完咒语,他扫了阵法一眼,面色冷凝的一挥袖袍。

    黑衣飞腾,地上的十个血红色的草人瞬间漂浮而起,齐齐的落入血炼之阵的最中央。

    草人落阵,上面的光华立即大盛,一阵阵黑气从草人上散发。

    “拘魂草人已成,是时候了。”

    洛离冷然一笑,单手掐诀一指第一个草人。

    “魂兮归来,魄本神存,魂魄无名,本是无物,招魂搜神,拘魂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