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带着工厂到大明 > 第十章 金屋藏娇?
    夏家三口不知道张震的工业园的底细,面面相窥的等了一会之后,也忍不住说出了各自的想法。

    “孩子他爹,这卖身契之事真如他所说,就这么算了?”刘氏说着,面前都是自家人,她那松了口气的心思也不加掩饰。

    夏仲勇不悦道:“你这是哪里话?那一百两银子你还拿着呢?你也不觉着烫手?就算不进去,让闺女给他做丫鬟也不错,正好我也跟着他,咱们一家也能时时团聚,若是能顿顿让你们娘俩吃饱饭,那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夫君说的是,少爷有银子又有手段,莹莹跟了他,定是不会饿着的,若是能被少爷纳为妻妾,再生个一男半女,那真是最好不过....”

    刘氏想入非非,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夏仲勇,他不确定的说道:“主人想买下咱闺女,不会是他本来就打算金屋藏娇吧?”

    刘氏一愣,看看自家女儿,自得的说道:“莹莹随我,生的这般俊俏,少爷看上她也是理所当然,就是这金屋藏娇没个名份,你这当爹的可要好好在少爷左右出力,万一少爷碍于情分,给咱莹莹个名份,你这当爹的也光彩不是?”

    “我懂,我懂!”夏仲勇忙不迭的应下。

    “莹莹就是瘦了点,有这一百两银子,到了镇子上买些吃食,赶紧给莹莹补补,莹莹,你想吃什么?跟娘说说,莹莹,莹莹!莹莹!!”刘氏自言自语的说着,呼唤女儿,见女儿依旧在发愣,忍不住大声呼唤。

    “啊!娘叫我?”夏莹莹茫然的接口。

    刘氏佯怒道:“你这孩子,发什么愣呢?娘问你想吃什么?等到了镇子上娘给你买来。”

    “都好...”夏莹莹随口回道。

    刘氏坐不住了,气道:“死丫头,胡思乱想什么呢?”

    “爹,娘,你们说少爷这仙府里面有什么?”夏莹莹认真的问道。

    刘氏大惊,吓得一把搂过女儿,叮嘱道:“好闺女,你可不要胡思乱想!你也听到了,活物进去,除非成为死物才能出来,少爷都大开洪恩了,咱不管里面是什么!有琼浆玉液也好,有妖魔鬼怪也罢,咱不进去!乖啊!听娘的话!”

    夏仲勇苦涩道:“这有进无出,确实挺吓人的!从没听说过的事儿啊!爹也不想下次看见你是在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候,亏是主人开恩啊!”

    见爹娘又是嘱咐又是感叹,夏莹莹也不敢再问了,随口应下。

    张震也正是看到这里,才开着x6进了工业园寻找东西去了。

    不到二十分钟,张震将车开回来,提了两大塑料袋的东西,再次出现在夏家人面前。

    一家人眼巴巴的看着张震在地上铺了块布,张罗自家人席地而坐后,他就从那两个怪怪的袋子内一样样往外拿东西,分发给一家三口。

    面包,火腿肠,小蛋糕,饼干,果汁,还有一瓶茅台酒,当然这些都是去掉商标字体的。

    一家三口大眼瞪小眼,看着都像是吃食,闻着味儿也像,毕竟饥饿的人那鼻子的嗅觉不比狗鼻子差。

    关键是这般精致,还从来没见过,加上张震只顾着分拣,还没吩咐开饭,矜持之下,夏家人怎好动手?

    “一早赶了这么远的路,我又害的你们吐了,想必你们更饿了,都别愣着了,这些都是吃的喝的,管饱!唉唉唉!不是这样吃的,老夏你赶紧吐出来!外面有层膜,撕下来才能吃,像我这样!”

    这两袋东西加上酒水起码十来斤,张震吩咐过,夏仲勇就捞起一根火腿肠,那好牙口,一口咬下半截,咀嚼两下就要往肚里吞,要不是张震阻止的快,那火腿肠的塑料皮甚至顶端的铝箍都能被夏仲勇吞下去。

    这就是几百年的差距啊!心中感叹,张震连忙先教会怎么去除包装,怎么打开瓶盖,最后才从塑料袋里拿出两个酒杯来,将茅台倒上,问道:“老夏也能喝点?”

    夏仲勇嘴里塞得满满的,慌忙费力的吞咽下大半,猛嗅一下弥漫四散的酒味,这才惊喜的说道:“好酒啊!主人不知,俺老夏可是千杯不醉,酒量比那景阳冈打虎的武二郎也不差的,有这好酒定要喝点。”

    张震随手递过去一杯,莹莹也不吃了,捞过白瓷瓶,自觉揽过了倒酒的职责。

    “啧!咳咳咳!!!好酒啊!霸道十足!”夏仲勇一口干了,古代酿酒技术产出的所谓烈酒,顶多也就十来度,这飞天茅台可是五十三度的,加之他饥民一个,虽然张震倒酒这会他吃了不少,毕竟之前肚里空空,这一口下去无异于火烧肠胃一般,剧烈的咳嗽几声,还不忘赞叹。

    张震多少吃了点,喝了三杯酒就打住了,夏仲勇也不敢劝酒,又眼馋这好酒,一瓶喝下去一半了,不想这汉子倒是清醒了。

    夏仲勇笑道:“妻女与主人安危都系在俺老夏身上,此处也不是喝酒的地方,等到了放心之处,再与主人喝个痛快。”

    说着吞了口口水,坚决的向夏莹莹说道:“莹莹,盖上那个盖子,让主人收起来吧!”

    虽是这般说法,他可是一眼不眨的看着酒瓶被张震随手往身后一送消失不见,这才彻底断了再喝一杯的念头。

    等到一家人全部吃完喝完,张震将所有垃圾一把火烧了,那打火机自然也让夏家这三位土著艳羡无比。

    一家人酒足饭饱,就是夏莹莹也忍不住打了个饱嗝,一下羞红了俏脸。

    夏仲勇站起来也有些晕乎,头一次喝高度酒,谁让他喝得急,此时已见后劲。

    站起来之后活动活动身子舒缓下肠胃之后,也正是趁着这股酒劲,加上真心感激,夏仲勇单膝跪地道:“多谢主人赐饭之恩,说实话,老夏我已有十年没吃的这般痛快了,真是愧对妻女啊!”

    张震自信的笑道:“才一顿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须这般多礼,也不是我说大话,只要跟着我,包你一家吃喝不愁还是没问题的。”

    吃的都是闻所未闻的,酒是劲道十足的烈酒,别说酒了,就是那酒瓶子怕是都要价值千金了,张震说包自己一家吃喝不愁,夏仲勇是绝对相信的。

    “主人,有句话老夏也不知当不当问?”夏仲勇说着老脸一红。

    张震心道,终于来了,不枉自己把飞天茅台都贡献出来了。

    张震笑道:“老夏有话直说就是了,要是话都不敢问,我怎么敢把命交到你手里?”

    “主人买下俺闺女,是想带进那仙府来个金屋藏娇?”夏仲勇也不遮掩,直白的问道。