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大官人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香会
    不得不承认人都有着一股子的惰性,生于安逸,被人当作娃娃一般的照顾着,这时间一久也就有种依赖性。

    一把搂住香雪那柔软的腰肢,双手一紧,就将香雪紧入怀中,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你说咱在清河的时候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锄地做活啥不能干,咋到了这里却啥都不会干了。”

    香雪紧紧的钻入范铭的怀中,耳朵听着他的知心话手上也没闲着,依旧帮着整理着他身上的儒袍的褶皱处,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她也早已习惯了范铭这时不时的温存,若是每天不在他的怀中躺一阵,就仿佛得了那寒热症一般,浑身觉得不自在,只有在眼前男人的怀中才能消除。

    “你要老这么的惯着我,若是今后我啥也不会了,那到时候我可到哪儿都要带着你!”香雪是个典型的北方妮子,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在这动人的风情下溜溜一转,更是有了一种勾人的神采,范铭忍不住低头亲了上去,口中犹自喃喃道:“都是你给惯坏的。”

    虽然说的话有些无赖,但在香雪的耳里却是十分的受用,被范铭一亲身子骨顿时软了下来,那双手紧紧的箍住了男人的腰,嘴里呢喃道:“就是要惯着你,让你离不开我,让你走到哪儿都想我,让你舍不得抛下我,我要一辈子在你的身边。”

    “你就是想走我还不让你。”在这动人的情话中,两人默默的感受着这真挚的情感,就这样相互的拥着,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两人才的心思才逐渐的平复了下来,想起还在蒸馏当中的酒精,范铭对香雪道:“丫头,来,给你看看我今次造的好东西。”

    “啥东西,你昨天一来就不让我看这东西,像是在蒸酒,但那有拿酒来蒸酒的道理!”香雪一脸的不解,身子还是跟着范铭走了过去。

    小心的揭开甑锅旁边的引流罐,顿时间一股夹杂着花香味的清新气味扑鼻而来,范铭心中一喜,知道这东西已经是初步成型了,用一个勺子从中舀出一勺,用舌头舔了舔,再到口中细细的回味了一番,片刻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如何了,好吃么?”香雪也闻道了这扑鼻而来的香味,愈发的感到好奇了起来,自家的男人竟然能够做出一种如此香气扑鼻的酒来,有些急不可耐。

    范铭微微一笑,没有答话,用手在其中沾了一滴抹到自己的额头上,再抹了一滴到香雪的鼻下人中位置,稍稍停顿些许,问道:“如何,有何感受?”

    “好香,好凉,就算是那西域波斯胡人的蔷薇水都比不少少爷的这香酒!”香雪有些雀跃了起来,眼睛中充满了钦佩,“爷,这就是你要做的东西么,好神奇啊!”

    范铭哈哈一笑,道:“这可不是平常用来喝的酒,而是比香料更胜一筹的香精,叫清香露!”

    “嗯,清新香溢,果真不错。”香雪止不住的一阵兴奋,这新鲜玩意果真比起香料来要方便许多,要说就算是在应天府曹府中都用不上这么好的香料,最主要的是这个东西是自家男人做出来的。

    范铭笑着答道:“这还不算什么,待会还要在里面加入药材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对了,除了月季之外还有其他的花么?”

    “还有桂花、薄荷、荷叶、蔷薇、玫瑰等等等不少,不过采之不易,要是要的话咱在家中种载一些。”

    “嗯!”范铭点了点头,沉吟了下去,仿佛在思量着什么。

    一切收拾完毕,先前放进去大概十公斤的烧酒已经不到一公斤,浓度也差不多提高到了五十度左右,剩下来的事就是将各种药材加入其中,以配出各种用途的爽肤水来。

    望着范铭认真的模样,香雪的眼神中渐渐有了一丝的崇拜,心中想的是当初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男人,读书好、做事也踏实,虽然是喜滋滋的,但心理不免还是有些担心,听说朝中很多达官权贵都有一股‘榜下捉婿’的风潮,若是将来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朝金榜题名了,还会不会要夫人呢,若是不要夫人,那自己这个丫环岂不是……

    正在香雪胡思乱想的当儿,范铭已经将蒸馏好的一大壶高浓度花香酒拿进了屋中进行混合配料,等待稀释彻底混合的时间,一时又想到包装的问题,一个奢侈品如果单靠商品本身绝对卖不起价钱,而所有的焦点都在它的附加价值上,若是想要打开应天府哪些王公富户的口袋就绝对要在包装上下点功夫,便转身对跟着身边的香雪道:“琉璃咱这儿可能够买的到么?”

    香雪一愣,“这东西可是个贵重物,以前在曹府中也曾见过,听说那还是贡品哩。”

    范铭沉吟稍许,“那玉呢?”

    “玉倒是颇多,爷要作甚?”

    “我要做几个小瓶,用来装这清香露,咱楚丘县可有玉匠?”

    “这酒一定要用玉瓶来装么?”香雪夸张的长大了嘴巴,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用玉瓶来装酒这可是王公巨贾家中的装置,平常百姓如何用得起。

    见香雪的反应范铭也顿时感觉到自己有点急功近利了,暂时还没有看到一丝的收益就这么大的投入是他这个乡下穷小子所承受不起的,更何况他已经借了香雪十贯的巨资,若是再不能看到一点的什么收益有点太说不过去了,尴尬的笑了笑,“我就随便问问,怕是将来要送礼,也好心里有个底。”

    “哦!”香雪低低的应了声,那双大眼睛溜溜的转了起来,“少爷,这清香露你可要给夫人留下一瓶?”

    “当然。”范铭捏了捏香雪那泛红的脸颊,“不但夫人有,香雪一样也有,今后我要让你每天都香喷喷的!”

    “真的!”香雪雀跃着蹦了起来,一时又完全忘了先前的担忧,仿佛就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