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巫道昌盛 > 第二十六章 五魄
    五个草人在血炼阵法上空悬浮,满天的血光即刻涌入草人。

    这五个草人外表看起来一样,但功能却各不相同。

    第一个草人吸收的是天冲魄,代表了喜,第二个草人则吸收了灵慧魄,代表了怒。第三个草人吸收的是气魄,代表了哀。

    第四第五个草人分别吸收的是力魄和中枢魄,代表着惧和爱。

    流霜族的人已经被他拘来一魂,只要再失了这五魄,就是仙人也不见得能救得了他们。

    要杀就将他们杀个干净,不留半点后患,这才是洛离决定使用拘魂术的缘故。

    草人在血光的映照下闪着微光,一股无形的力量不断波动。

    手指一点眉心,淡蓝色的巫力像是不要钱一样快速涌出,在空中结成一个个淡蓝色的符文。

    符文在沉浮,闪耀着晶莹的光芒,并在洛离的意念下不断的组合。

    “引!”

    洛离的脸上闪过一抹冷意,轻喝一声,手掌一翻,五个草人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一股比之前强大了五倍的拘魂之力朝着流霜族涌去。

    同时驱使五个草人,洛离识海中的巫力开始迅速枯竭,他的脸色也开始苍白。

    察觉到巫力的消逝,胸口的血图渐渐浮出血光,开始在他心口震动。

    九个邪灵头颅的眼睛猛然睁开,九道幽森邪气化作精纯的巫力开始补充他消耗的力量。

    但一切都不是白来的,血图给洛离补充消耗巫力的同时,它也延伸出一道道血芒在洛离的胸膛上扩大。

    一旦血图布满他的胸前,日后就再难泄去这股邪灵之力。

    被补充了一些消耗的巫力,洛离的脸色渐渐回转。

    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不断震动和扩张的血图,洛离的脸色异常冷漠。

    拘魂术是一个很高级的巫术,平时他要是只有这点巫力根本施展不出。

    现在就是依靠了九幽聚魂咒可以无限补充巫力的能力才能勉强施展。

    即便如此也不能同时御使五个草人拘魂。

    要知道每多一个草人,他的巫力就要成倍的流逝,身体的负荷也将大上一倍。

    血图侵蚀他的肉身他不是不知道,但为了除掉流霜族一切都是值得的,洛离也甘愿冒这个险。

    “比之前多出五倍的拘魂之力,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抵挡!”

    低语一声,洛离直接盘坐在血炼之阵中,双眸一闭,保持好巫力的输送,就开始静静的等待。

    拘魂之力遍布百里,首先中招的就是正在顽强抵抗的壮岳三人。

    此时这三人痛苦的整张脸都扭曲了,每一个人都将蛮力全部激发,也抵挡不住拘魂之力。

    他们心中皆是悔恨交加,恨自己为什么非要来乌罗族,其中最恼恨的要数猴通了。

    他用满是责怪和悔恨眼神看了一眼一旁也在惨叫的壮岳蛇鱼两人,对他们的恨意简直是达到了顶点。

    要不是他们非说没事,他还不至于中了这种邪术!

    三人正惨嚎着呢,突然加大了五倍的招魂之力从远处席卷而来,这次三人连反抗都没有反抗,直接将他们凝炼好的神魂打回三魂七魄,然后瞬间被拘魂之力吸走天魂和五魄。

    三人失去了一魂五魄,顿时从惨叫的模样变成了呆滞的神色,眼中无光,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周身的蛮力更是消散殆尽。

    另一边,无形的拘魂之力在流霜族内肆虐,如果有人将神识放出,他就会发现流霜族人的魂魄直接被拉扯出体,然后全部向着洛离这边飞来。

    每丢失一魄,惨叫的流霜族人就呆滞一分,他们身上的气息也弱了一截。

    流霜族的族长此刻正在中央位置怒吼,不断催促着老祭祀快想办法。

    他修的是蛮力,正面杀人还行,对付这种无形的拘魂之力却没有半点能力。

    这拘魂之力现在奈何不了他,等他蛮力血气耗尽,那时就是他的死路。

    心中明白,他自是焦急,更别说如今他的神魂也被拉扯的几近破碎。

    老祭祀脸上也满是焦急和恐惧,族长的话他自然是听到了,不过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据说这种幽冥之力要施展起来极为耗费巫力和法力,也许等等它就自动停了。

    就在两人被折磨时,那增强了五倍的拘魂之力终于来到了部族之内。

    洛离现在的实力不高,还不能完美的隐藏拘魂拘魂,第一时间就被修出神识的老祭祀察觉了。

    他神色猛然一变,也不顾一旁还在吵闹的族长,自己单手掐诀一挥,化作一道白光开始朝着远处遁去。

    这一出整的那一直嚎叫的流霜族族长先是一愣,旋即就是大怒。

    “可恶!你竟敢……”

    还不等他大骂老祭祀叛族,拘魂之力就覆盖在他的身上,他那张嘴的姿势一顿,无论身上的红色蛮力如何闪耀,都挡不住专门针对魂魄的幽冥之力。

    刹那间,轰隆一声,流霜族族长也被拘走了一魂五魄,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除了他之外,其他那些凡人更是不堪一击,直接就被拘走了魂魄。

    加上凡人身体瘦弱,魂魄不强,一些老人或者小孩在被拘走了五魄后全部死在当场。

    因为拘魂太过痛苦,每一个死在地上的人都是面目狰狞,甚是恐怖。

    老祭祀被巫力包裹着向外逃遁,他苍老的脸上满是恐惧,他原先不逃跑是想着等幽冥之力耗尽再说。

    现在一看幽冥之力不止没有耗尽,反而更强了。

    如此他还管什么流霜族和族长啊,比起自己的性命来说,其他人都不过是自己利用的对象而已。

    身后那砰砰砰身体倒地的声音接连不断,听得老祭祀头都不敢回,只是玩命般的往前奔。

    一个巫者又哪里能跑得过瞬息百里的拘魂之力,只是刹那间他就被拘魂之力追上。

    “啊啊啊……!”

    一股灵魂被撕裂的痛楚从老祭祀的口中传出,他周身的遁光直接消散,砰的一声就掉在地上。

    和专修肉体的流霜族族长不同,老祭祀因为是专修神魂,所以一时间也没被直接拘魂。

    但,一切都是无意义的挣扎,他的神魂依旧在被撕扯,用不了多久就会魂魄离体。

    心中明白自己逃不了了,老祭祀惨嚎着从胸前扯出一个吊坠。

    那吊坠颜色血红,看模样似乎是一块血玉所制,更奇怪的是在吊坠中还有那么一些黑色的雾气。

    老祭祀取出雕琢,面色癫狂又怨恨的看了一眼乌罗族的位置,口中发出乌鸦厉鸣般的声音。

    “既然你不肯放过我!那就一起去死吧!”

    凄厉的声音回荡四周,老祭祀用手将雕琢捏碎,厉笑着就倒在了地上。

    玉坠破裂的同时,一股黑红相间的光华从玉坠中涌出,向着洛离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而满头白发的老祭祀直接就拘走了魂魄,脸上的表情定格到凄厉怨恨,直接死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